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走程序!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走程序!

燎原就是典型普通人心里。 现在不仅仅是功夫,还有大部分国学,什么书法,绘画之类的技艺,都被那些假大师臭了名声。 只不过书画最起码还有真品流传于世,功夫总不能上街杀个人证明自己吧。 所以,大家质疑功夫的合理性也是情有可原的。 “哼哼!” 对于燎原的质疑,王羽笑了笑道:“你觉得你的弓箭玩的怎么样。” “哈哈!” 燎原哈哈一笑,没有回答。 很显然,在燎原的心里,王羽虽然厉害但是在弓箭方面还是自己最强,毕竟术业有专攻嘛,他才不信王羽一个玩格斗家的弓箭能有多强。 “看来你很自信?”王羽笑着问道。 “还行还行!”燎原笑了笑,不置可否。 “我认识的人里,至少有三个人比你不弱。”王羽淡淡的说道。 燎原的技术的确不错,可是但从弓箭方面来讲,比之死神的左手等人还有些差距,尤其是死神的左手,无论是对弓的了解还是准确度,王羽还没见过有谁能比的上他。 “是吗?” 燎原一向以天下第一弓手自居,被王羽这么一说,明显有点不高兴,没好气的问道:“那你呢?” “呵呵!”王羽摆了摆手道:“你别和我比。” “切!怕了?”燎原笑。 “不!”王羽道:“你们都只是普通人,我和你们比的话就是欺负你们了。” “靠!!”燎原竖着大拇指道:“牛哥,你这个牛是吹牛的牛吧。” 王羽无视燎原的嘲讽,淡淡道:“好了,别扯淡了,BOSS要出来了。” 说着,王羽指了指前面的湖泊。 “???” 大伙连忙顺着王羽手指的方向望去。 就在这时,一个金色龙头从水里露了出来。 那金龙看了一眼岸上,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当他看到王羽一伙人的时候,顿时愤怒的吼叫起来。 双翅一展,拍打着水面从湖中飞起,飞到了空中。 这条龙通体金色,如同纯金打造一般闪闪发光,相比起龙岛上的其他生物这条龙身材并不算大,只有两米多长一人多高,双持展开也不过一丈多宽。 但是这条龙身上所释放出来的龙威明显比起其他龙要强悍了不知道多少。 王羽随手一个探测术丢了上去,怪物的属性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黄金幼龙·底格里斯(???)(???) HP:??? MP:??? 技能:??? 天赋:王者龙威 背景介绍:黄金巨龙具有龙族最纯正最高贵的血脉,黄金幼龙虽然年幼,但是精通龙与魔法,实力极其强悍。 …… 看到黄金幼龙的属性,王羽不由得摸了摸下巴。 一串问号,很显然这条黄金幼龙高出王羽二十级以上,至少也得有85级的实力。 技能不清楚,但是这个王者龙威,王羽却是知道的,在王羽见过的龙族中有这个天赋的除了达列斯以外,这头小龙算是第一个。 都是黄金圣龙,都具有王者龙威,这俩货怕不是有血缘关系? 王羽还算是个比较讲情面的人,虽然自己和达列斯关系并不好,可达列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随从,欺负达列斯的后代,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燎原等人此时已经被这条黄金幼龙的龙威给震慑住了。 毕竟是王者龙威,系统强制设定下,燎原也很想反抗来着,只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角色。 虽然不能动,可是消息还是能发的,燎原惊恐地对王羽道:“完了牛哥,这条龙不好惹,咱们玩脱了!你自己先跑吧,改天我在和你切磋一下技艺。” “跑?”王羽微微笑着摆了摆手道:“没必要!” 喵的,老夫正在考虑要不要揍这条龙,你让我跑?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嘛。 就在这时,天上的黄金幼龙说话了。 这条龙操着一口标准的正太音,愤怒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擅闯龙岛,还击杀我的护卫!是想死了还是不想活了?” “还会说话?看来你智商不低啊。”王羽淡淡的回问道。 “??” 见王羽不受自己的龙威压制,那黄金幼龙意外的看了王羽一眼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觉得你身上有一种熟悉的味道,而且还觉得你面目可憎?” “……”听到黄金幼龙的话,王羽一阵无语。 之所以有熟悉的味道,八成是因为自己有达列斯的契约,至于面目可憎,这么大的屠龙者称号在头上挂着呢,能不可憎吗? “这就说来话长了。”王羽随手掏出了达列斯的令牌道:“你认不认的这个?” “这个是?嗯嗯……” 黄金幼龙看到那令牌,脑袋一歪,仔细的观看起来,看了半晌后黄金幼龙又道:“上面写的什么?我不认识字……” “靠!” 王羽身形一晃,指着令牌上的字念道:“这是龙王令!” “龙王令?”黄金幼龙闻言愣了一下道:“不要看我年纪小就骗我,你一个人类怎么会有龙王令呢,肯定是假的!” 王羽:“……” 王羽现在算是服了这游戏设计师了。 讲道理,达列斯的令牌那就是龙族最高指令,见令牌者如见达列斯才是。 龙王令,王羽一直都有的,之所以没有在一开始就拿出来,是因为王羽也知道,没有AI的怪物,对令牌这种死东西没有概念,所以就算王羽拿出令牌在那些小怪面前晃来晃去,那些小怪也是不认同滴。 可让王羽没想到的是,设计师们为了让到手的道具不管用,竟然还有高AI怪物是文盲这个设定。 妈的,这么高AI的怪物不认识字,这特么不是扯淡吗? 设计师这样搞,王羽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人家不认识字就是为了不认识令牌,难道你还能强制普及教育不成? “好吧!” 王羽不紧不慢的把令牌收回包里,随后活动了一下全身关节道:“小子,我看在朋友的份上不想收拾你,你现在最好给我让开路,不然别怪我手下无情。” 既然关系不通融,那就直接走程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