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激动地血色战旗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激动地血色战旗

没有海上航线,佐贺城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儿,对于黑龙会来讲,有它不多,没它不少,毕竟瀛洲三岛六城,黑龙会已占其五,早就被倭国玩家默认为瀛洲岛的统治者。 而火流牙在佐贺城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顶城主的缺,然后看守拥有城主印章的卡尔而已,说白了就是起到狱卒的作用。 现在佐贺城的大权已经落在了血色战旗手里,火流牙等人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了意义。 况且血色盟可不好惹,玩家平均实力高出黑龙会玩家一截,而且总人数比之佐贺城的黑龙会玩家也不少,真要是打起来,火流牙肯定不是一合之敌。 尤其是刚才火流牙为了泄愤还堵了血色战旗,血色盟和黑龙会梁子算是结下了,现在不赶紧跑,难道等着被收拾吗? 城丢了没被炒鱿鱼就不错了,还带着一票手下送死,这要是追究下来火流牙几个脑袋都不够顶罪。 既然老板黑龙王已经下令撤退,火流牙自然是没有丝毫犹豫就脚底抹油。 …… 余晖城,传送阵内。 光芒闪过,血色战旗一伙人和王羽出现在了余晖城。 “好了,没事了吧!”王羽问道。 “没事了,牛神这次真是谢谢你!等此间事了,必登门道谢!”血色战旗激动地跟王羽道了一句谢,言罢便带人就往传送阵外走。 “你不会是想带人回去报仇吧。”王羽在后面问道。 “嗯!”血色战旗停下身,点头应了一声。 别看血色战旗在全真教一伙人面前这么怂,能当血色盟这么大行会的会长,有几个是真正的怂人? 血色战旗可不是什么好脾气,身为一城之主竟然被一群玩家莫名其妙的堵在安全区羞辱,这口气血色战旗哪里能忍。 此时血色战旗心里我这一团火呢,唯一的念头就是叫上自己的一票小弟现在就踏平佐贺城,让佐贺城的玩家明白谁才是这块地盘上真正的爷! “哦!那你去吧!” 王羽虽然觉得血色战旗贸然去报仇可能会吃亏,但他也知道血色战旗正在势头上,没必要当头浇一盆冷水。 目送着血色战旗几人离开,王羽刚要去和全真教几人汇合,这时只听一旁传来了无忌叹息的声音:“啧啧啧!老旗这次去佐贺城恐怕凶多吉少呦!” 王羽循声望去,只见无忌等人站在传送点不远处,一脸的同情。 “你也这么认为吗?”王羽走过去问无忌道。 “废话!”无忌笃定道:“黑龙会可不是泥捏得,这个行会占据了三岛六城,别的不说,光邪马台和佐贺城加起来就有十几万人,血色盟总人数才三万人……你说他能讨的到便宜?” “这个……”王羽闻言不由得点了点头。 无忌说的没错,大型战役和小规模斗殴可不一样,人数一旦超过千人,那就不能再叫打架了。 玩家的战术和阵型规模才是最为重要的。 血色盟玩家单体实力强不假,可这种情况下,黑龙会玩家人数数倍于血色盟,这要是打起来血色盟八成抵挡不住。 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不是专业带兵打仗的将领,这种大规模的械斗,终归拼的还是人数,当然是谁人多谁就牛逼。 “这还不是最悲催的!” 就在王羽为血色战旗感到悲哀的时候,紧接着无忌又道:“关键是他们这一去就是破釜沉舟啊!” “破釜沉舟?”王羽纳闷道:“怎么说?” 无忌道:“瀛洲岛可不是国服势力范围,血色盟的人去了再想回来那就得走海路了!你觉得他们会有船吗?” “这……”王羽微微一怔。 余晖城附近又没有海,船这种东西离余晖城的玩家只能说太遥远……如果血色盟是用传送阵传送过去,那么再想回来就难了去了。 如此一来,血色盟就必须和黑龙会的人背水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黑龙会可是当地土著,不仅邪马台和佐贺城就有十几万玩家,另外两个岛四个主城还有大量援军。 血色盟大老远的过去,孤立无援,区区三万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殊死抵抗。 游戏中,玩家死了可是能复活的。 血色盟就算能抗住的黑龙会一波攻城,还能扛得住无休止的进攻? 何况血色盟人生地不熟,连援军都没有,只能凭借着现有的玩家进行死磕,连条退路都没有。 被黑龙会轮白,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至于佐贺城有没有被攻破,对于孤立无援的血色盟来说,只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而已。 “我靠!刚才血色战旗在这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意识到这一点,王羽连忙拉开好友栏道:“我这就给血色战旗发消息,让他不要去。” “没用的!”无忌摆摆手阻止王羽道:“你以为你现在能劝得住他?现在跟他说他也不信,我们帮忙也不应该这时候帮。” “那得等到啥时候?”王羽疑惑道。 “嘿嘿!”无忌嘿嘿笑着说:“等到他们意识到自己走上绝路的时候!” “额……” 王羽登时无语。 啧啧啧,要么说无忌这小子善于攻心呢。 俗话说,当局者迷,现在的血色战旗正在势头上,而且对自己的行会无比自信,就算王羽与其讲明白事情的重要性,现在的血色战旗也不会听进去。 不仅如此,血色战旗恐怕还会觉得王羽多管闲事。 可一旦事情发展到自己不能掌控的地步,就是血色战旗怀疑人生的时候,这个时候再去帮忙,就相当于临死前被拉了一把,才能凸显出全真教的重要性,而且还能起到收买人心的作用。 那句话咋说来着,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嘛,无忌可把人性看得透透的。 这时,一旁的春翔问无忌道:“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有扭转血色盟孤立无援的办法?” “那是当然!”无忌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把印章转让给血色战旗的时候,这一步就在意料之内,既然破釜沉舟,必须得直捣黄龙,只要我们肯帮忙,咱们得到的可不仅仅是胜利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