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近战有瘾呐?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近战有瘾呐?

不得不说,暗月猎手这样做倒还真让杨娜有些不知所措。 别看杨娜是个弓箭手,可一直以来,杨娜都是用的自由模式,没有系统辅助射击功能,杨娜的命中率比起普通弓箭手要差一些,所以杨娜的战斗方式也偏向于近距离战斗。 正常玩家的意识里,遇到弓箭手第一时间就要和弓手近身,以防被放风筝。 因此,前两局的战斗,杨娜根本都不用动地方,对手见到杨娜是个弓箭手,必然会主动凑上来让杨娜杀。 可第三局,杨娜的对手是一个弓箭手,自然要本能的和杨娜拉开距离,这样一来,杨娜就从战斗优势变成了劣势。 毕竟没有系统辅助,和别人远程对射,杨娜还是很吃亏的。 不过,暗月猎手似乎并没有像和杨娜正面刚,也没有和杨娜远程对射的意思。 毕竟在暗月猎手眼里,杨娜身为一个弓箭手,最不擅长的近身战斗都能如此生猛,远程对射岂不是找死? 暗月猎手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地方猫起来,只要安安静静猫过三十分钟,就能把杨娜给换下去。 以弱换强,一比一也算是赢得,只要杨娜这个难啃的骨头被换下去,后面的战斗就赢定了。 比赛,打的可不仅仅是技术,还有对战场的把控,以及智商。 城市街道这个地图并不算小,横七竖八这么多条街,想躲过三十分钟自是不难。 暗月猎手又是职业级别的弓手玩家,藏起来狙人那是他专业,躲猫猫就更不在话下。 看到暗月猎手消失,杨娜没有动地方,而是站在原地等待对手的攻击。 箭矢的方向十分容易辨别。 所谓以不变应万变,只要暗月猎手敢攻击杨娜,杨娜就能判断的出暗月猎手的位置。 然而杨娜站在原地等了许久都不见对手攻击自己,而在观众席上大家清楚的看到暗月猎手已经跑到了地图的对角处藏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观众们只感叹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成功的人各有各的方式,不要脸的人却是出奇的相似。 曾几何时,乌合之众战队这群家伙就是这么把格斗家不哭战队给玩疯的。 这时候,杨娜也意识到了对手的想法,思索了一会后,在所有人的惊骇中,杨娜双翅一展,飘在了空中。 古人有诗云,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杨娜这不仅仅是上一层楼,她这可是上天。 随着杨娜越飞越高,整个地图尽收眼底,躲在角落处的暗月猎手自然也逃不过杨娜的眼睛。 “呵呵!” 看到暗月猎手钻头不顾腚的模样,杨娜忍不住微微一笑,便往暗月猎手头上飞去。 此时的暗月猎手正蹲在墙角左右张望。 到底是职业级的高手,在这个角度只需要往前看,便能一目了然眼前的情况,以便随时逃脱。 然暗月猎手没想到的是,人家杨娜会飞,是从上面来的。 就在暗月猎手专心致志暗中观察的时候,杨娜已经飞到了暗月猎手头顶。 “喂!你干啥呢!” 杨娜忍住笑,用脚轻轻踢了踢暗月猎手的后脑勺。 “小声点!”暗月猎手忙往后挥了挥手小声道:“别被人发……咦?” 说到这里,暗月猎手瞳孔一缩,猛然回头,只见杨娜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身后,手里的弩弓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我靠!” 暗月猎手大吃一惊,连忙往前闪避,同时张弓搭箭,回首就是一箭。 杨娜身形一侧,伸手捉住暗月猎手的箭矢,紧接着往前一步追到暗月猎手身后,反手就将箭矢插在了暗月猎手的脖子动脉部位。 观众们见状脖子一凉,齐齐惊叹:“卧槽,真是暴力啊!!” 好在用手拿箭矢攻击伤害判定不高,不过绕是这样,脖子动脉被人插一下,暗月猎手也吓得够呛。 情急之下,暗月猎手抡起手中长弓便往杨娜脑袋上砸去。 逼的弓箭手跟自己近战,杨娜也是作孽不浅。 无奈暗月猎手是标准的普通人,弓箭手玩的再溜,近战方面和杨娜差了至少得两个寄傲。 看到暗夜猎手长弓抡过来,杨娜不慌不忙脚下一错,侧身闪开,同时手一抬,扣动弩弓扳机。 “嗖!” 一支弩箭飞出。 二人相距不过一两米,这个距离杨娜的箭法还是相当准的。 “砰!” 弩箭不偏不斜射在了暗夜猎手脑门上。 中箭的暗夜猎手心中大骇,好像已经近战上瘾了似的,手里长弓抡的越发的卖力。 杨娜施展开身法,闲庭信步般躲过暗夜猎手的一次次攻击,每走一步,便抬手发一箭,暗夜猎手脑袋上的血条也跟着下降一节。 一个脆皮弓箭手能有多少血量,没走几步,暗夜猎手便血条见底,一命呜呼。 说来也是可怜,堂堂职业弓手,一场比赛下来就特么射了一箭……其余时候竟是抡着弓与人搏命。 如果这场比赛杨娜被他活活抡死,当之无愧可以称之为真的猛士,不过现在嘛,只能称之为真的蠢货,现在的暗夜猎手已经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大笑话。 近战弓手?看小说上瘾了吧。 转眼间,又是三局过去。 灵巧的手打出的那点优势也已经被杨娜一个人追了回来。 赛场上,杨娜依旧淡定的把玩着手里的弩弓,淡定神情,睥睨的姿态,俨然已成为观众心目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这特么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女武神啊。 各职业高手也纷纷将杨娜画了重点。 天龙战队,雷公挡看着连赢三场的杨娜,合不拢嘴道:“我以前只知道这姑娘射程极远,没想到她的近战也这么厉害。” 一旁的宁静致远笑道:“怎么样?你遇到她不会输吧。” “开什么玩笑!”雷公挡道:“我可是盾战士,她一个人还能射的穿我的盾牌不成?这三局暗月战队也是倒霉,全都是脆皮职业,如果下一局暗月战队如果上个盾战士的话,恐怕她就没那么顺利了。” “嘿!” 这时宁静致远指着刚被传到赛场的流魂暗月笑道:“你这乌鸦嘴说的还真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