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再见达列斯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再见达列斯

“哼!” 见燎原这般谨慎的收起了图纸,花开无月冷哼一声,走上前道:“曼达长老,事已至此我们无话可说,请允许我们先行离开。” “各位勇士轻便!”曼达摊了摊手,点头应允。 花开无月众人再次瞪了燎原等人一眼后便转身离开了。 花开无月等人离去,燎原也站起说道:“我们也告辞了!” 随说着,燎原一抹脖子,化作白光消失在了众人面前,看着燎原化作一朵白光,王羽目瞪口呆。 不得不说,燎原这小子还真是谨慎的很,竟然选择了原地自杀。 想想也是,燎原身上可带着宝贝呢,花开无月一行人对此也是虎视眈眈,燎原又不是王羽,哪里敢大摇大摆的满世界溜达。 自杀爆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死一次最多掉一些经验而已,要是被人截杀,掉的恐怕就不仅仅是经验了。 “牛哥?走不走?” 见燎原干净利落的自杀,绝色妖姬忍不住问王羽道。 “你们先走吧!”王羽想了想道:“我还有点别的事。” “好吧!” 姑娘们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互相对视一眼,举起手抹了自己的脖子。 王羽和燎原是队伍中的主要输出,王羽不走,燎原自杀,队伍中的输出就剩一个绝色妖姬,想在龙岛这片土地上再杀回去那是相当艰难,自杀回城也未免不是一个最简单快捷的方式。 姑娘们自杀后,巨龙城堡内就剩下了王羽一个玩家。 曼达了上上下下打量了王羽一番后,恭敬地说道:“尊敬的勇士,您还有什么事吗?” “有!”王羽点点头道:“曼达阁下,请问您知不知道龙之逆鳞……” “龙之逆鳞?” 曼达闻言一惊,警惕的看着王羽道:“你想干什么?” “任务!”王羽淡淡道:“看您这表情,应该是知道的。” “知道!” 曼达点点头道。 NPC是不能说谎话的,曼达虽然不知道王羽找龙之逆鳞想干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知道就好!嘿嘿!” 王羽闻言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钱袋悄悄塞给曼达道:“能不能告诉我在哪儿?” “这个……”曼达看着手里的钱袋,有些为难的说道:“不是不能……可是有规定的……” “告诉我,这个钱袋也是你的。”王羽挑了挑眉毛,又掏出一个更大的钱袋。 王羽长久以来和这帮NPC们打交道,慢慢也总结出了不少经验,这些坑爹货不怕他们贪得无厌,就怕他们不收钱。 只要收钱,证明这事有门,只要往死了砸钱丫就能开口,如果不收钱那就证明这个任务没得谈,就算掏钱也不给提示。 游戏设计师在这一点上还是相当现实的…… 果不其然,看到王羽手中的大钱袋,曼达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笑眯眯道:“龙之逆鳞这东西你不应该找我们要啊。” “哦?”王羽皱了皱眉道:“你不是龙吗?不找你找谁?” “勇士有所不知!”曼达语重心长的解释道:“虽然逆鳞这种东西每条巨龙都有,但是真正具有代表意义的巨龙只有一位,那就是吾皇陛下……这种事你应该找自己才是。” “靠!” 听曼达这么一说,王羽脸色顿时就黑了。 妈的,自己花了这么多钱买线索,想不到线索竟然在自己身上。 一开始其实王羽也想过龙皇达列斯,不过武神已经是多年前的传说了,打败龙族获得逆鳞也是多年前的事,所以那龙之逆鳞应该是一件特定的道具才是,没想到这玩意真的在达列斯身上。 “我的钱能不能还我?”王羽问道:“退一半也行。” “很显然,不能!”曼达摇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羽,又看了看周围的一众巨龙,大有你再敢提钱,我们就伤感情的意思。 王羽也不是心疼钱的人,就是感到有些冤大头而已,要钱也仅仅只是问一句,见曼达如此反应当即闭口不提。 “勇士,你还有别的事吗?”曼达再次问道:“巨龙城堡一向生人免进。” 喵的,要么说NPC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呢,前脚刚刚收了钱,后脚直接就给王羽下逐客令。 要知道,王羽被坑了钱,心里正不得劲呢,此时又被人驱赶哪怕王羽再怎么宅心仁厚,这会也有点不爽。 “不急!”王羽摆了摆手,然后从包里掏出了龙皇令牌。 “吾皇陛下!” 看到王羽手里的令牌,曼达一众巨龙顿时脸色一变,慌忙跪在了地上。 “哼哼!” 见曼达老匹夫如此慌张,王羽心中一阵舒爽,随手点击了使用。 “嗤啦!” 随着王羽手中令牌光芒一闪,城堡内上方的空间突然被一只金黄色的爪子生生撕开一条缝隙,紧接着一股无与伦比的龙威,从空间缝隙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曼达等人爬的更低了。 空间裂缝慢慢张开,达列斯的大脑袋从里面伸出来,不耐烦道:“你小子找我又有什么事?” “嘿嘿!” 王羽坏笑一声,环视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曼达等龙,对达列斯道:“老列,你觉不觉得这里很眼熟?” “??” 达列斯疑惑的怔了一下,然后道:“是有点眼熟……这是哪里?” “吾皇陛下,您终于自由了!” 不待王羽回答,曼达突然叫了一声,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听起来不像是激动,反倒像恐惧。 天知道达列斯当年是个怎样倒行逆施的暴君,竟把自己的小弟吓成这幅模样。 “哦,是你啊……”达列斯随意地看了曼达一眼,并未那种老友重逢的喜悦感,语气反倒是很平淡。 这倒是让王羽有些意外。 不过也很合理,毕竟二龙几千年没见面,再见面达列斯却成了别人的仆人,像达列斯这种体面人,肯定会觉得脸上无光,不好意思和故人叙旧。 曼达张了张嘴,想再说些什么,达列斯却是极不耐烦的问王羽道:“你找我就是为了恶心我?” “啊?”王羽一脸懵逼。 “算了,有事咱俩当面谈!” 达列斯爪子一伸,将王羽拽到了空间裂缝的另一端,随手一挥抹平了空间裂缝。 看着消失的空间裂缝,曼达一屁股坐在地上,汗水浸湿了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