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真正的神人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真正的神人

检测出盗版!全真教是什么人王羽再清楚不过了。 这些家伙一向信仰敌人的敌人就是战友,只要有共同的敌人,莫说是陌生人了,即便是独孤九枪那样的仇家,都能拉到自己的这个战壕里来。 很明显,对方对全真教的作风也颇为了解,甚至对这群家伙无所不用其极拉拢战友的行为还十分忌惮。 萨拉特城,天机阁可以说是一家独大,若没有利益冲突基本是懒得理会千波殿这种小行会的。 然而对方还是毅然决然的把洞察天机给关了进来,可见全真教曾经给他们造成过多大的阴影。 王羽自己就更不用说了,以一敌万虽然吹的有些邪门,但实力也是公认的。 网游中,高手的定位不仅仅是一个能打几个同级别玩家,而关键在于一个人能牵制多少个对手。 像全真教这种级别的顶级高手玩家,一个牵制几十个普通玩家都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何况王羽。 王羽实力高也就罢了,跑的还跟兔子似的,不仅会轻功,而且还会飞,就像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只要他愿意,根本没人能抓的住他,这样的高手牵制上千人都不在话下。 上千人,那可不是小数目,别说普通的打群架了,即便是普通的行会团p,双方加起来也就上千人规模,王羽的存在,妥妥的可以住在战局走向。 因此,不把这两个关键因素给拔掉,对手绝对不敢动手对付全真教。 游戏这么大,能够拍着胸脯保证稳住天机阁的人不少见,可是敢保证拖住王羽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想要将这两个不稳定因素彻底打掉,唯一的办法就是像现在这样,用计将王羽和洞察天机给关特殊场景里。 当然了,对方这样做看似稳妥,但是对天机阁先下手为强其实也暴露了千波殿,不过没了王羽和天机阁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暴露自己也无所谓,毕竟一旦动手,早晚得暴露。 “我靠!好阴险的家伙!” 经王羽这么一解释,洞察天机和天机难测二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随后惊讶的问王羽道:“铁城主,这么厉害的仇家到底是谁啊。” 如此老谋深算且敢对全真教下手,全真教这些仇家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辈,游戏里玩家虽多,但是高手就那一小部分,从一小部分人里筛选仇家,范围着实不大。 谁知王羽却摇头道:“全真教仇家那么多,我也不知道。” “尼玛……” 二人闻言瞬间崩溃……好么,不愧是恶名昭著的全真教,果然是仇家遍天下,如此这般高手仇家,也是多的自己都数不过来。 什么叫神人,这特么才是神人! 紧接着王羽又道:“甭管仇家是谁了,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通关副本,不然全真教那群家伙就危险了。” “通关副本?” 洞察天机二人再次愣住了…… 区区四个人,其中还包括一个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扫地玩家,这样的配置想打通一个大行会都不能通关的副本?看来这位爷才是全真教真正的神人。 ………… 余晖城,汉斯酒馆。 酒馆,一向是游戏里情侣玩家经常进出的地方,毕竟从名字来看酒馆是一个和酒店最相近的场所。 带姑娘去喝酒,也是一种十分隐喻的暗示。 出于教书育人的目的,牛叔并不提倡姑娘们去跟人喝酒,毕竟人心复杂,在酒里下药这种新闻也不罕见,若是自愿的,那就当牛叔没说。 况且酒馆里也不乏无忌这种色迷迷的败类。 无忌同学一如既往地秉承全真教嚣张跋扈的风格,坐在酒馆最显眼的位置,抱着一杯廉价酒,眼光毫不顾忌的在来往的女玩家身上扫来扫去。 醉翁之意不在酒,说的就是无忌这类人。 反正系统的店,要一毛钱的酒,从早上坐到天黑只要喝不完,老板也不管你。 是人都有三分火气,女伴被流氓似的眼光看来看去,搁谁都会不爽,但是每当有人打算来教育无忌时,无忌胸口那显眼的阴阳鱼徽章,都会让企图在女伴面前露脸的人知难而退。 阴阳鱼,代表的是全真教,坐在他们眼前的牧师,很显然就是全真教的最高领袖,在余晖城,这就代表着禁忌。 无忌同学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过往的姑娘,心里还时不时的给姑娘们打个分啥的。 然而就在这时,无忌突然抓起了放在手边的法杖,微微一举,一道白光将其罩住。 与此同时,无忌身后浮现出一个刺客,匕首狠狠地插向了无忌后心。 “砰!” 只听得一声闷响,匕首刺在无忌身上,那刺客就像撞到了墙壁一般,被弹得后退了两步,而无忌却是纹丝不动。 届时,无忌接到了提示:你受到了攻击,现在你有…… “没有名字,怕被我知道你是谁吗?” 无忌嘟囔着转过头,果不其然,那刺客脸上有蒙面,似是刻意隐藏身份。 而此时,那刺客却是惊讶地看着无忌道:“是圣光盾,你怎么知道我在后面?” “哼哼!” 无忌指了指围在自己桌子周围的凳子,冷笑道:“大哥,想杀我的人比你见过的人都多,你觉得我坐在这里会没有半点防备?” “……” 那刺客看了一眼无忌被自己踢翻的板凳,无语了一下,然后又不屑的说道:“看来你还挺小心的,不过那又怎样,你一个牧师而已,老子砍翻你还不是抬抬手的事。” “呵呵!”无忌微微一笑,举起手里的酒杯,一只眼透过玻璃杯看着刺客道:“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滴,你信不信,你连碰都碰不到我。” “放屁!” 听到无忌的话,那刺客似是收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怒喝一声,举起匕首再次扑了过来。 无忌嘴角微微一笑,手一甩,酒杯脱手而出。 那刺客见无忌竟然拿酒杯扔自己,下意识的一挥手,匕首将酒杯打了个稀巴烂。 还不等刺客冲到无忌跟前,就在这时酒馆老板以瞬间移动的绝对速度扑上来抱住了刺客,苦着脸道:“大爷,小本买卖,您可不能这样……” “??” 刺客登时就傻住了。 “拜拜!”无忌冲刺客摆了摆手,将法杖插在腰间,不紧不慢的走出了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