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危城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危城

亚瑟的石刻(任务物品) 物品介绍:余晖城老石匠亚瑟的石板,上面似乎记载着什么秘密。 使用需求:无。 看到石板属性,王羽淡淡的笑了笑,随手收了起来。 原来是触发性的任务物品。 触发性任务是《重生》的一大特色,毕竟练级这种事过于枯燥,为了不能玩家们感到厌烦,设计师在怪物身上添加了很多有趣的触发性任务。 这些任务难度有高有低,奖励也是非常丰厚,什么经验装备之类的,总之比单调的刷怪有趣得多,通常这种任务被玩家们戏称为“奇遇” 相对于全真教其他人来说,王羽刷怪还是比较努力的,所以也遇到过不少“奇遇”,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王羽运气不佳,奇遇任务给的奖励大多数都是经验值。 所以看到这个石板的时候,王羽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而是继续刷怪…… 可刷了没多久,王羽突然收到了一条系统提示:威利爵士似乎有事情找你。 “威利爵士?” 看到这条系统提示王羽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思索了一下才想起来前任余晖城城主貌似是叫这个名字来着。 王羽并不是什么管理型人才,打架斗殴还成,别说一个主城了,就算一个小行会他都不见得能管理的好,因此王羽担任城主后就把威利留在了城主府做代理城主。 这也是系统为了方便玩家管理主城所特意设置的功能。 见是代理城主找自己,王羽这才停下了刷怪,跳到了一旁。 平日里其实也没什么大事,鸡毛蒜皮的小事威利自己就能解决,这次突然通知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己解决,保不准还可能是任务什么的。 练级这种事可早可晚,隐藏任务,那就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了。 想到这里,王羽果选择了回城。 回到城主府,城主威利和往常一样呆在议政厅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看到王羽回来,威利连忙换作一副忧心忡忡的面孔迎了过来。 看到没有,这NPC的变脸速度就是这么神奇。 “威利爵士,请问您喊我来有什么事吗?” 王羽客气的问道,其实王羽也知道,无缘无故被NPC召唤,八成是有任务。 作为正牌城主,被一个代理城主呼之则来,王羽这城主做的挺没尊严的,但是没办法,人家是NPC,有固定的活动范围,王羽也只能忍了。 游戏里嘛,NPC还是得拉好关系的。 “城主大人”威利恭敬的回道:“属下近日发现余晖城西城城墙有些损坏,不知道是何原。” “城墙损坏?”王羽闻言纳闷道:“难道是年久失修了不成?” 这余晖城也算是一座古城了,城墙有损坏也很正常。 “或许吧!”威利不置可否地说道:“这个还是劳烦城主大人前去调查一番为好!” 与此同时,王羽接到了系统提示:你触发了隐藏城主任务“危墙!”任务等级:无,是否接受? 城主任务是主城城主以及管理区最高领导所特有的任务,这种任务奖励大部分都是主城荣誉和声望,一般情况下是不能拒绝的,因为拒绝的话,在主城百姓心目中的威望就会降低。 等到威望降低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有可能触发平民NPC的暴乱…… 莫说王羽是一城之主,有着艰巨的责任,就算只是一介布衣,到手的任务也不能放弃不是。 “接受!” 王羽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确定。 系统提示:你接受了隐藏城主任务“危墙!”任务等阶:无。 任务需求:去西城危墙处看看,探察围墙的真相。 任务提示:本任务是特殊任务,放弃任务或拒接任务城主威望清零。 果不其然,系统还是一如既往的坑爹。 人家从不跟你说这个任务是必做任务,但是你敢放弃或者拒绝接受,后果也是你所不能承担的。 …… 离开城主府,王羽一路小跑来到了西城。 西城区是剑指苍穹行会的管理区,城区的建设和行会玩家的辛勤刷贡献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虽说剑指苍穹规模远不及血色盟,但是架不住人家有钱啊。 就龙腾公司这个尿性,只要有钱什么事都比别人效率的多。 西城区在剑指苍穹大力砸钱下,目前已经算是余晖城发展最快最豪华的城区了,其会长队长别开枪的威望甚至比之王羽也差不了多少。 按照系统所给的坐标,很快王羽就来到了威利所说的危墙下。 余晖城城墙高大坚固,固若金汤,可是现在的这段城墙不知道究竟经历了什么,城墙墙砖之间的缝隙全然裂开,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嗖!” 王羽刚想离近了看,突然一支箭矢从暗处飞来。 王羽微微一侧身,箭矢落空,这时一堆玩家从危墙附近的隐蔽位置跳了出来。 同时为首的一个高大的玩家还兴奋道:“你小子别跑,妈的,等了一天了,老子终于……咦?” 那小子正兴奋着,可当他看到王羽的相貌时,顿时就傻住了:“牛贱……哦不,铁……城主?” “哦?”王羽回过头看了那高大的玩家一眼,微笑道:“熊大,原来是你啊。” 这高大玩家王羽并不陌生,正是剑指苍穹的二号人物熊大等等俺。 王羽平日里不喜欢记人名,很多高手如果没有太多特点都会过目就忘,之所以对这小子有印象不是因为他那个性的ID,而是这小子曾当着王羽的面要灭掉全真教,如此嚣张的不知死活的家伙,王羽自是记忆颇深。 “是……是我。” 熊大等等俺当初在几千人的保护下,被王羽踩爆了脑袋,心中至今还有阴影。 这小子在这里守着,就是为了守株待兔等破坏城墙的真凶,此刻在这里看到王羽,那心情别提多绝望了,说话都有些磕巴。 喵的,这位爷要是破坏城墙的真凶,那这次的任务恐怕只能到这了。 不过到底是大行会的二当家,这么多兄弟看着呢倒也不至于认怂,于是熊大等等俺鼓足了勇气问道:“铁城主,您来这里玩什么呢?” PS:昨天是好朋友的祭日……哎,十年了,物是人非,如今他坟头草都三尺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