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谦逊的王羽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谦逊的王羽

作为一个商人,而且还是妖孽横行这样的大商人,和王羽二人可不一样,妖孽横行不是孤家寡人,有这么多小弟跟着妖孽横行吃饭呢,做事自然也不会像王羽那样随心所欲。 不过谁叫王羽是自己的亲哥哥呢,妖孽横行也是没有办法。 作为纵横天下这么大工作室的领导,妖孽横行不可能凡事都亲力亲为。 关上聊天框后,妖孽横行叹息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材料清单发给了自己身边的美女助手妖精兽道:“妖精,把这份清单的材料给我找一下。” “这……” 妖精兽收到材料清单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旋即脸色有些惊讶的说道:“老板,这材料都是稀有材料,就算是我们工作室也没有太多,你这是揽到大客户了?这价格咱可得抬高一些。” “屁!” 妖孽横行郁闷道:“这都是白送人的!” “啥?” 听妖孽横行这么一说,妖精兽原本兴奋地表情顿时黯淡了下来:“送人的?老板,您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吗?” “知道!”妖孽横行无语道:“但是没办法啊,不给那小子还不得抢?” “和纵横天下作对?”妖精兽有些不信的笑道:“恐怕还没有那种人吧。” “现在来看的确没有!”妖孽横行道;“谁知道不给他他会不会和我作对。” “有这么夸张吗?”妖精兽诧异道。 “谁让他是我哥呢。”妖孽横行无奈的摊了摊手。 “这……” 妖精兽闻言脸色再次一暗道:“老板,上次是您爸,这次是您哥,要的都还是这么稀有的材料,咱们纵横天下也没有余粮啊。” “少废话!”妖孽横行皱了皱眉头道:“我问你有没有余粮了吗?你就说有没有库存吧。” “有……”妖精兽见妖孽横行的语气有些不爽,连忙小心翼翼的回道。 “那就照清单给我拿来!”妖孽横行淡淡道。 “可是……”妖精兽踌躇的说道;“老板,你就不怕下面的兄弟有意见?” 一个工作室的组成和一个行会的组成乃至一个公司的组成其实都是大同小异。 老板这个职业看起来非常牛逼,然而但凡是当过老板的人都知道,公司越大就越难管理。 行会和工作室也是一样。 妖孽横行的行会上上下下加起来有百万之众,比起世界上任何一个大型实业公司的员工数量都不遑多让。 这样的庞然大物,自然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如臂使指的。 毕竟现在的社会没有一言堂,哪怕老板是最高权利者,想要行使一些事情的时候也得三思而后行。 纵横天下的材料都是来源于行会的兄弟们,即便妖孽横行签了合同给了钱,但很多事情也不是拿钱这么简单。 纵横天下的管理层人员亦是多得很,远的不说,《重生》每个主城都会有一个会长和副会长,至于妖孽横行手下的管理人员更是不少。 别看现在妖孽横行把工作室经营的这么大,可真要是三天两头的拿这么多珍贵材料送人,手下兄弟就算嘴上不说,心中也难免会有意见。 毕竟这些材料的价值就是工作室的收入……而工作室的收入则直接关系着下面管理层的收入。 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纵使所有人知道自己是老板的员工,无权过问老板的私人财产,但关系到自己的利益,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妖孽横行和王羽一样,都是家教的,对社会上的人情世故懂得也不多,而且作为宗主家的孩子,这俩人谁都没学过做生意,能把工作室搞这么大,仪仗的也多是网络游戏这个平台。 因此,说到做生意妖孽横行的手段并不高明,管理行会也是全由着性子。 妖孽横行看似成熟,其实就是一个孩子,心智都不及王羽成熟一些。 此时见妖精兽敢这样跟自己说话,顿时就怒了,冷冰冰的问妖精兽道:“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你是……”妖精兽未敢迟疑的回道。 “我少发你们薪水了吗?” “没有……”妖精兽再次回到。 “那我拿着我的东西送给我哥,你们凭什么有意见?”妖孽横行继而蛮横的问道。 “这……” 妖精兽也是被问得哑口无言。 没办法,这工作是再大,也不是股份公司,哪怕手下人再多,妖孽横行现在的身份也就是一个比较大的作坊主。 虽然给了下面玩家一些权利,可是所有的产出还是妖孽横行的,作为签合同拿工资的员工,自是没权利过问老板的行为。 “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 见妖精兽不在说话,妖孽横行又问道。 “没了!”妖精兽咬了咬嘴唇,十分不甘心的回了一句。 “那就赶紧去找材料吧!”说完妖孽横行便不再理会妖精兽。 …… 余晖城,王羽把找材料的任务交给了妖孽横行后,便来到了酒馆内。 老规矩,每天早上全真教一伙人都会在酒馆碰个头,然后做任务的做任务,下副本的下副本,固定队嘛,都是这样。 “牛叔……牛叔来了!” 王羽前脚刚踏进酒馆门口,耳边就想起了寄傲呱噪的叫声。 “嗨!早啊……” 王羽笑着摸了摸寄傲的脑袋,和其他人打了个招呼。 “嘿!” 这时,春翔凑过来问神秘兮兮的问道:“老牛,听说你一个人打通了去棒服的航线?” “哈哈,这事你们都知道啦。”王羽笑道。 “废话”无忌撇嘴道:“我们又不是星际玩家,眼神好得很,系统公告难道看不到?” “牛哥,牛逼!” 包三和尹老二齐齐冲王羽竖了个大拇指。 其他几人也均是一脸的敬佩。 虽然大家对王羽的变态已经习惯了,可听说王羽一个人打通了航线,还是忍不住有些惊叹。 “哪里哪里!”王羽谦虚道:“举手之劳而已!” 所有人:“……” 好么,有的人谦虚,是真的谦虚,让你觉察不到他的牛逼之处。 而王羽的谦虚,在全真众人眼里却是莫大的嘲讽。 他们也知道王羽没有哪个意思,可特么一个人打通了航线,还说是举手之劳……这尼玛还是谦虚吗?这是无言的嚣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