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引到酒馆里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引到酒馆里

王羽身为一个习武之人,责任心还是很强的。 不管血色盟平日里为人如何,血色战旗到底也算得上是全真教众人的朋友,此事又是因王羽而起,以王羽的性格明知道血色盟连根拔起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即便不能明着帮血色盟灭了剑指苍穹,但是身为一城之主,还是有权利调停两家行会的。 至于给不给王羽这个面子,那就得看队长别开枪懂不懂事了。 “莫慌!” 见王羽有些急了,无忌淡定道:“我自有打算,肯定不会让血色盟有事的。” “什么打算?”王羽纳闷道。 无忌道:“等,等血色盟坚持不住来找我们。” 王羽:“……” …… 外援的加入影响力还是很大的,一开始有其他行会伙同血色盟一起对抗外来玩家,剑指苍穹只是一开始占了点小便宜而已。 成为众矢之的后,外援的到来不仅没让剑指苍穹打破僵局,反而还越打越费劲,血色盟反倒是比以前轻松了许多。 然而就在队长别开枪发放了维稳资金后,形式急转直下,原本针对剑指苍穹的玩家登时转过头来,反攻血色盟,直接就把血色盟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血色盟现在的玩家人数本就比剑指苍穹要少,现在剑指苍穹不仅雇了外援,还买通了其他行会,岂是血色盟可以抵挡的。 几个照面的功夫,血色盟就被多方联军给打的满地找牙。 “不好了老大,我们快顶不住了。” 一时间,血色战旗的消息栏都快炸了,所有的消息只有一句话,那就是顶不住了。 “卧槽,怎么回事啊这事。” 见战局莫名其妙的被剑指苍穹逆转,血色战旗一脸懵逼,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原本针对剑指苍穹的余晖城玩家,为什么矛头就突然倒向了自己这边。 “还能怎么回事!”血色风语愤然道:“那群不靠谱的王八蛋,有奶就是娘,肯定是被剑指苍穹收买了呗!” “他妈的,这群垃圾!” 听到血色风语的话,血色战旗一摔手里的武器怒道:“这群混账,竟敢落井下我的石,不想活了吗?传令下去,把血色盟所有兵力都调来,既然他们想玩,老子就配他们玩个痛快。” “老大你冷静点!” 血色战旗这个家伙哟,平时还好,他是余晖城的,这脑子一热,余晖城就是他的,着实让血色风语有些蛋疼。 血色风语满头黑线劝道:“那可是我们最后的筹码,这些小行会既然敢明着得罪我们,肯定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咱们要是把老底掏出来,肯定会激起他们的斗志,到时候我们血色盟还不得被这些人给平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血色战旗急得满头大汗。 不喊人是死,喊人也是死,血色战旗真想直接拼一下子。 “你觉得现在这个局面谁能摆平?”血色风语问道。 “这……” 血色风语这么一问,血色战旗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一个格斗家的魁梧身影。 “不行,我老脸往哪搁!”血色战旗摇头。 “脸值几个钱?”血色风语无奈道:“你看咱们余晖城现在还有几个要脸的?是要脸还是要余晖城你自己没个数?” “这……”血色战旗纠结。 别人不要脸那是别人的事,自己可是大行会的会长,脸皮可比那些无耻之徒金贵多了。 “你如果拉不下脸,那就我去!”血色风语见血色战旗纠结,下意识的说道。 谁知血色战旗这不要脸的当即说道:“那感情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靠!”血色风语泪流满面,自己干嘛这么嘴贱,被讹了吧。 原来血色战旗不是没想过求全真教,丫就在等着有人开口去求,这个老混蛋。 没办法,替会长不要脸那是小弟的义务,既然被血色战旗讹了,血色风语也只得认命,拉开了无忌的好友栏:“无忌老大,江湖救急!必有重谢!” 看到血色风语的消息,无忌随手回道:“把他们引酒馆来!” “酒馆?”血色风语郁闷道:“老大,您不知道有多少人,我们血色盟的玩家现在一出头就被群殴,根本活不到酒馆。” 无忌再次回道:“你们养冥王界这群沙雕吃干饭吗?” “冥王界……” 听无忌这么一说,血色风语眼前一亮。 现在对付血色盟的主要力量就是余晖城的玩家。 之所以血色盟玩家一露头就被群殴,完全是因为血色盟玩家在余晖城都是熟面孔。 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平日里不认识,也能混个脸熟。 冥王界这群人就不同了,这群家伙是外来人,而且还是名人。 他们加入血色盟的事,现在也没人知道,所以肯定不会有人去主动招惹他们,毕竟大家都是跟着剑指苍穹混口饭吃,如果威胁不到他们的生存,肯定也不会真的去玩命。 再者说了,就冥王界这群家伙的实力,一般人想抓住他们还是差点水准的。 想到这里,血色风语直接让血色战旗给死神的左手一伙人发去了消息。 讲道理,死神的左手是职业高手,是血色战旗指使不动的,不过血色战旗怎么说也是明面上的老大,而且死神的左手也知道其中牵扯着全真教,所以接到血色战旗当诱饵的任务时,立马答应了。 正所谓高手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死神的左手一群人在职业圈都算的上一线,对付普通完结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一群人杀出一条血路,边打边退,带着身后剑指苍穹的一票追兵一路来到了酒馆。 来到酒馆,全真教一伙人早就恭候多时了,见死神的左手等人进屋,王羽挥挥手让老板凑了张桌子,示意死神的左手一伙儿人落座。 幽冥界众人刚坐下,剑指苍穹的追兵也闯进了酒馆。 “卧槽,我们追杀了你们一路,你们竟然在这里喝酒,大家……” 为首的一人显然年轻不懂事,刚要说把酒桌上的人一起干掉,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捂住了那人的嘴。将他后面的话,捂回了嘴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