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瞭望台上的BOSS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瞭望台上的BOSS

常言道,有备无患,无忌这种家伙,自然算计的面面俱到。 水源,是海贼们生活的必需品,大战在即,即使春翔的毒不能将海盗们尽皆毒死,也能大大消弱海盗们的实力。 至于瞭望台那就更重要了。 从方才的一波试探不难看出,这些海盗是系统模式下的精英小怪,AI方面,十分有限,所有的行为都是根据仇恨来行动的,而瞭望台上的警钟就是海盗们最重要的信号。 只要把警钟毁掉,就能给大家以更充足的时间准备。 春翔的实力放到职业高手里都算是高水准的,无忌并不担心,况且海港城广场上平时并没有海盗,春翔只是下个毒而已,有一票小弟在,全身而退还是轻松地。 而北冥有鱼就不同了,既然城内一有风吹草动警钟就会响,可见瞭望台上不仅有海盗站岗,而且站岗海盗的AI绝对不会太低。 毕竟以普通小怪的智商而言,在没有诱因的情况下,玩家只要不踏入他们的仇恨范围,他们就会对玩家视而不见,能够警觉地敲响警钟通知其他海盗,可见站岗怪物不仅AI很高,还可能是个BOSS。 其实北冥有鱼实力也不弱,击杀看守BOSS的实力还是有滴,但是北冥有鱼的主要目标是钟,看守怪物发现不对肯定也会先敲钟。 控制住对手的行动比起击杀对手难了不知道多少倍。 北冥有鱼再强,面对BOSS也不可能有碾压的实力,想要杀死对手已经极难,组织BOSS敲钟明显有些难为人。 所以,无忌特意让王羽跟上,就算王羽也不能压制住BOSS,起码也能拖住BOSS,给北冥有鱼充足的时间。 至于为什么不干脆让王羽去偷钟,很简单,溜门撬锁偷东西是刺客职业的看家本事,王羽再怎么牛逼,终归是个格斗家,不能戗行破坏游戏规则,写书也得遵循基本法不是……虽然本作者喜欢偷偷水字数,可本书还是很严谨滴。 …… 正如无忌所料,春翔很顺利的潜进海港城,将包里的所有虚弱药剂一股脑的倒进了滤水池。 春翔这虚弱药剂是特意配置的稀有药剂,可以根据药量叠加虚弱时间,有一万金打底,春翔自然也不会小气,一口气倒了一百份进去,估计接下来的一百分钟内,海盗们的实力都会保持在70%的状态了。 一份成本费都有50金,春翔这次算是下了血本。 与此同时,王羽和北冥有鱼二人也飞上了瞭望台。 二人趴在瞭望台的房檐上往下猫了一眼,瞭望台内的景象一览无余。 瞭望台空间只有十几平米,瞭望台的正中间有一口大钟,大钟的旁边则站着一个身材纤细的青年人。 那人带着个瓜皮帽,瓜皮帽下是打卷的头发,两只护目镜紧紧的扣在眼睛上跟个飞行员似的,鼻子挺长看起来有些诡异。 而且这小子手里并没有其他瞭望手那样的制式火枪,而是一把弹弓…… 不愧是守着瞭望台的BOSS,果然和其他妖艳贱货不一样。 王羽探测术丢过去,BOSS的属性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谎言之子·乌苏(LV60)(黄金)(史诗) HP:5000000 MP:20000 技能:重锤,烟星弹,银河乱舞 天赋:吹牛逼 “尼玛!” 看到BOSS的造型和属性,北冥有鱼下巴都掉下来了,惊叹道:“TNND,龙腾公司抄的这么明目张胆就不怕被告侵权?” 王羽笑:“你以为龙腾公司是什么发展壮大的……” 虽然王羽刚接触网游,但是一直跟无忌一伙人鬼混,对龙腾公司这点小八卦还是耳濡目染的。 “啧啧啧。”北冥有鱼感叹道:“就算龙腾公司不被告,作者也会掉粉吧。” 王羽探手:“那跟我们的任务有啥关系,写同人的多了去了。” “BOSS的天赋是吹牛逼欸……岂不是你的克星?”北冥有鱼又道。 “老子又不是母牛!”王羽的回答让北冥有鱼无言以对。 …… 北冥有鱼作为刺客,潜行术那都是从小就学的技能,再加上土遁术想要潜入瞭望台并不难。 玩笑过后,北冥有鱼开启潜行术,小心翼翼的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啪嗒!” 一声轻响,北冥有鱼落地,而乌苏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去。 到底是黄金级别的史诗BOSS,乌苏的感官极其敏锐整个瞭望台内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感觉的到,何况北冥有鱼这么大一个人落地的声音。 这乌苏也是干脆的很,听到附近有人落下,二话不说左手中弹弓一举,右手往后一拉,对着北冥有鱼落下的地方就射了一发弹珠过去。 这可是60级史诗BOSS的攻击,北冥有鱼一个脆皮刺客自是不敢硬解,下意识地就使出了土遁术,整个人钻到了地下。 然而北冥有鱼钻入地下后立马就后悔了。 喵的,北冥有鱼刚才落地的地方就在大钟前面,其身后就是大钟。 北冥有鱼躲开了不要紧,这一下岂不是打在了钟上,钟声一响,海盗齐出,恐怕无忌所做的一切布置都会被打乱。 布置一旦被打乱,任务八成就会失败。 其实北冥有鱼也知道以王羽的好脾气,任务失败大不了丢座城而已,只要朋友在一起去哪里流浪都一个样,可北冥有鱼是职业玩家出身,比谁都知道一座主城的意义。 这要是真的因为自己的失误搞砸了任务,恐怕这一辈子北冥有鱼在王羽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看着弹珠在自己脑袋上飞过,北冥有鱼的眼里蓦地闪过一丝绝望。 就在北冥有鱼以为大钟会被弹珠打响海盗们会倾巢而出的时候,就在这时,王羽的身影从天而降,大手猛地往下一按。 “啪!”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弹珠的弹道被王羽一巴掌打偏,落在了地上,将地板射出了一个小洞。 王羽站在北冥有鱼斜上方,渊渟岳峙稳若泰山,王羽的形象在北冥有鱼心目中也更加高大起来,无论是精神层面,还是视野角度。 “咦?” 那BOSS见王羽突然出现不由得微微一愣,惊讶地咦了一声,然后冷声道:“你是什么人?敢在我们海港城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