第一千零一章 赔款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零一章 赔款

“啥?” 四木成林等人听到无忌的话,直接就呆住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的复杂。 看王羽和妖孽横行的长相,大家就知道无忌的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这两位除了气质打扮不想以外,无论是身手之变态还是举手投足的小动作,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俩人指不准还特么是双胞胎…… 任大家想过无数种可能,也没有想到堂堂纵横天下的大老板,竟然和全真教还有这层关系。 所有人无数只眼睛盯着房顶上的王羽和妖孽横行,瞠目结舌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他么的,这都是什么事…… “你……你耍诈!!” 四木成林应该是气傻了,指着无忌的鼻子说出了一句连他的小弟都觉得幼稚的话。 “耍诈?”无忌直接就被四木成林给气笑了,无忌冷笑着问道:“我让你们攻城了还是让你们杀妖孽横行了。” “这……”无忌此言一杵,四木成林等人再次哑口无言。 攻城,那是系统活动,其实最终目标是王羽。 杀妖孽横行,那是误会,谁让这俩人长得这么像了…… 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误会不误会的问题了,毕竟上面两位爷,一位是妖孽横行,一位是妖孽横行他哥。 这特么无论是针对哪个,都是跟纵横天下过不去啊,莫名其妙的就得罪了纵横天下,尼玛找谁说理去? 翻来覆去的一寻思,他么的,大家能骂的只有系统……要不是系统组织攻城,谁能惹到这群妖孽? 当然了,大家也只是心里骂骂而已,系统可是代表了游戏里绝对的力量……得罪了纵横天下最多被杀几次,得罪了系统,那还玩个毛线。 “草草草草草!!!” 此时诸位会长的心情绝对是哔了狗的,什么叫哑巴亏?什么叫有苦说不出,估计这伙人玩游戏这么久也没体会过这种苦逼的心情。 更苦逼的是,纵横天下的玩家现在已经兵临城下……大家的行会驻地朝不保夕,四木成林等人现在可是连删号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 事到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家哪里还有心情攻城,霎时间所有人的斗志一溃千里,完全不知所措。 看着这群惊慌失措的家伙,无忌冷笑道:“还能怎么办?你们要是还想打,我们奉陪到底!” “不敢、不敢……”听到无忌的话,众人连连摆手,开玩笑,现在大家都被困在了余晖城出不去……纵横天下这群强盗可都是出了名的财迷,还不得把仓库都给搬空了。 只要不是脑残,现在该怎么做根本不用人教。 诸位会长直接就选择了认怂。 “你们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是不是觉得我们余晖城玩家好欺负啊……”这时无忌又道。 “……” 听到无忌的话,众人欲哭无泪:“老大,那您说该怎么办?” 无忌无语:“靠,你们这样的智商是怎么当会长的,发起战争输了该怎么做还用我教?赔款知道不!” 其实倒不是这群家伙想不起来,而是这些人的脑子还在纵横天下那里没转回来呢……没办法,转折忒突兀,这都推上高地准备胜利了,自己家莫名其妙就没了,这换谁一时间也难以接受。 “赔!我们赔!”众会长连连点头。 现在各大行会的驻地可都捏在纵横天下手里呢,别说赔款了,如果能赔菊花这些人也未必敢不答应。 “可以!” 无忌点了点头道:“我们全真教素来仁义,既然你们认输,我们也绝不会赶尽杀绝,不过你们的侵略行为是对我们主城主权的蔑视,而且影响极坏,相应的你们也得付出沉重的代价,没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大家连连点头。 “看大家认错都这么痛快,我也不说别的了,一人一百金币如何?” “噗!!!” 听到无忌的话,所有人齐齐吐了一口血。 一百金,虽然对于这些大行会的玩家来讲并不算太多,可是以现在的汇率挂在网站上卖成人民币也得有将近五千块,那可是普通人将近一个月的工资。 大家千里迢迢来到余晖城死了几次,屁事没干就得掏一百金……这尼玛搁谁心里也不好受。 尤其是现在攻城的玩家,足足百万人,一人一百金,这可不是小数目。 “大哥,这个数是不是有点多了?”会长们有些心疼的说道。 “多?”无忌道:“我们余晖城有三十万人,你们这点钱给他们当抚恤金都不够,况且你们的行为,还破坏了我们余晖城的生态环境,这都是钱。” “可是,死的大部分是我们的人啊……”众人泪流满面,打了这么久,余晖城挂掉的玩家屈指可数好吧 无忌闻言指了指房顶上的妖孽横行道:“这不是死亡人数的问题,妖孽横行还被你们宰了呢,能拿这个说事?” “这个……”众人看了一眼妖孽横行浑身一颤,随后又郁闷道:“这破坏生态环境又是怎么一回事?” 侵略者没人权,死多少都是活该,这一点大家也都承认,但是破坏生态环境这说法是特么哪跟哪而啊。 无忌冷冷道:“笑,你们没杀我们余晖城的怪?多可爱的怪啊,你们下得去手?落日山谷那边的大火现在还没灭呢,知道雾霾吗?” “这……”众人再度吐血:“那火可是你们放的……” “就算是我们放的也是因你们放的,不要废话,再废话一人二百金!”无忌皱眉道。 “别别别,一百金就一百金!” 看到无忌有些不耐烦,诸位会长也真怕妖孽横行一声令下,把自己给抢到解放前,无奈之下只好被迫答应。 好在一百金币分散到这么多玩家身上,也不是太多,大伙虽然心中气愤,却也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为了行会大家只得忍了。 全真教虽然坏事做尽,但是为人却是很讲信用。 拿到赔款,无忌立马对血色战旗等人下令放行。 这些失败者们自然也没有继续在这个伤心之地逗留的想法,一个个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极其有秩序的退出了余晖城。 “有空常来玩啊……”末了无忌还挥手送别。 “去你麻的,谁来谁孙子!”听到无忌的话,众人忍不住在心里竖起了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