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螳螂捕蝉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螳螂捕蝉

血色战旗虽然是血色盟这种大行会的老大,但是就实力而言,血色盟并不算太出众,比起普通高手玩家要强不少,可是可全真教或者刺王会的这些高手一比,就要差上很多了。 被刺王会惦记上,血色战旗心中自然是诚惶诚恐,没奈何,只得按照无忌的指示,往城主府走去。 好在城主府离酒馆只隔着一条街,没多大会功夫,血色战旗就来到了城主府门口的不远处。 就在血色战旗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就在这时刺王会众人也一路隐身加疾行,追到了血色战旗身后。 刺王会的玩家现在都隐了身,血色战旗并未意识到身后有人,而血色战旗的一举一动,刺王会众人看的清清楚楚。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南天巨神可是被血色战旗给坑惨了,丢钱不说还丢人,此刻看到血色战旗,蹭的一声,无名火就烧到了头顶,二话不说提着匕首就冲到了血色战旗身后。 血色战旗只觉得觉得背后一阵凉风袭来,紧接着其身后的空气一阵扭曲,南天巨神在空气中,显出了身形,双手抱着匕首就捅向了血色战旗的后腰。 血色战旗的职业是笨重的骑士,身体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反应速度,当他察觉到背后有人偷袭的时候,想要躲避已然来不及了。 然而就在血色战旗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南天巨神和血色战旗之间空气又是一阵扭曲,一个黑衣刺客凭空出现在二人之间。 那刺客出现的同时,右手一抬,手中漆黑色的匕首斜刺里伸到南天巨神和血色战旗之间,轻轻往上一挑,不偏不斜挑在了南天巨神的匕首上。 “当啷!!” 一声清响过后,南天巨神的匕首被格挡到了一旁。 这时血色战旗也已经侧过身来,看到吗黑衣刺客后激动道:“鱼哥,你来了!” 这黑衣刺客,正是无忌派来暗中保护血色战旗的北冥有鱼。 “咦?” 南天巨神也不是省油的灯,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南天巨神神情一滞,左手一翻又掏出一把匕首横着扫向北冥有鱼! 在网络游戏中,玩家的属性和身材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你就算骨瘦如柴,只要是力量加点,也能一把甩翻一个五大三粗的法师。 所以,相对而言身材高大倒不是什么优势。 毕竟身材越大,目标就越大,反正身材小,就不容易被人命中。 因此玩家只要不是以挨打为生的坦克职业,基本上没人会把自己的身材做的太大。 而南天巨神的身材,那就是先天优势了。 这小子踮着脚站起来也就一米三左右,他这一挥匕首直接就奔着北冥有鱼的下三路去了。 这样他攻击点,总是让人很尴尬。 北冥有鱼身材也不算高大,南天巨神这一下正对着北冥有鱼的腰部,北冥有鱼跳起来会被扫中脚踝,蹲下就会被抹了脖子……可以说是上不能跳下不能蹲,只的往后一跳,双脚蹬在身后的血色战旗背后,猛一用力半空中一个翻滚闪过攻击滚到了南天巨神的身后。 血色战旗被北冥有鱼这么重重一踏不由得一个趔趄往前走了几步,稳住身形后血色战旗抽出骑枪就要转身帮北冥有鱼对付南天巨神,可还不等血色战旗转过身来,二人周围空气一阵扭曲过后无痕子一伙人出现在了三人周围,将三人围在了中间。 血色战旗见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 一个南天巨神,血色战旗都不见得打的过,此时刺王会十五个人已经到齐,北冥有鱼再厉害也不是王羽,对付一个两个还行,对付十几个同级别高手,俨然还是有点难度的。 就在这时,血色战旗耳边想起了北冥有鱼的声音:“别回头,快往城主府跑,不用管我!” 这种情况下,当然是保命要紧,死两个不如死一个……血色战旗听到北冥有鱼的指令当即低头俯身,一记冲锋头也不回的往城主府方向跑去。 骑士的冲锋判定极强,刺客自然拦不住,无痕子等人也只得分出人手跟在血色战旗身后往城主府跑。 剩下的刺王会众人,则转过身来,将北冥有鱼围了个严严实实。 南天巨神仗着人多势众,拽着两把匕首再次冲到了北冥有鱼身旁,抬手便刺。 北冥有鱼往后微微一退,挥手便将南天巨神格挡到一旁。 北冥有鱼可是有着佣兵王之称的高手,虽然是全真教后起之秀,但实力并不逊色全真那几条老狗,甚至比起寄傲包三,还要略胜一筹。 只见北冥有鱼匕首章法有度进退有条不紊,南天巨神提着两把匕首上窜下跳的连番攻击,打的花里胡哨的却是尽然被北冥有鱼挡下。 “咦?” 见北冥有鱼身手如此彪悍,稳压南天巨神一头,无痕子不由得一愣,当她看到北冥有鱼胸口的阴阳鱼徽章后,忍不住问道:“你就是名剑道雪?” 北冥有鱼是全真新人,全真教的刺客玩家,无痕子就记得一个名剑道雪,可是那小子实力一般啊,怎么强到这个地步,莫非全真教实力最低的玩家都有这个水准? “不是!” 北冥有鱼闻言,淡淡的回了两个字。 虽说刺客名声越低调越好,可是被人认成别人,北冥有鱼心中也是不太舒服。 而无痕子却诧异道:“全真教的无名小卒也这么厉害?” “靠!” 北冥有鱼心有不甘,自己怎么就无名小卒了。 可还不待北冥有鱼自报家门,无痕子紧接着又对手下下令道:“这只是全真教的无名小卒,不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赶紧把他收拾了!” 周围的刺王会其他玩家接到命令,立即提刀便上,攻击从四面八方刺向了北冥有鱼。 北冥有鱼见状,一脚踢开纠缠自己的南天巨神,大头朝下一脑袋撞向了地面。 “??” 在刺王会众人的惊讶中,北冥有鱼一头钻进了地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不远处血色战旗也已经被刺王会的人堵在了城主府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