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诱饵血色战旗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诱饵血色战旗

对血色盟来说,这可算不上小事,毕竟在余晖城血色盟除了全真教基本上没有什么天敌,而恰恰就只有全真教才这么对付过血色盟。 此时此刻正如彼时彼刻,血色风语能想到的事,别人自然也能想得到,尤其是现在余晖城还来了一个封城行动,难不成是全真教要关门打狗? 一时间血色盟的玩家,又回忆起被全真教支配的恐惧…… 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血色盟又有两个大佬被人莫名其妙的做掉,见此状况血色盟内部顿时被搞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即便血色战旗亲自出来辟谣,大家也以为是血色战旗有意稳定军心不敢尽信,潜意识里生怕某只牛提着哭丧棒打上门来。 刺王会这次也算是借着全真教的威慑力狐假虎威了一把。 见自己的小弟自己把自己给吓成这样,血色战旗欲哭无泪道:“无忌老大,你可不能坐视不管啊……他们现在都怀疑是全真教干的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血色盟非得给整散了不可。” “哦……”无忌摆了摆手道:“那就让你的人散了吧!” “散了?”血色战旗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道:“我知道了,你是怕我目标太明显是吧。” 说完,血色战旗给带来的盾战士们下了解散的命令,血色盟众人一哄而散,街上很快便剩下了全真教一伙人和血色战旗。 “我们也走吧!”见血色盟的人都离开,无忌又冲全真众人摆了摆手。 “啥?无忌老大你什么意思?”见无忌让全真教的人也离开,血色战旗登时就愣住了,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血色战旗虽然和无忌交际不太多,但是几次的合作下来也深知无忌不是那种不讲道义的小人,这次怎么会这样? 刺王会这群家伙实力可不弱,如果全真教的人不保护血色战旗,血色战旗离死可就不远了。 血色风语血色修罗被干掉,最多也就是搞得行会上下不安,要是血色战旗这个老大也死了,恐怕血色盟就得有人退会了……全真教在余晖城的威慑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无忌淡淡道:“你自求多福吧!我们走!” 说罢,无忌转身就要离开。 全真众人虽然有些不明白无忌的意思,但还是很听话的各自散去,唯有王羽惊讶的拽着无忌道:“真不管老旗了?” “管他作甚!刺王会和血色盟的恩怨管我们屁事!”无忌皱眉道:“你最好也离得远远的!” “可是!”王羽刚要说什么,突然接到了无忌的私信:“快走,不要问为什么,离的越远越好!” 和无忌一起玩游戏这么久,王羽也知道这小子诡计多端,这么做指不定又想出了什么主意,于是点了点头装作无奈的样子道:“好吧!” 说完,便一个纵深就跳上了房顶,往远处奔去。 全真教众人相继离开,见大街上只剩下自己孤家寡人,血色战旗郁闷的快哭了,心里狂草了无忌祖宗一百八十遍,同时暗恨自己瞎了狗眼,竟然相信全真教这群混账。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胡同里,一个潜行中的刺王会刺客拉开了行会频道:“血色战旗这王八蛋落单了!” “落单了?这小子还敢落单?你没看错吧?”南天巨神诧异道。 现在刺王会的人正刺杀血色盟高层呢,血色战旗还敢落单要么就是有诈,要么就是这小子有病…… “没看错!”那刺客回道:“我眼睁睁看着那些盾战士走的,血色战旗现在就在酒馆门口。” 这时无痕子说道:“血色盟的盾战玩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铁牛在不在!” 刺王会这群人全都是刺客职业,刺客虽然对盾战这种铁乌龟造不成威胁,但是盾战也别想追上刺客,刺王会的目标是血色战旗,所以也不怕有血色盟玩家在,唯独怕全真教的王羽。 刺王会众人可是可王羽正面交手过的,对王羽的实力有着长足的认知,在他们眼里,有王羽在胜过血色盟一百个高手。 “也走了!”刺客回道。 “不会是在附近埋伏呢吧?”南天巨神这是被坑怕了。 “咦?” 南天巨神话刚说完,无痕子眼前一暗,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空中飘过,无痕子手搭凉棚抬头一看,当即在行会频道发消息道:“没埋伏,我刚看到那个铁牛往南城去了!” 就在这时,盯着血色战旗的刺客也突然叫道:“要来赶紧来,血色战旗要跑路了!” “跟着他,别让他跑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无痕子和南天巨神等人登时就急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诶,要不是血色战旗出卖,刺王会现在最多就是躲躲藏藏,还不至于又搭钱又搭命这么悲惨。 眼见罪魁祸首落单,怎能错失良机?要知道,血色战旗可是有几万小弟的大行会会长,这一次不收拾他,以后就没机会了。 至于一旁有没有埋伏真那么重要吗?很显然,不重要……刺王会也是一个顶尖高手团体,实力比之全真诸人并不弱,会长无痕子更是习武之人,实力远超常人,兼之众人都是刺客,打不过还能跑路,刺杀这一专业而言自是有绝对的自信 这些家伙唯一忌惮的就是王羽,如今王羽已经远去,刺王会当然就没了顾忌,说话间,所有人开启疾行往血色战旗的坐标位置跑来。 …… 血色战旗这边,也收到了无忌的消息:“老旗,不要怕,我们在暗中保护你呢,你现在往城主府位置走!别回头!刺王会的人马上就要来了!” “靠!” 血色战旗看到无忌的消息,立马明白了无忌的想法,郁闷道:“无忌老大,不带你这样的,竟然拿我当诱饵。” 无忌无奈道:“没办法,我们全真教都没你欠揍啊……唯一一个更欠揍的他们还不敢揍……” “……”血色战旗发了个无语的表情道:“当诱饵不要紧,能不能留几个人,让我大胆点。” “不行!”无忌道:“留人多了显得心虚,对方就不上钩了。” “人少了我心虚啊……”血色战旗蛋疼,同样的话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