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赔偿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赔偿

“没什么意思!”见黑龙王一脸疑惑,无忌笑眯眯道:“城战刚打完你就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包三翻译这种事大家理解就行,我就不用拿来水字数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撰稿人,杜绝那种低端水字数方法) “呵呵!”黑龙王也冷笑一声不甘示弱道:“这是我们黑龙会和血色盟的事,全真教已经坐收渔利了还不满足?你的胃口可真好!要不是血色盟,就凭你们一个战队,哼!” 黑龙王岂是那种吃亏的人,话里的意思明显是告诫无忌,全真教在强,终究不过就一队人而已,占便宜得有够,这次因为有血色盟在前面顶缸才让全真教坐收渔利,不收拾你就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 “哦?”无忌淡然道:“你怕不是不知道佐贺城是我们余晖城的附属主城?” “附属主城?”黑龙王闻言诧异道:“你是余晖城城主?” 作为瀛洲三岛六城真正意义上的统治者,黑龙王不可能不知道附属主城是什么意思。 血色盟和全真教都是余晖城的人这事黑龙王也是知道的,很显然,黑龙王对于全真这区区几口人就能力压血色盟当了余晖城城主这种事有些不可思议。 “不!杀你的那个格斗家才是!”无忌道。 “那个格斗家……” 想起王羽,黑龙王几人背后同时一凉,王羽恐怖的身影在几人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喵的,这可是位狠人啊,看他抢印章那种利落劲肯定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保不准还真是余晖城的城主。 再说了,现在这种情况本来就对黑龙王几人十分不利,无忌又把王羽这个震慑性十足的家伙搬了出来,就算黑龙王心里一百个怀疑,也得强迫自己相信无忌的话。 “那你想怎么样?”权衡了一下后,黑龙王问道。 无忌摆摆手道:“不急!先等个人!” 说罢,无忌就从天上缓缓落下,紧接着无忌挥了挥手,复活点外的卫兵举起手中长矛,将复活点堵了起来,彻底断了黑龙王企图逃跑的念头。 几分钟后,血色战旗和血色修罗出现在了邪马台城的传送阵,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到了黑龙王所在的复活点。 “各位老大!”看到全真众人后,血色战旗加快了脚步冲了上来,用力挨个握住全真众人的手,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看得出,此时的血色战旗对全真教几人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 毕竟如果没有全真教帮忙,这次血色盟就真的完了,不仅佐贺城保不住,要是战争赔偿不到位的话,血色盟的人估计也会被黑龙会轮白。 这可是连根拔起…… 血色战旗还靠行会吃饭呢,这要是被黑龙会给阴了,恐怕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 全真教可是把血色盟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血色战旗能不感激嘛。 “牛神呢?”握完手后,血色战旗激动地四下张望。 这可是血色战旗最该感谢的人。 “房顶上呢!”无忌指了指屋顶,果不其然,王羽正坐在房顶上,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似乎对无忌接下来要做的事没有半点兴趣。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寂寞吧。 “嗨,牛哥!”血色战旗叫喊着冲王羽挥了挥手。 王羽闻声看了血色战旗一眼,微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血色战旗也知道王羽的脾气,虽然表面上对人不太亲近,但是为人处事很讲义气,所以血色战旗也没觉得王羽怠慢自己,而是转过脸继续问无忌道:“无忌老大,你喊我来干啥!” “呵呵!”无忌笑道:“仗打完了,是不是该谈赔偿的事了,咱们的人不能白死是吧。” 说完,不能血色战旗说话,无忌又转过头对黑龙王道:“这位就是血色盟的老大,血色战旗!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 “……”黑龙王看了血色战旗一眼,虽然没说话,但是掩饰不住其鄙夷的眼神。 别看黑龙会这次输了,黑龙王却并不觉得自己是输给了血色盟,对于血色战旗这种靠运气吃饭的人,黑龙王是从内心里看不上。 血色战旗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家伙,见黑龙王这种眼神登时就不爽了,骂骂咧咧的问道:“这特么谁啊,挺嚣张啊!” 无忌介绍道:“他就是黑龙会的的老大!喂,你叫啥来着?”无忌冲黑龙王扬了扬下巴。 “……” 黑龙王心中那个气啊,特么的被人坑的这么惨,还以为对方得把自己研究的多透彻呢,想不到人家连自己叫啥都不知道。 “黑龙王!”黑龙王不满的说道。 “妈的!原来是你个王八蛋!”血色战旗听说自己眼前这人就是黑龙会的老大,当即勃然大怒,从口袋里抽出长枪就要给黑龙王两下。 无忌见状,忙走到二人中间制止了血色战旗,然后道:“事情都过去了,你俩再打也没什么意义!现在大家都到齐了,不如我们谈谈赔偿的事,咱们化仇恨为金钱岂不美哉!” “……” 听到无忌的话,血色战旗和黑龙王登时无语。 好一个化仇恨为金钱,这样的家伙玩游戏还真是屈才了。 的确,在无忌和全真众人眼里,游戏中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如果有那就再加钱。 远的不说,王羽牛逼吗?当年也有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时候……其他人装什么清高。 血色战旗是拿钱的一方,对无忌的提议自然不会有所反对。 黑龙王是生意人,也知道愿赌服输的道理,太祖爷说过,落后就要挨打,打不过就割地赔款签不平等条约这是自古就有的事,无忌提出用钱化解,也是合情合理,黑龙王作为战败方当然不会有意见,更不敢有意见。 到底是麾下小弟几十万的大行会老大,黑龙王还是很有气魄的,无忌刚说完,黑龙王就豪迈至极的说道:“你说吧,怎么赔偿?” “……” 无忌没说话,而是转脸看向了血色战旗。 死的是血色盟的玩家,耗费的是血色盟的补给,该赔多少钱当然是血色战旗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