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队服和战旗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队服和战旗

所谓熟悉会场,其实就是提前体验一下环境。 赛场这种环境又不错杂,站在高处基本上就可以一目了然,大家之所以选择转一圈,无外乎就是在会场内溜达溜达,和以前的老熟人叙叙旧。 毕竟大家都一个圈子里的,厂上是敌人,私下里交情还不错,电竞圈又不是终身买断制,指不定大家啥时候就成队友了呢,联络好感情终归没有坏处。 全真教一伙人虽不是圈里人,不过也算是游戏里的风云人物,此时也见到了不少熟面孔,比如血色盟啦,权御天下啦之类的曾经有过交集的大行会,大家都在场内。 甚至在全真教溜达完出场的时候,一行人还遇到了念流云和冰清玉杰一伙。 这群家伙貌似是第二战区的代表队来着,战队名字很有个性,叫什么“格斗家不哭”。 一群没文化的人想个名字都这么土。 …… 出了会场,全真教一伙人在一起也没地方去玩,平日大家在一起聊的比较多的话题还是游戏,从会场回来后,众人便又进入了游戏。 职业联赛降至,游戏里的氛围和往日也大不相同,主城大街上也都拉满了条幅,尤其是有参赛队伍的主城,更是把战队旗帜都印了上去,看上去十分壮观。 尤其是余晖城,区区一个城,竟然有三支队伍参赛,端的是无比嚣张。 当然了,最惹眼的莫过于全真教那拉风无比的牛13战旗,简直就是余晖城玩家的噩梦,闻着无不伤心,见者无不掩面,若非全真教凶名赫赫,大家都恨不得把这恶心人的旗子给撕下来。 第三天,大家终于等到了比赛的日子。 这般激动人心的时刻,全真教众人当然不会赖床,一大早众人就早早地爬起来,洗刷完便在王羽房间集合,准备进场。 可就在这时,妖孽哼抱着个箱子进了王羽的房间。 随后吆喝着叫道:“来来来,大家都分一下。” “什么啊这是?”众人一脸茫然。 “队服!”说着,妖孽横行从里面捞出一件丢给了无忌道:“套上试试,看看合适不!” 无忌接过衣服,熟练地拆开包装拉开一看,整个人都傻住了。 衣服的颜色是大便黄,这个无忌也懒得吐槽了,关键是衣服上的LOGO,简直亮瞎了所有人的狗眼。 黄不拉几的衣服本就又土又丑,这衣服上还用无比鲜艳的朱砂红印着几个古朴的汉字。 前面写着“武林至尊”,后面写的是“功夫”,黄底红字,跟旅游区坑蒙拐骗的和尚道士卖的鬼画符一毛一样。 无忌那个囧啊……抱着衣服颤抖的问道:“这……这特么都什么东西嘛……太二了。” 功夫,武林,这些词汇在这个时代早就已经和迷信划为了一体。 正常人看到这样的LOGO,那感觉就好比上面印着“某翔修仙职业技术学院”一样,已经脱离了中二,直接进入了傻的境界。 全真教的宗旨一向就是可以神经,但不可以蠢,让无忌穿这衣服上台,还不如给他弄一身女装呢,起码不会让人觉得蠢不是? 不止无忌,全真教其他几人看到队服,也全都愣在了当场。 良久后,春翔才颤颤巍巍地问道:“咱们不会就穿这么二的衣服上台吧,现场可是有将近十万观众呢,太羞耻了。” “不止,游戏里可以看即时直播,到时候得有上亿人看咱们卖蠢。”无忌潸然泪下。 “蠢吗?我觉得挺漂亮啊。”王羽拿起无忌手里的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随手扔给了无忌,问妖孽横行道:“有没有5个X的?” “有!” 妖孽横行在箱子里翻了一通,给王羽拽出了一件大号的,王羽乐呵呵的就套在了自己身上。 “……”众人无语,这特么都什么狗屁审美。 无忌吞了口口水问妖孽横行道:“那个妖哥,这玩意我们能不穿嘛?” “能!”妖孽横行点头。 “那就好。” 无忌刚释然,妖孽横行又道:“但是我说了不算,到时候我爸带着一众武林名宿来看比赛,你们如果不穿,我可保不了你们的安全。” “我……”无忌拽拳,全真众人崩溃,武林名宿……尼玛,这绝对是惹上狠角色了。 紧接着妖孽横行又补充道:“别想着逃跑,燕子门的掌门也来了,你们谁也跑不掉的。” “燕子门?”大伙一怔道:“那是什么?” 杨娜解释道:“一个练轻功的门派,看到咱们这四楼了没有,跳下去一点事都没有。” “嗯!”王羽随声附和:“据说他们门派轻功登峰造极,曾经燕子门有一个高手从三十楼跳下去过。” “我日!不就是卖蠢吗,我们豁出去了!” 大伙心里一凉,慌忙从箱子里拽出队服,自顾自的往身上套。 喵的,三十层楼欸,那可是一百多米……有这本事基本就等同于飞天遁地了好吧。 待大伙套上衣服,杨娜奇怪的问道:“从三十楼跳下去,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还小,他摔死的时候你应该还没记事呢。”王羽说。 众人:“……” 大家套上衣服后,王羽又问道:“咱们队旗呢?” “在这呢。”妖孽横行抓起巷子,反过来一拍,一面暗红色的旗子就掉在了地上。 妖孽横行捡起旗子,揪住一端猛地一拉,伸缩的旗杆被拉了出来。 旗子上印着的正是乌合之众战队那恶名昭著的战旗标志——牛13。 “额滴神啊!” 无忌抚着额头,几近晕阙,这特么本就是临时设计出来的旗标,大家一时疏忽没有想起进会场还得有战旗的事,想不到王羽考虑的这么周到,还让人把着战旗给做出来了。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再去定做战旗俨然已经来不及了,无忌干脆心一横,豁出去的叫道:“算了!虱子多了不痒,既然丢人那就丢到家,就这个战旗吧,咱们走。” “走走走走走!” 其他人也是一脸无奈,一伙人跟在王羽兄弟二人的后面就出了酒店,如同行刑一般往对面会场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