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好兄弟讲义气嘛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好兄弟讲义气嘛

站起身,无痕子脸色复杂的看了王羽一眼,旋即愤恨的说道:“哼,我们走!” 说着,无痕子带着刺王会一干人等就往城主府外走去。 走到城主府门口的时候,无痕子突然转过身来,脸色柔和的对王羽道:“你如果没有结婚的话,我不介意当你老婆的!” “……” 全真众人闻言,均向王羽投去了诡异的目光。 而王羽则是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用实际行动回绝了无痕子,就好像当年南海仲裁我国的态度一样,这种问题都不屑于参与,更不屑于回答。 毕竟王羽和穆子仙那可是患难夫妻,其感情性质早就已经变成了不可割舍的亲情。 俗话说得好,曾经沧海难为水,爱情,那是小孩子玩意儿…… “哼!臭男人!”无痕子见王羽这般态度,恨恨的撇了撇嘴,转身带着刺王会消失在了城主府外。 “啧啧啧……” 见无痕子一伙人走远,全真众人不由得啧啧感叹道:“其实那妞身材不错嘿。” 无忌更是一脸猥琐的说道:“重要是的,她还会易容术!” “是吗?”大伙更激动了:“好可惜啊……拥有她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啊……你说让她易容成佟丽娅怎么样?” “你们这群智障老古董!如果是我我就让她……” “行了,别扯淡了!”王羽满头黑线的打断众人的意淫道:“还有完没完了!” 王羽知道全真教这群王八蛋只是拿这事开玩笑而已,可就这群智障的思维,讨论下去指不定会胡说八道什么呢。 大家互相吹牛比没毛病,要是让穆子仙知道,那就很有毛病了……女人嘛终归不是理性生物,面对这种事必然会有自己的心思,王羽可不想让穆子仙心里不爽。 毕竟和用欺负女生的行为博取女生注意力一样,靠异性缘来让老婆吃醋获得存在感,那是小朋友才会干的幼稚事情。 “哈哈哈!”全真众人哈哈大笑道:“牛啊,你果然畏妻如虎,看来游戏圈第一高手应该是铁牛夫人!” “你们懂个屁!”王羽鄙视的看了全真众人一眼,用春翔那种成熟的口吻道:“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疼老婆的男人。” “是吗?”大伙斜视王羽。 “当然!还有没老婆的男人!”王羽淡淡的补充道。 “靠!!” 众人郁闷。 …… 玩闹过后,王羽等人也离开了城主府,明都等人自然是去刷日常本,而王羽和无忌则是重新回到了酒馆。 酒馆里,血色战旗已经恭候多时了。 虽然在抓捕刺王会的行动中,全真教众人是主力,但血色战旗终究也帮了不少忙,不仅核心玩家死了个好几个,自己还当了一次诱饵,损失固然不大,精神补偿还是得有的。 不得不说,NPC办事效率就是快,这才多大会功夫,被刺王会搞得乱七八道的酒馆就已经翻修完毕。 血色战旗坐在酒馆最显眼的位置,身边跟着血色修罗和血色风语等血色盟的核心成员。 看到王羽和无忌进门,众人忙不迭的起身相迎道:“牛神,无忌老大,这边。” 说着,血色修罗还十分狗腿的给王羽搬开了凳子。 能让血色盟大佬们如此毕恭毕敬的人,估计除了王羽以外也只有血盟的老板了。 王羽和无忌二人落座后,血色战旗小心翼翼的问王羽道:“牛神,你叫我在这里等着你有什么事?” 王羽的性格向来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见血色战旗如此恭敬,王羽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印章能找回来,多谢血色老大帮了我不少忙。” “牛神哪里话!”血色战旗客气道:“你我兄弟行会,自然要互帮互助,这话您就见外了。” “就是就是!”血色修罗几人也在旁边随声附和道:“以后有什么事,只要牛神一句话,我们血色盟必然会来捧场子。” 看到没有,到底是当过领导的,哪怕是血色修罗这样的二货,这种场合说话都让人爱听。 “哈哈!”王羽笑着道:“亲兄弟明算账,血色老大你们也损失了不少,这点小钱,不成敬意!” 说着,王羽身边的无忌掏出了五个钱袋子,码在了桌子上,然后推到了血色战旗面前。 这钱袋子是一万金一个,整整五万金。 “这……” 全真教平日里爱占便宜不假,可也讲义气,该分钱的时候绝对不会少人一分! 和全真教合作过几次,对于全真教出手之豪迈,血色战旗等人还是见识过的,但是这次血色盟不过死了几个人而已,王羽就拿出了五万金酬谢,着实让血色战旗等人惊诧不已,心里甚至都有些恐慌了。 喵的,这俩货不是憋着什么坏呢吧。 想到这里,血色战旗慌忙推辞道:“牛神,我们这次没什么损失的,你这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无忌接茬道:“我们全真教纵横天下这么久,没有什么朋友,这次血色老大能第一时间站出来帮忙,肯定是把我们当兄弟的,这份感情就不止这些钱,如果不是全真教那群王八蛋贪财,另外十万金我也应该给你拿来。” “这……”听到无忌这话,血色战旗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这才放心道:“既然无忌老大这么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一边说着,血色战旗将钱袋收了起来。 见血色战旗收钱,无忌微微一笑道:“这才是好兄弟嘛!对了,我有个好项目血色老大干不干?” “好项目?”血色战旗心中咯噔一声,随后问道:“什么项目!” “嘿嘿!”无忌嘿嘿笑道:“血色老大有没有听说过海上航线?” “必须的啊!”血色战旗道:“昨天不还全服公告呢嘛,牛神就是厉害,在下佩服!” “那都是虚的。”无忌眯着眼睛道:“如果不出意外,海上航线将是一条发财之道,可惜啊,我们全真教就我们十几口人诺大的地盘看不过来啊!” “这……”血色战旗闻言惊喜道:“无忌老大,您这是什么意思?” “啪嗒!” 这时,王羽一抬手,把佐贺城的印章丢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