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牡丹花下死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牡丹花下死

职业联赛和预选赛的规则是有所不同的。 预选赛有主场和客场之说,主场战队可以优先选择地图场景,而且积分也是根据胜场和附加比分综合计算。 比如赢下第一场比赛的全真教,不仅有三个比赛积分,还有五个优胜积分这样,计算起来十分麻烦,牛老师每每算积分都会觉得又水又迷糊。 所以在职业联赛里,举办方把规则改动了一下。 地图场景选择,是轮流制,主场方战队虽然有先手选地图的权利,但是第二场比赛就得让另一家战队选择场地,第三场再轮换回来。 而积分计算方法也变成了最简单粗暴的人头计算,双方平局则不算积分。 也就是说,第二场比赛的场景虽然归全真教选择,可就算全真教能五局全胜,第三场打不好对手依然可以扳回来。 “可是……”春翔皱了皱眉头道:“如果第二场咱们选大地图,然后只逃不打,他们不久把我们的战术看穿了吗?第三场咱们就不好打了吧。” 全真教这群家伙,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第二场的战术和第一场一样,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从心到底。 这样一来,第三场对手就会对全真教的战术有所防备,那样的话,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嘿嘿!”无忌阴险的笑道:“要的就是他们看穿我们的打法。” 所有人:“……” 虽然大家都还没搞明白无忌脑子里到底在盘算什么,不过按照这小子只占不便宜不吃亏的性格,肯定在哪里又憋着坏呢,所以大伙也没有太过于担心。 倒是冰清玉杰这边,一群人士气相当低落。 姬十三已经在痛苦中走了出来,愤恨的骂道:“怎么办?咱们主场的时候,那群不要脸的都能耍赖,这次他们选场景,肯定更赖!” “没关系的……”冰清玉杰想了想,然后摆手道:“他们就算运气好,这五局能全胜,也不过才八分,何况这一场全靠运气,他们能不能比咱们分多还说不准呢。” “那第三场他们还耍赖呢?”念流云心有余悸地举手问道。 “笨蛋!”冰清玉杰横了念流云一眼道:“你会在一个坑里摔倒两次吗?而且第三场是团体赛,场景选择都是咱们说了,他们总不能都会隐身拖时间吧。” “有道理,有道理!” 众人意会,纷纷点头。 “所以,这场比赛我们平常心就好,我们要把赌注压在第三场!”说话间,冰清玉杰脸上露出了胸有成竹的微笑。 休息时间结束,第二场比赛开始。 职业联赛里,车轮战的规则是随即抽取双方战队十二名队员中其中一个上场。 这样的规则对全真教其实是相当不利的……毕竟全真教众人水平有高有低,上至无人能敌的王羽,下至“无人能敌”的穆子仙,这代表了游戏中超高端和超低端两个阶层。 选到王羽好好,这一局五分妥了,选到穆子仙嘛,大家就只能认命。 正如所有人所料,全真教果然选了一个非常适合捉迷藏的场景“迷失森林”。 很显然,这群货色是要在树林里和冰清玉杰一伙人赛跑捉迷藏,能把把不要脸的精神发挥到这种境界,也真是难为这群混帐了。 当然了,更难为的是作者,这么正直的一牛,为怎么描写全真教的无耻绞尽脑汁,头发都掉光了,这要是换做隔壁不要脸的马里奥,肯定是信手拈来。 比赛开始,灯光暗下来,系统撒下两道光柱,开始随即选择双方出赛选手。 第一局,乌合之众战队出场者为名剑道雪,格斗家不哭战队出场选手为小朋友有龙则灵。 名剑道雪当然知道自己不会是有龙则灵的对手,比赛倒计时数万,名剑道雪隐了身拔腿就往森林深处跑。 有龙则灵一脸懵逼的看着名剑道雪消失的地方,随后就地坐下,也不追赶。 一看全真教的人又玩这一手,举办方工作人员那个头疼啊,本来今天的比赛到下午四点左右就能结束,这要是让他们拖下去,还不得到晚上…… 没办法,已经因为全真教的事,改了一次规则了,总不能再次修改规则吧,毕竟已经有了30分钟的时限,再改的话这就有点过分了。 不过这也让举办方暗暗下了觉醒,下一次绝对绝对不能请这样的战队来比赛,太特么影响比赛体验了。 三十分钟后……双方平局出场。 第二场,又是玲珑梦对姬十三。 玲珑梦作为弓箭手,原本就比别人跑得快,玲珑梦又是更特殊的弓手,结果自然不看都知道。 比赛开始,玲珑梦对着树干就射了一箭,紧接着身影一晃,分身出现在了树上。 不能姬十三上树,玲珑梦手一抬,再次分身出现在了另一棵树上。 如此连续几个起落……就把姬十三甩的远远的。 三十分钟后……再次平局出场。 目前战况,依旧是3:1,而观众们也彻底习惯了全真教这群戏精的表演,现在他们唯一的渴望就是王羽和冰清玉杰被随机到,俩人在打一场更精彩,也不妄大家坐在这里看了几个小时的捉迷藏。 特么的,玩绝地求生都没这么累过。 也不知道是系统大神听到了大家的祈祷,还是工作人员做了手脚,终于,第三局光柱再次落到了冰清玉杰身上。 而全真教这边,选中的则是相比之下并不太擅长跑路的春翔。 “我靠,怎么是我?” 很显然,作为术士,春翔一向不太擅长单挑,尤其是对手是冰清玉杰那样的高手,搞得春翔一阵心虚。 换做别人,春翔还能跑路,可冰清玉杰手里武器的长度,抡起来能让别人先跑好几米好吧。 “去吧春哥,别输的太难看!” 无忌拍着春翔的肩膀加油打气。 明都也在一旁附和道:“真羡慕春哥,能有和美女大战一番的机会。” “是啊……如果是我,死了也值了,牡丹花下死……” 寄傲开始吟诗。 “那你们去?”春翔黑着脸瞪二人。 三人异口同声道:“大春,这是上天给的机会,作为好兄弟怎能夺人所爱,勇敢点,上天安排的最大。” “去你妈的!”春翔怒骂一句,被传送到了赛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