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千波殿的目的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千波殿的目的

利用卧底套路对手,很简单的将计就计而已,跟无忌混了这么久,王羽对这种行为可不陌生。 很显然,千波殿的人知道自家行会有天机阁的卧底,所以才搞出了这么一出。 “或许吧。” 被王羽这么一提点,洞察天机郁闷的点了点头,这么明显的套路痕迹,都到这时候了还看不出来洞察天机就是纯傻了。 然而一旁的天机难测却道:“铁城主说的有理,可我不明白的是,如果是套路我们天机阁,早在一开始就把暗黑法令给我就得了,干嘛还要跑呢。” “这个就得问当事人了。”王羽闻言思索了一下,随后和天机阁的俩货把眼光转向了身边的旗木五五开。 旗木五五开见大家都在看自己,登时就愣了,慌忙摆手道:“我……我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洞察天机面色不善的说道:“你是千波殿的人你会不知道?” “我……”旗木五五开惊慌道:“当时你们的人把我们包围,老板就给了我那东西,然后让姐妹们掩护我出去……其他的我也不晓得啊。” 王羽看旗木五五开现在的的表情,似乎不是再说假话,于是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去余晖城呢?” “当时我们被围在了落日山谷附近,我们老板让我往余晖城跑的,当时为了被天机阁的人把暗黑法令抢去,所以我才给了你。”旗木五五开再次回道。 “哦?” 听到旗木五五开的话,洞察天机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而王羽心里却蓦地咯噔一声。 喵的,让人隔着主城把东西送到王羽手里,这明明针对的就是王羽自己啊。 天机难测也听出了端倪,疑惑道:“难道千波殿的人是针对铁城主的?” “这就有点说不通了。”洞察天机也不解的说道:“余晖城和萨拉特隔着一个阵营,两个主城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铁城主怎么会被千波殿的人盯上了呢。” “不!”王羽闻言道:“千波殿的人肯定有人认识我,不仅如此,他对我的性格相当熟悉,而且还对我的习惯了若指掌,这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从旗木五五开的话里不难推断出,这次王羽被套路进这么一个有来无回的地方,绝对是有预谋的。 落日山谷附近可是高级练级区,寻常玩家基本都不会在那里溜达,若是余晖城的玩家出现在那里,肯定会令人生疑,但是隔壁主城的玩家误打误撞被人追杀过去,一切都显得合情合理。 而且对方算准了王羽不仅不会对旗木五五开袖手旁观,还会把暗黑令牌送到萨拉特城,很显然,对方和王羽有过直接接触,了解王羽为人处世的性格。 况且旗木五五开出现的时间,正是王羽练级的时间,可见对方清楚的了解王羽的游戏动向。 除了这些以外,哪怕是后来洞察天机的从中横插一腿,似乎也是在对方的意料之中。 如此料敌机先,一环扣一环的套路,看似简单,却是一步步牵着目标的鼻子走。 王羽玩游戏这么久,所见过能有这般阴人手段的,只有无忌一人……而且无忌和王羽相处这么久,也是对王羽的性格和习惯是十分了解的。 如此仔细一想,简直恐怖至极。 “不可能啊……无忌他闲得慌吗,竟然套路我?” 想到这里,王羽猛地甩了一下脑袋,将这个不靠谱推论给甩了出去。 对于无忌,王羽绝对是十二分信任的,毕竟王羽就像无忌了解自己一样了解无忌,这样做对无忌完全没有好处,莫说二人这般关系,即便王羽是个路人,就无忌那无利不起早的性格,也不会把脑子用在王羽身上。 那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呢? 一时间,王羽越发的纠结。 洞察天机更是在一旁郁闷的叫道:“靠!既然这么说,那他们针对的不是我们咯,我们这完全是被坑的吧……不行,我要在墙上写个冤字,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被坑?”王羽闻言淡淡的说道:“不能吧……很明显,对方也在针对你们。” “针对我们?”洞察天机道:“为什么这么说?” 王羽平淡的说道:“因为在你来到复活点之前,暗黑法令我一直是拿在手里的,千波殿如果仅仅是针对我,那时候就能动手了,何必再等你来捣乱?看样子,她们算准了你会来,所以专门等咱俩交易的时候动手,把我和你一网打尽。” “对对对!就是这样……”王羽的话刚说完,天机难测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叫道:“我在区复活点的路上遇到了几个人,其中就有人也说过“一网打尽”之类的话。” “哦?”