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利益当下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利益当下

众所周知,游戏中玩家的领地概念还是十分鲜明的。 同主城的行会之间撕的再厉害,那也是自家人的事,关上门自己解决就行,若是其他人主城的玩家掺和进来,那就是是另一个性质了。 自家人打架外人凭什么插手?你特么隔壁老王吗?这不叫主持公道,这叫侵略! 被人侵略了自然就得一致对外。 所以,在《重生》里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打隔城之仗。 除非行会像纵横天下那般庞大,否则再霸道的行会也得守这个规矩。 莫说隔城追杀了,就算是其他主城的玩家来的人多了,都会引起当地土著的反感,到时候齐心合力把你剁了你也没办法。 当然了,我说的是大规模入侵,全真教这种十人团不算。 因此,同主城的两个行会打的再怎么激烈,也不会去找其他主城的玩家当外援,否则一旦激起城内其他行会的众怒,倒霉的那就是自己了。 剑指苍穹此番花钱找外援的行为,明显是触犯了大忌。 “那又怎样?”见大家如此惊讶,无忌淡淡的反问道。 寄傲叫道:“你说怎样?剑指苍穹找外援啊,不想活了吗?” “废话!”无忌撇了撇嘴道:“你也说了,找外援的是剑指苍穹!” “这……” 听到无忌的话,全真众人皆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唯有寄傲还在那里激动的叫道:“剑指苍穹怎么了?他们难道有三头六臂可以随便破坏规矩?” 王羽拍了拍寄傲的脑袋解释道:“剑指苍穹却是没有三头六臂,但是他们有钱啊!” “有钱……钱……” 听到王羽的解释,寄傲顿时哑然,后面的话直接被噎在了肚子里。 钱,没错,又是钱! 游戏的世界虽然是虚幻,但是有些事情比起真实的世界更加现实。 比如钱,在游戏的世界就能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 上至装备技能,下至金币任务,只要有钱,就有人给你服务。 远的不说,就说全真教这群家伙,也都是一群为利益服务的主。 别说余晖城那些本就不敢招惹剑指苍穹的小行会了,即便是全真教,若非这事是王羽挑出来的,剑指苍穹都能花钱收买让他们不要插手,何况其他行会? 如果钱给到位,那些小行会和剑指苍穹所雇佣的其他主城的高手们联手灭了血色盟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没有利益,大家的情怀是单纯的,一旦有了利益的加入,什么狗屁领地意识,能买几件装备? “特么的!这还了得!”寄傲想了想当即道:“剑指苍穹里通外贼,意图攻打本城玩家,牛叔,咱们还等什么,该灭了他了!” “这……不合适吧。”王羽摇了摇头。 “不合适?为什么?”寄傲纳闷的问道,剑指苍穹都找外援了诶。 “你脑子转的倒是挺快!” 这时无忌笑道:“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主动发起战争的是血色盟。” “那又怎样?”寄傲疑惑道。 在寄傲的意识里,剑指苍穹既然找外援,那就是里通外贼,应该杀之而后快。 无忌淡淡道:“不怎样,可你别忘了老牛现在可是城主!” 的确,如果王羽只是一个余晖城的普通玩家,想要找剑指苍穹的麻烦,根本都用不到借助血色盟的手。 毕竟全真教就是不讲理的代名词,以全真教的名义做什么坏事别人都不会意外。 可现在王羽是什么身份?余晖城城主。 剑指苍穹这个行会的身份则是余晖城西城区的管理者,目前余晖城建设度和民望度排名第一的行会,功高震主。 这两者之间有着一种微妙的关系,王羽就是被剑指苍穹震得那个城主。 如果王羽只是因为怀疑剑指苍穹暗杀自己,连证据都没有就对剑指苍穹下手,这种行为就是人家常说的卸磨杀驴。 不仅会降低余晖城NPC的民望度,还会让余晖城的玩家对自己产生某种误会。 和全真教的人相比,王羽是个比较体面的人,自然不会做这么不讲理的事情。 现在也是一样,剑指苍穹被攻击在先,花钱找人帮忙也是在情理之中,王羽作为血色战旗的朋友以及余晖城的玩家,去帮血色战旗打剑指苍穹也在情理之中。 可王羽身负城主身份,血色盟和剑指苍穹在王羽这个城主面前就是平等的。 这个时候,王羽出面调解倒是可以,如果帮任何一方,那就有了拉偏手的嫌疑,依然会掉民望。 正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谁特么说当城主爽来着,遇到这种事你没有政治智慧就只能干瞪眼。 比如王羽,这小子为人处事和正常人都差一线,政治智慧更是基本为零,面对这样的局面,只能等着两家打完之后,出来做个和事佬。 王羽也没办法啊,他也很无奈,现在能做的也只有静观其变。 …… 血色盟这不到一万人的兵力相对于剑指苍穹的歪瓜裂枣来说都是精英。 由于先发制人以及压倒性实力优势,血色盟在一开始直接就压制住了剑指苍穹,剑指苍穹虽然能够周旋,但离被灭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然而就在血色战旗以为自己赢定了的时候,突然行会频道了传来了异变的消息:“老大不好了,我们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大票陌生的高手玩家,似乎是剑指苍穹请来的外援。” “外援?” 接到消息后,血色战旗微微一喜对旁边的血色风语道:“妈的,剑指苍穹疯了!竟然请外人来对付我们,快通知其他行会的会长。” “这……这靠谱吗?”血色风语思索了一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忍不住提议道:“不如问问无忌该怎么办吧。” 听到血色风语的话,血色战旗就有点不乐意了,语重心长道:“风语啊,不是我说你!咱们血色盟也是顶级行会,能不能不要一出手就想着求别人?” “这个我知道。”血色风语郁闷道:“可是,我总觉的那些小行会可能靠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