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凶残的姑娘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凶残的姑娘

“一挑三!!” 这一下,赛场上的观众们都惊呼了起来。 一挑三并不稀奇,可是在职业赛场上却是极其少见,毕竟职业高手那都是把每个职业都玩到顶级的大师,哪有这么容易被人一个打三个。 况且,被一挑三的还是以不要脸著称的乌合之众战队。 虽说暗月战队也挺无耻的,可这些家伙的无耻只存在于挑战业余选手,和全真教这群家伙比起来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 如今看到全真教的乌合之众战队被人一挑三,观众们心中大呼过瘾,连带着对暗月战队的印象都好了不少。 赛场上,灵巧的手弹了弹匕首,摆了个骚包的Pose,不管怎么说,能在职业赛场上打出一挑三的战绩,足够他吹一辈子的。 全真教这边就有点郁闷了,喵的,流年不利,连续坑了三场,第四场若是再坑下去,大家就得痛揍无忌一顿了,去他娘的听天由命。 众所周知,第二场比赛和其他两场计分方式不一样。 其他两场都是杀多少人给多少分,第四场不仅看杀人分,还要看人头分。 若灵巧的手一挑五打爆全场,暗月战队除了五个杀人分以外,剩下的五个人会被算作人头分,这样一来暗月战队就会10:5反超乌合之众。 面对大家的怒火,无忌无奈摊手:“我能怎样?我也很绝望啊,老天爷不帮我们我有啥办法,春哥,你来,祈祷一下。” “看来只有我才能救你们了!” 春翔临危受命,叹息一声,右手在胸口画了十字,然后双手合十,口中年年有词:“三清道祖在上,孔圣人佛祖圣安,吃葡萄不吐葡萄皮,阿门!” 春翔祈祷一向广撒网,这一次不知道感动了哪位神佛,第四局选人结束,只见队伍中白光一闪,杨娜被传到了赛场上。 看到赛场上乌合之众第四位选手,观众们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卧槽,又是弓箭手!这群无耻的家伙是不是遭报应了,哈哈。” “哈哈!让他们不要脸!该!” 暗月战队众人看到手里提着弩箭的杨娜,也有些忍俊不禁,不得不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赛场上的灵巧的手,看到对面又跳出来一个弓箭手,心里一喜,不由得激动起来。 尼玛,又是弓箭手,难道上天眷顾我要让我一挑四吗? 反观杨娜,此时却是无比淡定的把玩着手里弩弓,像极了检查枪械的杀手。 比赛开始! 随着系统的提示,灵巧的手又一次隐匿在了空气中,倒提着匕首向杨娜的方向走去。 然而杨娜此时的反应却让灵巧的手眼皮一跳。 前面两场战斗,对手看到灵巧的手隐身,第一反应都是后退靠在墙上的,而杨娜此时却没有动地方,依旧是一脸淡定的把玩手里的弩弓。 灵巧的手身为职业高手,战术素养自是极高,看到杨娜这般应敌方式,暗暗惊道:“难道有诈?” 随后,灵巧的手便往杨娜脚下看去。 没有机关,也没有陷阱…… 这时,灵巧的手得出结论:“哼!故弄玄虚!” 既然没有机关和陷阱,灵巧的手自然心中无所畏惧,只见他冷哼一声,便开启了疾行,身形化作一道幻影冲向了杨娜。 就在灵巧的手靠近杨娜的时候,杨娜突然眼神一紧抬起手中弩弓。 “嗡!” 随着一声弓弦响,一支粗大的箭矢带着白光飞出,迎面飞向了冲过来的灵巧的手。 震荡箭!! “砰!” 在所有人惊骇的眼神下,杨娜的弩箭射在了灵巧的手的弩箭上。 灵巧的手直接就被射的后退几步,显出了原型,同时脑袋上飘起了一个蚊香,被眩晕在了原地。 “这……这怎么可能?” 被晕住的灵巧的手一脸懵逼…… 观众们也是瞠目结舌。 什么时候弓箭手也有敏锐天赋了,竟然能感知潜行者。 还未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杨娜手一抬,给灵巧的手打上了标记。 弓手的标记作用和牧师的神圣印记差不多,都是给隐身目标打上记号,唯一的区别就是,被弓手标记后的目标,收到的伤害会增加。 给灵巧的手打上标记后,杨娜不紧不慢的举起弩弓,瞄准,射击,一记狙杀射在了灵巧的手的眼睛上。 “噗!” 箭矢在灵巧的手脑袋后面穿了过去,灵巧的手脑袋上飘起一个暴击伤害。 灵巧的手被寄傲踹了一脚,本就血量不满,此时又挨了杨娜一下狙杀,血量直接降到了四分之一。 千钧一发之际,灵巧的手眩晕接触,当即开启了“消失”,随后飞快的冲向了杨娜。 弓箭手,只要被近了身基本就等于废物了。 此刻灵巧的手离杨娜不过十米的距离,三秒的无敌时间足够灵巧的手冲至杨娜身旁。 来到杨娜身后,灵巧的手抬起匕首一记被刺便插向了杨娜的后腰。 可杨娜似乎身后也有眼睛似的,双脚一扭,身子扭出一个诡异的姿势,闪过了灵巧的手的被刺。 紧接着,杨娜在箭囊里抽出一根弩箭,反手插在了灵巧的手的另一只眼框里。 “噗呲!” 一声令人心底发凉的响声过后,灵巧的手两只眼睛被废,眼前一片乌黑。 杨娜一脚蹬在灵巧的手身上,往后退了几米和灵巧的手拉开距离,同时抬起弩弓连环数箭将双目失明的灵巧的手射成了白光。 霎时间,赛场上一片安静,只听得观众们倒吸凉气的声音。 任何职业的克制都不是绝对的,在职业赛场上,弓手反杀潜行者这种事大家也不是没见过。 之所以让大家如此惊恐,完全归咎于杨娜的反杀方式。 尼玛,射爆对方眼睛也就算了,最后杨娜用箭矢**对手眼睛那一下,着实是残忍至极,观众们隔着一个次元都感受到了眼睛疼痛。 虽然这仅仅是个游戏,可全息世界和现实世界差别并不大,这样来一下给对手留下的阴影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漂亮姑娘,抽箭,插眼如此利落,这般反差,真是让人想想都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