王羽闻言问道:“什么人?” “这我没看清楚,但是和我交手的那人实力不弱,嘴上有两撇上卷小胡子。”天机难测道。 “小胡子?”王羽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头,这样的家伙的确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那他们咋说的。”洞察天机也问道。 天机难测道:“具体没听明白,大致意思就是只要你手里有暗黑法令,保准能一网打尽之类的,当时他们人多,而且个个身手不俗,我一看打不过,就干脆抹脖子自杀,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节哀节哀……” 王羽同情的安慰了天机难测一句,随后又纠结道:“咱们之前完全不认识,现在他们的目标却是你我,这到底是啥意思呢?” “啥意思。”洞察天机站起来指着旗木五五开道:“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随说着,洞察天机掏出匕首面色不善的走到了旗木五五开面前,恶狠狠道:“快说,你们这群面丑心黑的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看见那边的复活点了没,反正老子闲着无聊,不介意杀你取乐。” 旗木五五开见状惊恐地说道:“我……我不知道啊,我就是行会里负责“扫地”的普通玩家,都是老板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她有什么秘密我也没资格知道的。” 扫地玩家是职业玩家的一种,比打金员略高一级,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引怪,然后把其他玩家打出来的装备运到城里,并带药剂回来给队里其他玩家,这样一来可以练级玩家来回跑的时间,提高练级效率。 扫地玩家的特点也很明显,就是身手弱,跑得快……为了引怪,必须是远程职业,绝大部分是弓箭手。 旗木五五开倒是完全符合扫地玩家的特点。 王羽也曾做过打金员,知道这种最底层的职业玩家过的相当苦逼,此时看到旗木五五开的惨样,又想起在城里这姑娘被老板指着鼻子骂,王羽不由得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感觉。 “行了……你别逼她了,她怎么可能知道。”王羽摆了摆手,把洞察天机拦到了一旁。 洞察天机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铁城主,她可是把咱们坑到这里来的罪魁祸首,你信她?”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王羽道:“你也知道这里是有来无回的,她如果什么都知道,也不会跟我们一起被关进来了。” “这……”洞察天机闻言一怔,然后收起了匕首。 的确,大家玩游戏图的就是一乐,被关进这个副本,那就相当于坐牢,无期徒刑那种,那还有个屁的乐子,但凡正常人,都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至于职业玩家那就更不可能了,游戏是一个随时能让人发财的世界,扫地玩家工资虽不算太高,却也是稳定收入,万一哪天扫出个神器,那就是发家致富的事,当然不会一点蝇头小利就杀鸡取卵。 见王羽这种情况下选择相信自己,旗木五五开眼神里满满的感动,小声道:“铁牛大哥,我虽然不知道老板什么意思,不过我觉得他们这么做应该不是针对你们。” 不对旗木五五开动手,不证明对这妞没意见,洞察天机一听这话,立马就不爽了,撇嘴道:“你这话就有意思了,不针对我们还把我们关进来,不想看到我们自己滚就是了,干嘛用这种手段囚禁,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给你的主子洗白吗?” “我没有……”旗木五五开弱弱地反抗了一句,默默的低下了头。 而王羽听到二人的话,眼神突然一亮道:“小五说的应该没错,魔王菌把咱们关进来,针对的貌似不是咱们。” “那是为啥啊?”洞察天机一脸懵逼。 不针对都给搞个无期徒刑了,这要是针对的话,还不得找GM封号了事? 王羽淡淡道:“我猜他们是要针对其他人,怕我们从中捣乱,所以才把我们关进来。” “大哥,咱们隔着阵营呢,有共同的熟人吗?”洞察天机问道。 王羽道:“你认识多少人我不清楚,但是我的熟人只有全真教一伙人。” “全真教的各位大神我也不熟啊。”洞察天机嘟囔着道:“关我干什么。” “这个……”王羽想了想道:“关你们应该只是防患于未然。” PS:这一章长不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