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 无耻之徒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章 无耻之徒

不止台上观众崩溃,全真教众人也是目瞪口呆:“卧槽,春哥,这是个什么说法啊。” 春翔得意道:“此乃不战而屈人之兵!你们还得学。” “说得好!”众人为春翔鼓掌。 而格斗家不哭那边,冰清玉杰一伙人戳着有龙则灵的脑门骂道:“你个笨蛋,你理他做什么!” “他先骂我的!”有龙则灵一脸委屈。 众人大怒:“你还敢狡辩,他骂你他怎么没被罚下场!一边反省去!!” 有龙则灵小朋友被大伙鄙视一通,双眼含泪,抽着鼻子蹲在了角落里。 经过这么一闹,冰清玉杰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手下这群人实力是没得说,可是论狡猾,还真没人比得上全真教那群家伙。 思索了一下,冰清玉杰道:“待会无论是谁上场,都不能跟全真教的人说话,听到没?” “知道了……” 有了有龙则灵的教训,大家至今心有余悸,纷纷把冰清玉杰的教会记在了心里。 “记住了就行!”冰清玉杰叹气道:“那么第二场小念上吧。” 念流云性格很受,而且心态也稳,又和全真教交手次数最多,是冰清玉杰最放心的一个。 白光一闪,念流云传送到了台上。 无忌在明都耳旁吩咐了几句,明都坏笑着也上了台。 全真教除了王羽以外,念流云接触的最多的就是明都,明都的废话多,念流云也是知道的,看到对手是明都,念流云下意识的往后站了站,并自觉地捂住了耳朵。 习武之人,听觉是十分重要的感官,尤其是对阵法师职业,要靠耳朵来辨别法师吟唱的技能。 捂住耳朵后念流云目不转睛地盯着明都,把警戒值提到了最高。 明都看到念流云对自己有所防备,竟然破天荒的没有废话,而是同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念流云。 事出反常必有妖,见明都一言不发,念流云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 毕竟全真教这群家伙的猥琐念流云有着切身体会。 尤其是刚才有龙则灵还没开始比赛就被春翔给坑了下去,使得念流云心中更加提防,此时整个人的精力全都放在了明都身上,甚至连比赛倒计时都没有注意。 然而就在比赛开始的那一刻,明都突然动了,做手一抬,指了指念流云的身后。 众所周知,人在注意力过度集中地时候,思维很容易跟着目标走…… 若在寻常时候,念流云肯定不会理会明都的小动作,可是现在念流云整个人的思维都在明都身上,明都有任何小动作,都会引出念流云的大动作。 随着明都一抬手,念流云心中一紧,慌忙往后转头,与此同时明都右手法杖一抬,一道粗大的雷电从天而降。 暴雷术,明都现今最强的单体攻击技能没有之一,以明都的法术伤害,皮糙肉厚的盾战都扛不住,何况念流云这个敏力加点的脆弱格斗家。 “轰!!” 一声巨响。 可怜的念流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明都一雷轰杀至渣,传送到了台下。 看到场景突变,念流云一脸茫然,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冰清玉杰抚着额头,一脸的生无可恋! 其他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复杂无比。 什么叫憋屈?什么叫无奈?在冰清玉杰一伙人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没办法,实力明明远超对手,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落台下,那种崩溃的感觉,绝对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 没办法,打架全真教的人肯定不是这些功夫小子的对手,可是玩游戏规则嘛,这些练功夫的还差得远的很。 看着不远处冰清玉杰众人的表情,无忌冷笑道:“哼,先别哭,后面有你哭的!” ………… “日!!” 见全真教的人又使诈,场上观众们顿时勃然大怒:“这特么都什么玩意,太不要脸了,敢不敢真刀真枪的打一局。” 愤怒的观众们挥舞着手里的易拉罐,矿泉水瓶大声叫道:“全真教不要脸,滚出游戏圈,全真教不要脸,滚出游戏圈!” 叫骂声直冲天际,若不是保安们维持秩序,恐怕全真教的人当场就被人打死。 面对如此汹涌的差评,全真教众人得意的对着观众席抱拳:“过奖!过奖!我们做的还不够……” ……… 当然了,此时最头疼的莫过于举办方了。 从职业联赛纳入奥运项目以来,打了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更气人的是,这群家伙的行为竟然还不算违反规则……就算想把他们强制踢出比赛,也不合情理。 眼见观众们群情激昂,誓要将全真教除之后快,组委会只好先暂停比赛,中途开了小会。 十分钟后,经过组委会表决,全真教行为不算违规,仍可以继续比赛,并且前面两场比赛也算有效,不过比赛之前,再也不允许出现撩拨对手的语言和小动作。 赛前垃圾话这个规矩维持了这么多年,今天却因为全真教而被迫修改规则,这绝对是史无前例的行为。 对于组委会的决定,全真教一群人作为当事人也对观众们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实力不济就是实力不济,跟规则没关系,就算不让我们说话,我们照样能赢。” 一句话就把自己从坑人者变成了受害人,行为之卑鄙,言语之无耻,着实让观众们见识到了什么叫没有下限。 闹剧终归是闹剧,一番喧闹之后,比赛继续进行。 “下一场谁上?” 被全真教连赢两局,格斗家不哭战队一伙人此时士气低落,心中俨然有了阴影,第三局比赛,竟然没有人敢上了。 倒不是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没自信,而是彻底怕了全真教的不要脸,毕竟输给一个比自己强的不丢人,输给远不如自己的人,那才叫没脸。 “哎!” 看到大伙这个模样,冰清玉杰叹了口气道:“那群无耻的家伙就是为了打击我们的士气,看来第三场必须由我上了。” 如今大家士气低落,若再不赢一场的话,恐怕后面的比赛也不好继续,冰清玉杰作为格斗家不哭战队的队长,实力和谋略比起其他人都要强上不少,此时只得自告奋勇,为大家打打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