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凄惨的泰伦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凄惨的泰伦

对付拥有不死之身的怪物,王羽还是有过一次经验的。 看着护城河里阴气森森的河水,王羽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初将那不死寄生虫溶解掉的胃酸。 看来在游戏设定里也没有绝对不死的物种,只要将怪物打得渣都不剩,任凭他有天大本事也不能再次复活。 这护城河里的河水和硫酸一样,连石头都能融掉,很显然这就是关卡的突破点,不然的话以泰伦的实力,怎么可能连城堡都出不来。 “牛哥,你想到什么了吗?” 见王羽直勾勾看着护城河出神,大家忍不住凑过来问道。 “嗯!”王羽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城堡里的泰伦问几人道:“大家有没有办法把泰伦引出来?引到桥上就行。” 王羽的想法很简单,泰伦作为人形BOSS,对控制技能抗性还是很低的,只要泰伦敢上桥,王羽就有好几种办法将其丢下去。 “这个……” 听到王羽的话,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刚才的情形大家也都看到了,这泰伦狡诈的很,丫被王羽连杀两次,仇恨值绝对是爆表的,可尽管如此这家伙连城堡的大门都不出,想要将其引出来,这个难度绝对不下于将他就地杀死。 见大家这副模样,王羽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毕竟这是一个史诗级BOSS,有着极高的AI,若真是这么容易就被骗到河里淹死,那才不靠谱呢。 既然突破点找到了,肯定就有对付泰伦的办法,不然系统也不会弄个护城河在这里当摆设。 可到底怎么弄呢?王羽此时总觉得和答案近在咫尺,却又一步之遥。 王羽是一个对自己看的很透彻的人,这种情况下用普通人的思维思考肯定思考不出什么,一定要用全真教那群家伙的思路看待问题才可以。 全真教的人该怎么想呢? 王羽摸着下巴,开始代入角色。 如果是春哥明都等猥琐派,肯定会说:“让小五去色诱BOSS……” 色诱倒是一个好办法,不过泰伦一看就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仇恨都不能让他蒙蔽双眼,更不可能精虫上脑。 名剑道雪和北冥有鱼这种现实派八成会采用拿钱贿赂的手段,不过有命赚也得有命花不是,且不说泰伦守着一城堡的宝贝根本不在乎钱,就算丫是个穷鬼,也不会做出用命换钱这么脑残的事。 至于包三老梦这些无脑派,这种情况下肯定是看无忌脸色的。 想到无忌,王羽脑海中顿时跳出来无忌那张奸诈嘴脸,满脸不屑地鄙视道:“他不过来让你打,你就不会过去打他吗?” “对!过去打他!” 想到这里,王羽一拳砸在手心里,兴奋道:“谁有装毒药的瓶子?” “瓶子?你要那东西干啥?封印泰伦吗?” 洞察天机三人闻言,顿时一头雾水,大家正考虑怎么把泰伦引出来呢,王羽突然找瓶子莫非是要施展魔封波之类的招式将其装进去? 想到刚才王羽都能变成浑身冒金光的“超级赛亚人”,会这种奇怪的技能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封印啊……到底有没有?”王羽无视大家扯淡的话,继续问道。 “有!” 这时,旗木五五开举手道:“我有……” 说着话,旗木五五开另一只手掏出了一个带柄的透明长颈瓶。 见旗木五五开身上还带着装毒药的瓶子,洞察天机惊讶道:“你一个弓箭手怎么还带这玩意?” 旗木五五开小声道:“给行会里的术士带的……” “啧啧……” 众人闻言,啧啧感叹,不愧是扫地僧,身上的东西简直可以开杂货铺了。 接过旗木五五开手里的瓶子,王羽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河边,抓着瓶子柄,将瓶空没入了水面。 作为专门装毒药的瓶子,在系统的光环下是百毒不侵的,哪怕是这些可怕的河水,也不能将瓶子溶解。 只听得“咕嘟嘟”一声,王羽再将瓶子拽出来,里面装了满满一瓶赤红色的河水。 “我靠!这样也行!牛哥你怎么想到的。” 看到王羽手里的瓶子,大家顿时明白了王羽的想法。 王羽苦笑道:“多被系统坑,大家的脑子就会急转弯了。” 的确,大家之所以没想到这个办法,是因为被系统带入了一个误区。 看到河里有水,大家就本能的以为解决BOSS的方式就是将其按河里淹死,忽略了其实还可以带着河水进去的行为。 这就是所谓的逆向思维…… 系统设计师之所以能把玩家耍的团团转,就是摸透了玩家的心理,在游戏里处处下这种思维误区的圈套。 有了河水,这次大家心理算是有了底,再一次踌躇满志的进了城堡。 没能将王羽四人做掉,此时的泰伦正在城堡里急得转圈,见四人又回到了城堡,泰伦喜出望外道:“哈哈,你们几个想通了要做我的奴仆了吗?” 随说着,泰伦举起法杖,意思很明显,王羽一伙人胆敢拒绝自己,就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杀掉。 “慢着!”王羽见泰伦这副架势,不紧不慢的挡在三人前面笑眯眯道:“你呢,嫌这里太无聊,我们呢也不想给你当奴隶,所以刚才我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哦?说来听听?”泰伦闻言,微微一怔,将法杖受了回来。 “嘿嘿!方法就是让你彻底解脱!” 王羽嘿嘿一笑,说话间身形一闪闪到泰伦面前,抄起手里的瓶子就丢了过去。 王羽的突然偷袭似的泰伦大吃一惊,慌忙挥杖便打。 “啪!” 脆弱的玻璃瓶被泰伦一法杖打的稀碎。 “哗啦!” 瓶里的河水登时从半空中洒落了下来,将泰伦泼了个狗血淋头。 “这是?!!” 看到身上的红色液体,泰伦瞳孔一缩,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惊恐地神情。 “河水!” 王羽微笑着回答了泰伦临死前的最后一个问题。 “啊……!!!” 听到王羽的回答,泰伦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紧接着,泰伦开始溶解,同时身上冒出了粉色的烟雾,脑袋上的血条一截一截的往下掉。 “噫……” 泰伦这副惨象,看的所有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 顷刻间,泰伦就被河水溶解成了一滩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