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深谋远虑的无忌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深谋远虑的无忌

倒计时,比赛开始。 姬十三纵步向前,伸手便要抓北冥有鱼。 北冥有鱼自然知道自己不是姬十三的对手,于是微微一笑,当即开启了潜行。 姬十三见状,神情一滞,慌忙站住身形,用感官去感知北冥有鱼的位置。 和王羽混了这么久,北冥有鱼如何不知道这群玩功夫的是怎么探查隐身对手位置的。 看到姬十三这个模样,北冥有鱼慌忙转过身去,不让自己的注意力落在姬十三身上。 奈何姬十三也不是傻子,掏出一根长棍,就开始全场乱抡,试图把北冥有鱼蒙出来。 擂台这么小,很快,姬十三的棍子就挥舞到了北冥有鱼身旁。 就在北冥有鱼要被击中的时候,北冥有鱼大头朝下往地面上扎去。 “这是要自杀吗?” 观众们正在不解北冥有鱼为何要这么做。 这时,只听“噗!”的一声小石头落入水中的声音,北冥有鱼竟然钻到了地下。 “卧槽!” 看到北冥有鱼钻到地下,所有人都不由得惊呼一声,就连职业高手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这……这不是土遁吗?想不到全真教还有这号狠人,一定要谨慎了。” 很显然,王羽引以为傲的功夫在职业高手眼里都不及一个技能有震慑力。 作为全真教唯一一个能够飞天遁地的玩家,北冥有鱼可是海陆空三栖高手,论跑路本事,恐怕王羽都得甘拜下风。 隐身,姬十三还能靠杀气感知,感知不到,还能抡着棍子乱打。 然而这土遁术,却是所有人都意料之外的技能,姬十三自然也是没有半点应付的手段。 就这样,北冥有鱼也不和姬十三正面交手,而是玩了整整三十分钟的捉迷藏。 可怜的姬十三一个人抡着棍子和个人棍法表演似的,差点没被玩疯。 三十分钟一到,二人双双零分下场…… 下场后的姬十三这般大汉忍不住抱头痛哭,念流云等人感同身受也是泪流满面。 此刻格斗家不哭战队已经哭了将近一半。 全真教这群王八蛋,真是作孽啊,这绝对是教科书般的攻心之战,谁他么能想到刺客这个PK王者职业,会被人拿来故意拖时间呢。 第五局,无忌上场。 对手看到无忌,已经是恨得牙痒痒,恨不得当场就把这只无耻之徒,毕竟大家都知道,无忌是全真教的大脑,前面几场的馊主意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冤有头债有主,就算赢不了比赛,能把这狗曰痛揍一顿,也能出气不是。 无忌自然不会给对手这个机会,比赛一开始……就在对手跃跃欲试,要把无忌揍出屎来的时候,无忌随手就点了投降。 “……” 对手精神已经到达了崩溃边缘,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观众更是嘘声一片。 第一场比赛,3:1,如同闹剧一般结束,所有人对全真教的无耻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除了第三局的强强对决以外,其他几局都是什么玩意,除了耍赖就是犯贱,这时,大家才明白无忌那句话的深处意思就是:就算修改规则,我们照样能不要脸。 游戏公司正在看直播的游戏策划们也都不由得叹息道:“这群家伙不来当策划真是可惜了……” 与此同时,游戏中关于全真教的段子流传起来像“做人不要太全真”啦,“你们这样和全真教有什么区别”啦诸如此类,比比皆是。 全真教的臭名远播也算是完成了无忌的宏愿——就算做大便,也得做最臭的那一坨,要臭的举世皆知,要臭的天下闻名。 “你说,咱们现在出去会不会被观众们揍啊……” 休息室内,全真众人也是心有余悸…… 以前在游戏里,再怎么被人追杀也不过是死一次而已,现在可是现实中,这要是被人堵了,哪里还能活。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理想达成的那一天,基本就是生命的终结吗,这道理大家都懂。 “不包括我。”王羽得意道:“我刚才的比赛可没耍贱。” “也不包括我!我根本都没比赛。”妖孽横行笑。 无忌恬不知耻道:“肯定不包括我,我认怂了,他们不能连认怂都不让吧。” “放屁!”明都指着无忌叫道:“这些无耻的主意都是你出的,你才是罪魁祸首!你休想撇关系,快点想个办法出来。” “唔……”无忌沉吟了一下道:“办法倒是有,不如我们选个代表出去挨揍吧。” “有道理!”众人附议:“那个代表长的必须得特丑特招人恨,这样大家才能揍的解气。” 说到这里,所有人把眼光落在了明都身上。 “好了好了!别扯淡了!”明都转移话题,严肃道:“下一场咱们该怎么比,不能还像刚才那样吧。” “嘿嘿!”无忌嘿嘿笑道:“下一场没策略,就一句话,大家认为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拼命地跑就行,现在咱们已经占据上风了,第二场能混多少分,只得听天由命。” “听天由命,什么意思?”众人不解。 无忌道:“第一局就随机到老牛出场,咱们能拿五分,要是老牛最后一局都不出场,咱们可能一分都拿不到,甚至还得丢分,所以我们要把堵住压到第三局团体战!” “团体战……”众人思索了一下道:“这个咱们打团的话能赢吗?” 论综合水准,全真教是远远不及冰清玉杰一伙人的。 毕竟全真教这边能独当一面的只有王羽一人……团体赛可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前面的比赛,大家还能偷奸耍滑,最后一场团体赛,绝对半点都不能含糊。 所以一开始,大家的目标就是在前两场的时候,多搞一点积分,然后最后一场团体赛在地图里和对手捉迷藏,只要把时间拖到结束,大家就算赢了。 没想到无忌竟然把赌注压到了最后一场。 无忌笑道:“他们只有格斗家一个职业,打团我有应对的战术,不过我这个战术必须得有个关键因素!” “什么关键因素?” “场地!”无忌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