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养猪厂厂长无忌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养猪厂厂长无忌

“……” 听无忌这么一说,黑龙王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在游戏里,封城这种事绝对算得上和盗号同一级别的可怕事情。 一旦像无忌说的那样城门紧闭封锁主城,整个城池将会全面禁止出入。 主城可是玩家们最安全的港湾和最大的补给站,没有了主城商店里的药剂之类的补给,城外的玩家练级效率将会大大降低。 这还不算完,装备可都是有耐久设定的,一旦装备损坏,城外也没有修装备的地方只能眼睁睁看着装备彻底损毁。 没有装备没有药剂在危险重重的野外生存是什么概念? 这就意味着,玩家只能打打那些经验稀少的小怪……高级怪去是绝对不敢去的,BOSS什么的更不敢多想。 不然的话,一不小心死掉那就彻底悲催了,复活在野外的复活点还好最多掉点经验,杀小怪杀个十年半载就回来了,如果离主城比较近复活在城里,什么时候能出去就没了日子。 游戏里,玩家最主流的玩法就是打怪升级爆装备,特么的被困在城里连怪都见不到,那还玩个屁,到时候,这个岛就是一个大监狱,而黑龙会一半玩家将永久被无忌流放在这个岛上。 看无忌和血色战旗这个架势,真不是干不出来这种事,毕竟相比起广袤的勇者大陆,这个小小的岛屿的确不值一提。 …… 至于更严重的后果,黑龙王都没有敢去想就已经冒出了一身冷汗。 喵的,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下手招招不离腰眼,这也忒绝户了吧。 见黑龙王满脸的恐惧,无忌微微一笑紧接着又道:“这就怕了?我还打算把你们关个三五月,等我们国服玩家把你们甩开一个档次的时候逢年过节就来这里组织一次杀倭活动……我们勇者大陆那边可是有几亿的玩家,参加活动一个人就要一个金币,这1500万一天就赚回来了,一卷卫生纸一条内裤都有他的用途,别以为你们这群废物我就不能利用。” “呦,这建议不错!”旁边的血色战旗听到无忌的话激动道:“我先提前订几万个名额……” “没问题!”无忌冲血色战旗满意的点点头,似乎对血色战旗这个捧哏的十分满意。 包三在一旁笑呵呵的把二人的对话也翻译给了黑龙王。 “……” 几人这一唱一和,有一搭没一搭的,彻底把黑龙王给唬住了……惊恐地指着无忌,手指微微颤抖地说道:“你狠!” 无忌笑眯眯道:“过奖过奖,孔子说过: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我这只是谨遵前人教诲而已,怎么样?你是乖乖交钱还是等着让我把你们圈起来当猪宰?” 是交钱走人,还是被永久流放,这个选择题对于黑龙王这样的人来说根本不用考虑。 “哼!这次算我们黑龙会认栽!” 黑龙王冷哼一声,跟怒的掏出一张契约签好后递给了无忌。 无忌看了一眼契约,满意的点了点头。 “真给了一千五百万?”血色战旗兴奋地凑过来问道。 “自己看!”无忌拿着契约在血色战旗眼前晃了晃。 “嘶……”血色战旗看到契约上赔偿数字后面的一堆0,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无忌佩服的那叫一个五体投地。 血色战旗可是万人行会的老大,然而玩游戏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金币额度…… 全真教不过十几个人愣是做到了血色战旗一个万人行会会长不敢做的事,这尼玛可见敲竹杠是多么伟大的一门学问,对于无忌这个敲竹杠的宗师级人物,血色战旗如何不佩服。 一旁的血色修罗更是没出息的叫道:“妈呀,我只有清明节上坟的时候,才见过这么大面值的票子……” “哈哈!” 敲了黑龙王这么多钱,无忌心情大好,随手写了个五百万的契约塞给血色战旗道:“这些拿去给兄弟们喝酒!” 无忌办事向来黑白分明,要没有血色盟的人在前面顶着,这一千五百万也到不了手,俗话说得好见者有份,全真教已经拿了大头总不能让血色盟连汤都喝不到吧。 “这……这我怎么好意思……” 血色战旗也是老实人,见无忌塞给自己这么多钱,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房顶上的王羽道:“收着吧!以后用到你们的时候还多着呢,你不收下以后再用你们的时候该怎么开口。” “不错!”无忌打了个响指笑道:“还是老牛最了解我!” “那……那好吧。”血色战旗闻言欣喜的将契约收了起来道;“以后还有这事继续找我们哈。” 看来血色战旗也是尝到甜头了。 想想也是,这次的城战全真教付出一枚佐贺城城主印章,换了一座邪马台城和一千二百万金的赔偿。 血色盟玩家平均各死一两次却换了一座主城和六百万金币的赔偿。 相比起收获,双方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什么叫抛砖引玉?这就是!有钱大家赚,双赢共利皆大欢喜嘛。 拿到钱后,无忌随手解除了复活点的禁令,卫兵们站到两旁给黑龙王几人让开了道路。 血色战旗也有样学样,将佐贺城的港口开启解除了封禁。 “哎!” 黑龙王落寞的叹了一口气,眼神复杂的最后看了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邪马台城一眼,然后在行会频道里下了撤退的命令。 黑龙会玩家接到命令虽然极其不甘心,但还是无奈的乘船离开了这座岛屿。 见黑龙王离开,血色战旗摸着下巴道:“无忌老大,其实你刚才的养猪计划也挺不错的。” “哈哈!”无忌笑道:“你想得美,我当然知道养猪能赚钱,可城主一个月只有十天的封禁权利,黑龙王这老东西没用过封城功能所以才不知道这一点,再说了,十五万玩家呢可不是小数目,你说流放就流放,让游戏公司怎么看?法不责众啊哥们……做的太过指不定吃亏的是谁,记住,千万不要和制定规则的人讲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