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怂了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怂了

下一秒,刺客被传送到了巨龙城堡内,看着刚才被王羽用自己匕首标死的同伴,又看了看自己,刺客一脸的懵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不难理解刺客同学现在的心情。 刺客职业是当今《重生》中的主流PVP职业,一向有潜行不灭所向无敌的说法,只要身边没有反潜道具,刺客野图PK基本没有天敌,哪怕是遇到了坦克职业,打不过还能转身就跑。 格斗家就比较尴尬了,在游戏中向来都属于计量单位级别的,诸如一刺客顶十个格斗家,一牧师等于二点五个格斗家之类的言论比比皆是,可见格斗家地位之卑微,都没有与其他职业相提并论的价值。 然而这刺客同学连续两次被格斗家洞察前行,然后一拳秒杀,如此诡异的现实,着实让人难以接受,反应慢半拍也是情理之中的。 而此时巨龙峡谷内,花开无月等人见王羽抬手就秒了两个高手,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喵的,这队伍中总共只有六个人,抛开坦克治疗,输出职业只有四个,这才一个照面的功夫,就灭了自己一半的输出,这职业联赛冠军果然名不虚传。 要知道,那刺客和法师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说以一当百那是吹牛逼了,但是以一当十却还是能做到的,可如此高手在王羽手下一秒都没活过去,可见对手实力之强,已经远超众人想象。 毕竟大家在一个队伍,实力层面抛开职业克制不谈都是旗鼓相当,高手不会高太多,弱手也不会弱太少,王羽能秒其他人,秒自己也是手到擒来的是。 花开无月等人在棒服也算是小有名气的职业高手,玩游戏这么多年,像王羽这般棘手的家伙,还是第一次遇到。 看着迎面冲过来的王羽,花开无月神色严肃道:“对手是个硬茬子!大家要小心了!” 说着,花开无月盾牌一横,护住了身后众人。 金日花开随手一划,一道冰壁凭空升起,挡在了王羽面前。 要说这法师的冰壁术虽然没有什么伤害,防御能力却是极强的,金日花开可是顶级高手,冰壁术自是比寻常玩家强悍的多。 丫这冰壁足有十几米宽,七八米高,直接把整条通往出口的路都给堵的严严实实。 这时候,金日花开身后的弓箭手张弓搭箭,瞄准王羽,连续数箭穿过冰壁飞向了王羽面门。 “真是不要脸!” 看到对手的箭矢穿过冰壁射了过来,王羽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当然,这种事虽然不合常理但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这是在游戏的世界里嘛,一切皆有可能,同队之间连伤害都没有,弓手的箭矢能穿过冰壁攻击另一边的敌人谁还能挑出理来? 这不过王羽这个疑似开挂的家伙骂别人不要脸才是真正的无耻。 面对飞过来的箭矢,王羽双手凭空一错分别将几支箭矢捉在手中,紧接着左手对着冰壁猛地一挥。 “噌!” 随着一声破冰声,箭矢被王羽插在了冰壁上,接着王羽纵身一跃踩到了箭矢上,右手再一挥如法炮制将另一只箭矢也插在了冰壁上。 王羽则如同等梯子一样,踩着箭矢连续三段跳越过了冰壁。 其实王羽有轻功在身,而且还会飞檐走壁,跳过冰壁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插箭本是多余,这样做会更快吗?不,这样做能让作者多水一点字数……额,其实是更帅,更有视觉冲击力,能后期到恐惧目标的非游戏控制效果。 比如花开无月一伙人,看到王羽这手本事就直接吓尿了。 若是王羽直接跳过冰壁,大家心中虽惊讶却还能保持冷静,因为王羽会飞这事大家也都知道。 可王羽接过对手的箭插在冰壁上当梯子这种操作,却是直接刷新了花开无月几人的三观…… 妈呀,游戏还能这么玩?格斗家技能这么赖吗? 就在花开无月既然目瞪口呆的时候,王羽已经跳过了冰壁,脚下雷光一闪,一脚雷霆踏,自上而下踹向了花开无月的脑袋。 “卧槽!” 花开无月作为唯一一个和王羽正面交手两个回合还能活下来的玩家,对王羽的判定印象极其深刻。 刚才自己举着盾挨了这么一脚都被踹出了十米开外,现在若是用脑袋接技能,其下场可想而知。 可花开无月反应过来的时候,王羽已经从天而降,这一愣神的瞬间,王羽的大脚丫子一件飞至花开无月面门,想要举盾防御已然来不及。 就在花开无月以为自己要被王羽一脚踢死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从天而降,最后面的牧师给花开无月套了一个圣光盾。 “哈!” 看到自己身上的无敌状态,花开无月心中不由得一喜,刚要庆幸自己骗了王羽一个技能。 谁知就在这时,王羽双腿角度一偏,从花开无月脑袋上掠了过去。 “????” 花开无月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突然王羽双手按在了自己脑袋上猛地一推,借力在飞出数米远,一脚踢在了金日花开的胸口。 “砰!” 一道白光亮起,金日花开追随同伴而去,花开无月身后只剩下了一个牧师和一个弓手。 那弓手往后一个闪避拉开距离,抬手就要反击,王羽落地身形一矮,没有丝毫停顿的一蹬地面,整个人如同低飞的炮弹一般贴着地面飞到了弓手身前,右手一伸一握,将弓手的脚踝抓在了手中,猛虎击猛地往后一拉。 “哎呀呀!” 可怜的弓手还没捕捉到王羽的身影,顿觉一阵天旋地转,就被王羽到底在了手中。 王羽将那弓手在半空中抡了几圈,顺手一松,手中弓手脱手而出,将不远处的牧师砸翻在地,王羽紧随其后从天而降,一脚一个将二人双双踩死…… 脚下白光升起照射王羽脸上,将王羽的脸色映的惨白,如同地狱中的修罗一般。 至于花开无月,此刻已然瑟瑟发抖,握着盾牌满脸的惊恐,很显然这小子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