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不堪入目的比赛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不堪入目的比赛

“砰!” 从天而降的哈迪斯重重的“骑”在寄傲的脚上。 “啊……” 观众们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 喵的,这特么得多大仇,竟然招招往哪里招呼,就算游戏里没有痛感,也不能这样啊,太不人道了! 王羽更是崩溃的质问妖孽横行道:“你到底教了他多少!” “没多少……”妖孽横行小声道:“就是教了几招对付其他职业常用起手技能的招式。” 王羽:“……” 《重生》中一共有14个常规职业,除去格斗家两系以外就是12个,每个职业少说有三个起手式,,12*3那就是36招! 一套地躺拳统共才多少招,妖孽横行这是把踢裆的招式全传给寄傲了。 以后寄傲干脆改名叫寄踢裆算了。 寄傲这一脚用了技能,哈迪斯直接被一脚蹬飞了出去,然后趴在哪里浑身颤抖,游戏里并没有痛觉,这小子八成是气的,胯下被人连踢两脚换谁也不能忍。 “嘿嘿!” 寄傲嘿嘿一笑,助跑两步,飞起一脚瞬影连环踢就踹了过去。 然而就在这时,哈迪斯翻身而起,身形一侧,双手抱住剑柄横着一抡,不偏不斜,正砍在寄傲双腿之间,一剑把飞在空中的寄傲给抡翻在地。 “日!” 观众们都傻眼了,特么的,这俩人到底是在干什么。 这时,哈迪斯狠狠地拍打了两下胸部,愤怒的冲寄傲竖中指道:“来呀,互相伤害呀!” 说着,哈迪斯抡着剑就砍了过来。 “啐!你大爷!” 地面上的寄傲啐了口吐沫,猛地往前一冲,躲过哈迪斯的攻击翻滚到哈迪斯身后,抬起一脚踩在哈迪斯膝盖后面。 哈迪斯站立不稳跪倒在地,寄傲起身一脚从后面踢在哈迪斯胯下。 哈迪斯也不甘示弱,不待寄傲收回腿,回手就是一剑正中寄傲大腿内侧。 俩智障如同打红了眼的熊孩子一样,也不用技能了,干脆站在那里,你踢我一脚,我抡你一剑,全都往下三路招呼。 一边打还一边骂:“X尼玛!继续啊,怕你是孙子!” “狗曰的!敢跑你是我孙子!” 台上的观众们一开始先是被二人的凶残唬出一身冷汗,后来干脆是笑出了眼泪。 特么的,大家看了这么多年比赛,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不堪入目的。 “哈哈哈!” 全真教这群败类也是笑得肚子疼,妖孽横行更是点评道;“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学生,准确度和观赏度比对面那小子专业多了!” 王羽彻底崩溃,好好的一场比赛愣是给打成了踢裆比赛,丢人啊……丢人。 冥王界众人现在心里更是写满了懊悔。 特么的,明知道对手无耻下流,还要挑战,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现在好了,自己的队友智商和节操已经被对手拉低到了同一档次……再打下去恐怕就算赢了,也会成为笑柄,甚至可能会是一辈子的污点。 …… 好在这时系统大神及时出手,以污染视听的名义把两个智障儿童驱逐出场,这才让所有人都缓了一口气,这局奇葩的比赛才落下帷幕。 两个蠢货明显已经打上了头,被强制踢下赛场后,依旧隔空竖中指,喷口水直到系统一人发了一张黄牌,二人才安稳下来。 春翔还在旁边乐呵呵道:“说实话小鸡,他们没替补,你应该学学无忌的清真流打法,拉着他一起被驱逐离场……” “就是就是!”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丢人现眼也得有成绩才行啊小朋友……” “靠!” 王羽无语哽咽。 天知道这群混蛋脑子里一天天在想什么,这种情况下还能有这种馊主意,等寄傲这孩子学出来,恐怕就没法要了。 冥王界这边,大伙看着一脸怒火的哈迪斯,不断地摇头。 事已至此,大家都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遇到这么一个抱着屎盆子跟你拼命地流氓,谁敢说自己能忍住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观众席上的各大职业战队高手再次拿出小本子记下:“妈的,好鞋不踩臭狗屎!” 经过一番喧闹,场上的气氛终于平静了下来。 比赛继续进行。 灯光一阵闪动后,分别照在了包三和迅雷之剑身上。 “哇……系统这是故意的吗?” 看到被选中的二人,全真众人激动的握紧双拳。 妖孽横行笑眯眯道:“三儿,打不过了就学学小鸡!给他留下阴影也是好……” “啪” 妖孽横行话未说完,被王羽一巴掌按在了地上。 这厮还真是个妖孽啊,全真教这一群家伙本来就够猥琐了,被这小子一带,以后指不定成什么样呢。 死神的左手见包三上场,也提醒迅雷之剑道:“老雷,你千万别学二哈啊。” “放心!”迅雷之剑道:“我又不是没脑子的人!” “你特么说谁没脑子?”哈迪斯大怒着就要伸手抓迅雷之剑。 与此同时白光一闪,迅雷之剑被传送到了赛场上。 ……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狭路相逢勇者胜。 包三和迅雷之剑之间的仇怨不可谓不深,比赛尚未开始,大家就闻到了浓浓的火药味。 看着对峙的二人,春翔的猥琐劲又上来了,推了推旁边的寄傲问道:“你说,包三能打的过那小子吗?” “能!”寄傲想也没想回道。 “嘿嘿!”春翔道:“我赌打不过,你赌不赌!” 听到春翔的话,明都等人纷纷道:“哇,春狗你好奸诈!竟然不信任包三!” “怎么?你们有赌的嘛?” “我出一个金币,压迅雷之剑胜!” “我出俩!” 比赛还没开始,一群败类就开始给自己寻求安慰。 “你呢无忌?”春翔笑眯眯转过脸问道。 无忌淡淡的拿出两张纸道:“我压打得过!” 春翔一看,只见无忌手里的两张纸一张写打得过,一张写打不过。 “几个金币?” “压金币多没意思!”无忌冲寄傲挑了挑眉毛道:“咱们谁输了就让寄傲踢两脚怎么样,至于踢哪里你懂的,来来来下注了。” “靠!这个刺激嘿!”众人兴奋,纷纷下注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