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检测组的故事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检测组的故事

《重生》作为一款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网游,虽然在游戏性方面还不是很完善,但是从技术层面来讲已经是非常完美的了。 一个技术完美的游戏,BUG这种东西自然也是十分稀少,外挂这种东西更是在本源上就已经杜绝。 所以按道理来讲,游戏检测组本应该是游戏公司最清闲的部门。 毕竟游戏BUG少,出现的问题就少,没有技术层面的故障,也没有外挂接入,大家每天只是盯着大屏幕就行了,虽然也有些无聊,但也仅仅是因为清闲导致。 然而现实不然,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检测组的员工一上班就变得十分紧张,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某些不可抗因素,搞得大家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别说检测组里的警示音了,就算在上下班路过一个消防车,大家心里都得咯噔一下。 那所谓的不可抗因素,很显然就是王羽这个魔星,就是因为王羽的存在,检测组同学对格斗家这个职业都充满了怨念,提起王羽亦是咬牙切齿。 其实说来检测组的员工也是悲催,虽然王羽屡次触发警报不假,可那也不是游戏技术层面的问题,如果说错在王羽太强,那就显得装逼了,只能说对于王羽来讲,游戏的难度可能不是很高…… 但是王羽后面几次的行为,却是直接导致了游戏提前更新。 以前也说过,《重生》虽然已经正式运营,但是游戏这种东西必须有新意才能留住玩家,所以很多新鲜的玩法,都在研发之中。 等到玩家觉得游戏玩法单调的时候,再放出更新补丁,这样就能大大的加深玩家对游戏的粘性。 结果大众玩家还特么在开荒中呢,王羽就一马当先冲在了前面,如同开了作弊器一般把布丁一个个放了出来,完全打乱了游戏的更新节奏。 那感觉,就好像某水果手机一样,本来一年更新一代,结果在某个人的催化下,短短半年的时间,就从4S更新到了X,不仅玩家一脸懵逼,游戏内部更一脸懵逼。 如果仅仅是放出的小补丁也就算了,王羽还特么闷声作大死,连续放出了几个资料片…… 尼玛,资料片这种东西对于一个网游来讲,基本就是性命攸关的东西,王羽的行为基本就等于让这个网游的寿命提前透支,这对游戏开发商来讲无疑是致命打击。 透支一次大家还能视为意外,可王羽这接二连三的搞事情,直接就惊动了龙腾公司的高层。 上面震怒,下面就跟着遭殃,推来推去,皮球就落在了检测组这几个倒霉催的身上。 没办法,平日里高薪养着这几个吃干饭的,不就是为了让他们在这时候顶缸嘛……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群家伙对王羽的怨恨,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 赵鑫培就是检测组技术员里的一员,也是从王羽新手村开始,第一个发现王羽的那个技术员。 这孩子是个刚入行的新人,由于技术突出被提拔为了组长,但是被处罚的时候,这小子IT民工那股子犟劲上来,直接就跟领导怼上了,说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监管不力,而是因为玩家太强。 到底还是太年轻啊,处罚都已经下来了,可见事情也已经过去,现在就是要找个替罪羊,谁管你到底为什么,更何况,赵鑫培的所说的话在领导眼里就是无稽之谈。 四十级的玩家打败天神傀儡?五十级的玩家搞定龙皇达列斯? 扯淡也得有个边好不好?这特么已经不是在羞辱设计师的劳动成果了,而是在羞辱领导大人的智商。 至于监控录像这种可以证明赵鑫培的东西,对不起,我不看,好不容易把事情平息下来了你还想搞事?闹呢! 上层的一番骚操作下来,赵鑫培不仅没有维权成功,反而差点丢了工作,刚提升的组长也被撸了下来。 当然,虽说这事因王羽而起,但是赵鑫培也是个明白人,知道这事怪不到王羽身上,所以尽管赵鑫培被坑的这么惨,倒也没说拿王羽出气,可见此人也是个恩怨分明的家伙。 …… 又是提心吊胆的一天过去了,眼看就要下班,赵鑫培悬了一天的心情终于落了下来。 可就在赵鑫培收拾东西要回家的时候,突然一堆西装革履的家伙走进了检测组。 检测组众人大吃一惊,赵鑫培连忙道:“检测组重地,闲杂人等不准……” “小赵,别乱说话!” 不待赵鑫培的话说完,突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惊慌失措的从人群后面钻了出来,瞪了赵鑫培一眼,打断了赵鑫培的话。 “李主任,怎么了?”赵鑫培纳闷的问道。 中年人连忙道:“这是咱们公司的马总!” “马总?” 赵鑫培闻言一愣,连忙看过去,当他看清为首那人模样的时候,顿时就呆在了原地,尼玛这突然闯进来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龙腾公司的大老板——马龙腾! 马龙腾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年纪,长得比照片上还要精神的多,举手投足间显得非常的稳重。 马龙腾的身后站着一个小姑娘,那姑娘身材高挑,短发,长得极为漂亮。 “小赵!” 就在赵鑫培不知所措的时候,李主任连忙道:“马总和马小姐可是专门来慰问大家的,带他们四处看看。” 突击检查都说得这么好听,怪不得能当主任。 “有劳了!” 马龙腾笑眯眯的冲赵鑫培点了点头。 赵鑫培也含笑走过去指着屏幕说道:“检测组也没啥好看的,每天就是盯着这些东西,哪里有异常,我们负责调查。” “嗯!” 马龙腾点了点头道:“那咱们这个游戏异常多不多?” 老板嘛,对于自家产品的质量还是十分伤心滴。 “这个……” 赵鑫培想了想道:“从理论上来讲,游戏开服这么久,还没有出现过什么异常,只是……” “滴~滴~滴~滴~” 赵鑫培话还没收完,突然,检测室内响起了警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