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凤血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凤血

“嘿嘿!有眼光!” 王羽嘿嘿一笑,点了点头然后点击了使用。 一道红光闪过。 “咔嚓!” 与此同时一声巨响,王羽面前出现了一个时空漩涡,数秒后,化作了一个红色传送门。 紧接着,一个姑娘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 那姑娘长相妩媚,身材极好,散发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正是烈焰君主尼菲斯。 从传送阵中走出,尼菲斯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当她看到达列斯的时候,二人(?姑且算人吧……)相互对视了一眼,齐齐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最后尼菲斯的目光落在了王羽身上,皱着眉头问王羽道:“是你召唤的我?” “不错,是我!” 王羽晃了晃手里的凤凰令,淡淡的回道。 “你是谁?为何会有我的凤凰令?”尼菲斯纳闷的打量了王羽一眼道。 “我……” 听到尼菲斯的话,王羽一口老血憋在了胸口。 妈的,这游戏里的NPC还有好东西吗? 什么叫忘恩负义,这特么就是,自己才把尼菲斯从地下解救出来几天啊,这王八蛋竟然就不认识自己了,喵的,好歹也是你的主人好不好? “我是铁牛!” 王羽黑着脸道:“你忘了谁把你就出来的了?” “哦!”尼菲斯撇了撇嘴道:“原来是你啊……” 说着,尼菲斯把脑袋转向了达列斯道:“呦,臭蜥蜴,好久不见,你怎么还没死?” “放心!”达列斯咧着嘴不甘示弱道:“你这老东西还没死,我肯定不会先死。” “你说谁老呢?”尼菲斯瞪眼…… 到底是雌性,对老字非常排斥,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尼菲斯上个月才破壳,现在还不到一岁,的确也不能用老来形容。 二人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火药味顿时开始在城堡内弥漫,眼见就要互相掐起来,多米尼克同学见状本能性的溜到了门外。 开玩笑,这两位可是真正的神,他俩要是打起来,打个喷嚏就能把旁边看热闹的人给秒了。 王羽就比较悲惨了,这两位爷都是他的随从,谁跑王羽这会都不能跑,脸还得要不是,毕竟这俩畜生就算打起来也不敢把王羽怎么滴。 再说了,就这两位的本事,真要打起来那就是毁天灭地,怎么跑也跑不掉,小打小闹的也不值当的跑。 “好了!” 当小弟的打架,老大怎么也不能不表示一下,就在尼菲斯和达列斯二人从言语冲突将要上升到肢体矛盾的时候,王羽直接一嗓子吼道:“都给我闭嘴,听我说!” “嘎……” 二人的吵架声戛然而止,城堡内顿时鸦雀无声。 达列斯和尼菲斯更是直直盯着王羽,眼里满是惊诧和愤怒,很显然这两位活了几千年都没人敢这样跟他们说过话。 可见王羽一嗓子震慑住两只神级BOSS的战绩,应属当世第一,无人敢出其左右。 王羽才不管那个,指着尼菲斯道:“我叫你来可不是让你来吵架的。” “你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尼菲斯皱着眉头道:“不想活了你?” “你动我一下试试!”王羽白了尼菲斯一眼。 奶奶的,丫还反了天了,平时也就算了,王羽也不在乎这俩货对自己的态度,可这时候还不把主人当人,岂不是找不自在? 不给王羽面子就是不给系统老大面子,再牛逼的BOSS敢不给系统面子下场也只有一个。 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既然已经为了自由出卖了肉体,就不要再因为这点屁事搭上性命。 见王羽态度如此强硬,尼菲斯直接哑然,愣了好大一会才渐渐露出笑容道:“哈哈,牛哥,我跟你开玩笑的,您找我啥事啊。” “小事!” 王羽指着门外的多米尼克道:“这哥们因为热爱学习变成了亡灵,现在想重生你给个法子吧,你是复活的行家,怎么才能让他重生来着?” “这……”尼菲斯看了多米尼克一眼道:“这可不容易啊。” “什么不容易!”达列斯激动道:“牛哥别听她胡说,只要她舍得几滴凤血就行了。” “达列斯,你敢和我出去打一场吗?”尼菲斯愤怒的叫道。 尼菲斯最大的本事就是飞翔,城堡里空间狭小,限制尼菲斯的实力。 达列斯也不傻,竖着中指挑衅道:“要打就在这里打!随时奉陪!” “凤血?”王羽无视二人的扯淡,自顾自纳闷的问尼菲斯道:“那是什么?” “我……”尼菲斯恶狠狠的瞪了达列斯一眼,不爽道:“这还用问,当然是我的血。” “切!”王羽撇嘴道:“我还当是什么宝贝呢,你浑身上下这么多血,来几滴怎么了?” “你说的什么话?这可是我的血!”尼菲斯对王羽把自己的血说的和涮火锅用的鸭血一样,顿时来了脾气。 尼菲斯不同于达列斯,达列斯一身的本事虽然多半来源于血统,可也经过一番磨炼,而尼菲斯却是天地间最纯正的火元素所化,自出生便是天地间最强大存在。 作为天生神兽,尼菲斯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带有神格,且不说凤羽之类的神级材料,即便是尼菲斯的一泡屎,对凡间生灵来讲都是神物。 至于凤血更是具备尼菲斯本源神性的东西,具有涅槃重生之神效,是无与伦比的宝物,哪有这么轻易送人的道理。 “就一滴也不行吗!” 王羽到底不是全真教那群混蛋,骨子里道德观念还是极强的,见尼菲斯如此珍重自己的血液,王羽也猜到了这凤血的价值可能不亚于达列斯的逆鳞,所以此时已经带上了恳求的语气。 “不行!” 尼菲斯摇头:“半滴也不行!” “牛哥!”这时候,达列斯凑过来道:“这娘们瞧不起你,你能忍?” “算了!”王羽摆摆手无奈道:“她的东西也没义务必须给我,实在不行就在找找别的办法。” “别啊。”达列斯道:“你对我怎么就不这么客气,跟她同归于尽啊!” “????” 听到达列斯的话,尼菲斯心中一惊,顿时汗毛都立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