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全军覆没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全军覆没

“妈的,快跑!” 眼见全真教的大船撞过来,火流牙大叫一声,掉转船头扭头便跑…… 奈何不是所有人都有火流牙这么机警,不待火流牙溜远,全真教的船已经撞在了其他船上。 “啪……” 如此大船撞在小船上,根本没有丝毫阻力,就连声音都是微乎极微,黑龙会的小船尽皆被碾得粉碎,所过之处皆是破碎的木板漂浮在海面上…… 至于黑龙会的玩家嘛……穿都成这样了,玩家自然也跟着船毁人亡,除了几个比较聪明的家伙在全真教的船要撞到自己的时候,跳下海躲过了一劫外,其他被全真教撞到的玩家全都被碾压成了白光。 “卧槽卧槽!太爽了!” 甲板上,寄傲见黑龙会的船在王羽的大船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兴奋地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男人嘛,天生就喜欢驾驶,尤其是这种具有碾压性杀伤力十足的大家伙,对男人来讲绝对比美女还有诱惑力。 全真教其他人年纪都比较大,还能控制得住自己,寄傲这种小孩子看到这一幕,难免情不自禁。 这小子一边叫喊着,一边钻进了驾驶舱抓住舵盘开始手控操作。 火流牙这边侥幸躲过全真教撞击的船只刚重新集结好阵型,要发动第二次进攻,全真教的的船突然船身一侧,来了个急转弯。 众所周知,在水面上体积越大,造成的水流流动就越大,寄傲这一甩船不要紧,水面被甩出一圈波浪,黑龙会的船只被波浪荡漾的高低起伏,阵型再次乱成一团。 这时,寄傲已经驾驶着船调过头,冲进了黑龙会的船阵中。 “啪啪啪……” 一声声碎裂声伴着白光响起,黑龙会的船阵又一次被寄傲碾压而过,损失过半。 “撤退!撤退!” 此时火流牙已经明白了过来,自己这边的船的和对手根本不在一重量级上,想要靠人多取胜是不可能的,于是乎连忙招呼着残存部队往岸上撤。 可现在全真教的大船已经提速完毕,黑龙会的人力小船哪里能跑的过魔动力航母。 寄傲将船速飙到最高,跟在后面一路冲了过去,惨叫声与破碎声齐飞,白光共海水一色……一路碾压过后,黑龙会仅存的船只也彻底全军覆没。 瀛洲岛,佐贺城,遗忘之海。 全真教带着卡尔乘着巨船扬长而去,渐渐地消失在海平线上。 佐贺城港口不远处,全真教肆虐后留下了一片狼藉,海面上尽是碎裂木板和船体,以及趴在木板上狼狈不堪的黑龙会玩家。 看着全真教远去的孤帆,火流牙心中在流血。 有诗云,全真已劫卡尔去,此地空余火流牙,全镇一去不复返,流牙心里血再流…… 额,水的过分了,不过火流牙心中流血却一点也不夸张。 卡尔手里可是拿着佐贺城的城主印章的。 玩家和NPC不通,玩家拿到印章后可以直接走马上任,如此一来卡尔被劫走的意义那就相当于佐贺城城主的位置自此以后,已经不属于黑龙会了。 其实吧,佐贺城是瀛洲岛最偏僻的一座主城,价值并不大,只是占据了港口优势而已。 瀛洲岛是一座孤岛,只要黑龙会以及其他五城还在,即便这座城被别人抢走,想要夺回来也不难,只是稍微费点功夫而已。 火流牙不是输不起的人,之所以心中滴血主要是因为全真教灭了自己手下的船队…… 船,对于一个港口城市来说有多重要,这个自是不用细讲,关键是游戏里可没有什么造船技术,黑龙会的船队的船只那都是行会玩家失败无数次后,一点点纯手工打造出来的。 这个剑与魔法的时代,生产力如此低下,造一艘船所耗费的心血常人难以想象。 黑龙会倾全会之力才打造了一支船队,因为佐贺城是港口城市所以才让火流牙拿来充门面,此刻却被人打的渣都不剩,火流牙现在的心情绝对是哔了狗的。 把船队毁了都没把卡尔抢回来,两件事合起来,火流牙脑袋都大了。 这尼玛要么把船队重新组建好,要么就把印章抢回来,不然火流牙就没法交代了,保不准饭碗都得丢。 “老大,还追不追?” 这时,一个长着小胡子的玩家探头探脑的伸过脑袋来问道。 这小胡子是火流牙的心腹,叫火牙裂,听名字就知道这小子和火流牙的关系不一般,火流牙围堵全真教的谋略就是火牙裂设计的,可以说是火流牙手最信任的狗头军师。 “追?”火流牙看了火牙裂一眼,没好气的回道:“追个屁!我们游泳去追吗?” “可是现在你要是不把卡尔手里的印章追回来,恐怕我们俩都得完蛋。” 火牙裂是个聪明人,自然也知道现在火流牙的处境,就他俩这关系,火流牙要是丢了饭碗,火牙裂肯定也没好果子吃。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火流牙郁闷道:“我如果有办法,也不至于郁闷成这样。” “要不,我们找人吧。”火牙裂想了想道。 “找人?”火流牙皱眉道:“找谁啊?问题是现在我们没船,根本去不了勇者大陆好吧!” “这好办!”火牙裂道:“我们找勇者大陆的人就是了,事成之后让他们把印章邮寄过来。” “这行吗?”火流牙闻言眼前一亮,不过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虽然瀛洲岛这边的玩家实力较之勇者大陆玩家普遍要低,但火流牙到底是当领导的,也不难看出全真教这群家伙绝非一般高手。 “没问题的”火牙裂道:“我在论坛上倒是认识几个在勇者大陆混的高手,专门做这种生意,要价是高了点,可总比咱俩丢了饭碗要强吧,你要是同意,我这就下线去给他们发邮件。” “这个……” 火流牙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 火流牙是一个很自负的人,如果他有一点法子,也不会求助于别人,但是现在也是没办法。 犹豫了片刻后,火流牙只得叹了口气道:“行,就这么办,这事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