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王羽问路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王羽问路

棒服的国土面积比倭服还要小很多。 倭服三岛六城连带海域加起来比之国服一个区小不了多少,而棒服却只有半岛,三个主城。 分别为天星之城,天空之城和天神之城。 天星之城是棒服三城中最大的一个主城,天空之城和天神之城虽然名字嚣张,但是比起天星之城却是相差甚远。 因为在《重生》的背景故事中,天星之城是光明神的陨落之地,故而天星之城又被称之为圣域,棒服的NPC甚至玩家都自诩为神的子民,坚信天星之城是整个游戏背景的中心,而棒服这片领土则是《重生》宇宙起源地。 所以在《重生》中就一直流传着宇宙起源在棒服的说法。 至于是不是真的起源谁特么管那个,反正大家都相信自己原因相信的,吹逼又不上税……棒国玩家还说整个勇者大陆曾经都是棒服领地呢,你能奈他如何? …… 达列斯不愧是游戏中的至强者之一,破碎虚空定点传送比传送阵都好用,王羽直接被达列斯给丢到了天星之城门口。 游戏背景里,无论是瀛洲三岛还是棒服半岛,都是和勇者大陆一脉相传,建筑风格差别不算太大,不过天星之城作为光明神的陨落之地,一切都和光明神挂钩,处处都是白色调,这让王羽看着很不舒服。 用王羽老家的话来讲:“全城带孝!” 嗯,毕竟是陨落之地,没毛病。 棒国虽小,网游电竞行业却是很发达的,但玩家数量和质量来论,比起倭国都要多了不少。 天星之城作为棒服最大的主城,足足有玩家几十万人,比起国服的大主城都不遑多让。 这个点正是玩家高峰期,天星之城城门处各职业玩家络绎不绝的进进出出,人生噪杂显得十分热闹。 这种情景和余晖城也没什么两样。 混在人群中,王羽悄悄地溜进了天星之城。 天星之城的纵横布局和余晖城大致相同,只不过在天星之城的最中心位置,有一座高塔高高耸立直入云端,气势无与伦比让人敬而远之。 进入天星之城后,王羽立马就愣住了。 安图恩那老王八只告诉王羽神之荣光在天星之城,并没有告诉王羽神之荣光到底在哪。 天星之城的规模比起勇者大陆的圣光城差不了多少,这么大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找一个传说中的道具,岂不是大海里捞针? 若是神之荣光在城内还好,要是在野外的话…… 特码的,野外地图可比主城大了不知道又多少倍,这特么要是闭着眼睛去找,还不得找到游戏关服? 一时间,王羽突然感到了什么叫做束手无策…… 找东西,这也是武力解决不了的问题。 无奈之下,王羽只好发消息询问无忌,结果消息刚发出去系统就给王羽回道:“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尼玛!” 看着系统的提示,王羽那叫一个崩溃。 没办法,自己找肯定是行不通的,找外援也联系不上,现在只能靠问的了。 可是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找谁问呢? 王羽开始四下观望。 就在王羽顾盼之际,突然,王羽的正前方勾肩搭背的走过来一个刺客和一个战士。 那战士身材魁梧,背后背着一柄巨斧,刺客身材佝偻,腿上插着两把匕首。 二人走在一起,相对之下高的更高,矮的更矮倒也非常符合职业特色。 这二人身上闪烁着淡淡的光晕,很显然装备不弱的样子,在他们的胸口处挂着一枚可有金色花朵的徽章,王羽看着十分眼熟。 似乎也感受到了王羽炙热的目光,二人走到王羽跟前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然后紧紧盯着王羽一脸的不爽。 走在大街上被人注视本就不是什么好的体验,游戏里又是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世界,你瞅啥瞅你咋地在游戏中可不是玩笑梗。 “二位!”王羽见二人有些不爽,脸上忙露出笑容道:“有没有听说过神之荣光?” “????” 听到王羽的话,二人脑袋上齐齐冒出了一串问号,很显然,这俩货根本听不懂王羽说的是什么。 “你说什么?”为了确认,那战士歪着脑袋反问道。 “???” 这次,轮到王羽懵逼了……靠,光想着问路了竟然忽略了语言不通的问题。 既然话都说不清楚,自然也没有询问的必要,王羽叹了口气冲二人抱拳道:“告辞!” 说着,王羽便尴尬的往旁边走去,一边走一边问,试图在天星之城找一个懂国语的出来。 而刚才被王羽问路的那俩玩家,则面面相窥,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 要么说王羽是个游戏小白呢,现在的王羽虽然玩了这么久游戏,但他了解的游戏规矩也仅仅只是常识性的基础问题,至于稍微高端一些的规矩和潜规则,王羽仍是两眼一抹黑,处于我行我素的阶段。 但凡是游戏老玩家都知道,在陌生的地方一定要避免问路这种事。 之前就已经说过,游戏世界是一个道德观念约束极低的世界,毕竟这个世界是虚拟的,下了线谁都不会影响谁,所以玩家恶的一面在游戏世界就会被放大的厉害。 就拿问路来说,这根本就是直接向对方表明自己是一个外乡人。 现实中,外地人初来乍到都会遭到本地人排挤,游戏里这一面更是过分的很。 即便你是一个本地人,只要身上有好东西,都有可能出门被人捅刀子,莫说你是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了,问路基本等同于光明正大的告诉对方“我是肥羊,快来宰我?” 更何况游戏里的玩家集体观念都是很强的。 从最基本的行会集体观,到中阶段的主城集体观,再到高阶段的阵营观念,都是玩家集体性的体现。 行会与行会城与城之间尚且不算太离谱,但是阵营和阵营之间的对持却是十分显而易见的。 系统也对此起哄架秧子,不同阵营不同集体之间相互击杀不仅没有处罚反而还有奖励,所以玩家骨子里一向对集体之外的人十分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