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请你帮个忙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请你帮个忙

“呜呜呜……” 那玩家挣扎着扒开了捂着自己嘴巴的手,怒视身后的玩家道:“干嘛捂我的嘴?” “蠢货!” 身后的玩家白了那人一眼,连忙走上前恭恭敬敬道:“全真教各位老大,喝着呢?” “全真教!!” 此言一出,酒馆内的追兵登时全部愣住了。 余晖城,没有听说过全真教大名的人屈指可数,全真教这些家伙的风格也是深入人心。 而且大家在来之前,队长别开枪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在余晖城做什么都行,遇到全真教一定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嗯!你有事吗?”王羽挑了挑眉毛问道。 “我们……” 为首那玩家显然真的是个新手,听到王羽的话,随口就要说自己是来追杀血色盟玩家的。 好在又有人救场道:“没,没事……大家吃好喝好,我们先行告退了。” 随说着,众人逃也似的,跑出了酒馆。 “哎呀呀呀……” 见自己好不容易引来的追兵看到全真教连屁都没敢放一个就跑出了酒馆,死神的左手一边自顾自的倒酒,一边摇头叹息道:“你看看你们,把余晖城的玩家都吓成什么样了,人家听到你们的名号就不敢追了。” “……” 全真众人没有说话,目光齐齐落在了死神的左手等人身上。 死神的左手被全真众人盯得发毛,纳闷道:“看我干什么?” 众人一口同声的骂道:“你特么还敢喝我们的酒?赶紧再去引!” 冥王界诸人被骂的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起身,再次抛出了酒馆,五分钟后又带了一队人马回来。 这次带头的玩家是个老油条,看到酒桌上的全真教诸人,二话不说,立马转身带人退出了酒馆。 有新手玩家不解道:“老大怎么不追了?” “咱们去杀别人!” “那不是有现成的吗?” “年轻人,别不知道深浅,以后你们看到酒馆里喝酒的那些面孔,都特么给我躲得远远的听到没?就算他们打你,你也得忍着!” …… “靠!行不行啊。”死神的左手见追兵又吓跑了,一脸的郁闷。 冥王界好歹也是职业高手,哪怕现在给人打工也是有尊严的,派上去杀人大家也就不说什么了,让自己这群顶级高手去当鱼饵,鱼还特么不上钩谁特么能受得了。 “谁特么管你!”无忌白了死神的左手一眼道:“再去引,引到他们敢动手为止。” “次奥!” 冥王界众人骂骂咧咧的就出了酒馆。 全真教这群家伙明显是低估了队长别开枪对自己的忌惮程度,从外援玩家一进城,队长别开枪就特意嘱咐过,遇到胸口挂阴阳鱼的玩家,一定要躲的远远的,哪怕血色战旗在,也不能往前半步。 全真教现在还是很出名的,胸口的阴阳鱼已经成了他们的标志,所以一说这个标志,众人都知道是说的全真教。 大家是拿钱办事,杀一个小兵也是那些钱,杀一个高手那些钱,只要不傻,自然不会去主动招惹全真教这群家伙。 因此,无论死神的左手一伙人怎么搔首弄姿,出言挑衅,剑指苍穹的多行会联军看到酒馆里的全真诸人后,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搞得无忌也是郁闷不已,指责众人道:“都怪你们,平日里作风恶劣,给余晖城玩家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就是!”王羽也随声附和:“现在弄得人家看见我们就避而远之,都怪你们把全真教的名声搞臭了!” “你大爷!” 全真众人大怒,妈的,全真教之所以搞成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垃圾。 一个动不动就屠人家行会,一个动不动就把人家行会搞得分崩离析,要说恶,全真教全部加起来都比不上这两头畜生。 “轰隆!” 就在全真教众人互相指责谩骂的时候,死神的左手一伙人再次冲进了酒馆,一屁股坐在酒桌前道:“擦!你告诉血色战旗,如果这次剑指苍穹的人还跑,我们就不干了……” 死神的左手正说着,一队玩家紧随其后追进了酒馆里。 为首的那人,一个人顶俩人宽,身材无比壮硕,看到全真众人后微微一愣,随即抱拳道:“哎呀,铁牛兄弟,无忌老大!” “咦?你是……” 看到那壮汉,王羽也觉得面熟,名字就在嘴边却叫不上来。 壮汉连忙接茬道:“战争就是和平!” “对对对对对!猛禽战队的老大!”听到这个名字,王羽一下子就记了起来。 这些家伙可是一群高手,当初在战神城有过几面之缘。 “怎么?各位高手也在跟剑指苍穹混?”王羽好奇的问道。 “哈哈!” 战争就是和平哈哈一笑道:“我们到底是佣兵团嘛,兄弟们也是要混饭吃的,这几位……” 说到这里,战争就是和平看了死神的左手一眼道:“这几位是你们的朋友?” “不错!”王羽点头。 “哦!”战争就是和平了然道:“看来剑指苍穹是在跟你们过不去,算了我们也不差这点钱,兄弟们,退组!” 要么说战争就是和平在佣兵界声望高呢,瞧人家这办事态度,随说着,就要让自己的手下退出剑指苍穹的团队。 “别,别急着退啊!” 无忌见状连忙制止道:“正好你们来了,有点事拜托你们。” “哦?无忌老大,有何见教?”战争就是和平问道。 “哎呀,别提了!”无忌叹息道:“这群王八蛋都不听我指挥,刚才还合伙骂我,你能不能帮我收拾他们一顿?” 说完,无忌转过头问全真众人道:“刚才谁骂我骂的最狠来着,给我站出来!” “额……” 全真众人互相望了一眼,齐齐起身往后退去。 这时,无忌指着寄傲道:“就是你,你这小兔崽子,过来,让战争老大揍一顿!” “凭!凭什么是我啊!”寄傲郁闷的往两旁看去,随后顿时脸就绿了。 特么的,刚才大家都往后退了两步,只有自己退了一步,这群无耻老贱人。 寄傲无奈,只得骂骂咧咧的走到了战争就是和平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