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蠢蠢欲动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蠢蠢欲动

“卧槽,出大事了,纵横天下的老大妖孽横行被人堵了!” “妖孽横行?不会吧,纵横天下这么大势力,谁敢堵他?怕不是不想混了?” “哈哈!别人肯定没人堵他,堵他的是他自己的手下……,现在那小子就在罪恶之城呢,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真的假的?哈哈!有意思……狗咬狗一嘴毛!” …… 纵横天下虽然是做买卖的,平日里也比较低调,但说实话这个行会对其他行会的玩家可不怎么友好,尤其是在矿区,纵横天下的玩家用嚣张跋扈来形容也不过分。 不仅仅是散人玩家,就连那些大行会玩家都没少被纵横天下的人怼过,王羽这样的狠人曾经也见识过纵横天下玩家的气势。 可那又如何? 纵横天下家大业大,一般人是绝对惹不起的,发展期,大行会更不想得罪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只能忍气吞声。 妖孽横行作为纵横天下的会长,名声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何况这家伙的名声前期抢地盘的时候本就是靠武力打出来的。 此时听说纵横天下内乱,妖孽横行被万千小弟围的像条丧家之犬,吃瓜群众不仅没人心疼,反而个个看起了妖孽横行的笑话。 这还是委婉一些的,至于那些个大行会,盯着纵横天下这块肥肉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此刻纵横天下内乱,自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时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 接到纵横天下内乱的消息后,几乎在同一时间,游戏里各大主城的大行会都赶紧召开了行会会议,其中甚至还包括血色盟。 利益是永恒至上的嘛。 血色战旗和全真教私交是不错,但是这么大一个行会也得吃喝不是,毕竟大行会的发展后期基本就是靠吞并小行会,纵横天下不仅仅代表的是一个行会,还代表了全游戏里的矿区,这可是绝对的利益,血色战旗有岂能视而不见。 换而言之,让全真教的人坐在血色盟的位置上,这时候也会这么做滴。 “想不到纵横天下这么快就乱了!看来妖孽横行还是不行啊。” 血色盟的办公室内,血色盟诸位领导对今天发生的事唏嘘不已。 的确!纵横天下一直以来就是风平浪静的,基本不问世事,与外界也不怎么接触,想不到突然之间就内乱了起来,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这有什么意外的。”见大伙一脸的以为,血色风语撇嘴道:“行会做的这么大,却没有什么正儿八经信仰和凝聚力,出事也是早晚之间,我觉得我们当务之急该讨论的是我们该怎么做。” “哦?” 血色风语现在在血色盟中还是很有话语权的,这番话也说进了血色战旗心里,听血色风语这么一说,血色战旗饶有兴趣的问道:“那风语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这还用问!” 血色风语指着地图上的矿区道:“现在纵横天下内乱,他们的各大势力也蠢蠢欲动,肯定无暇顾及矿区,我们当然要在第一时间去抢矿区。” “我靠,风语你疯了?” 血色盟其他几人闻言,尽皆皱了皱眉头,血色修罗这个二货更是大惊失色道:“抢纵横天下的地盘,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吗?” 纵横天下拥兵百万,这是游戏里新手都知道的事情,血色战旗虽然规模也不小,可说到底不过是几万人,几万人去抢百万人的地盘,岂不是自寻死路? “哼!” 血色风语哼了一声道:“拥兵百万那是历史,现在纵横天下连自己的老大都敢围攻,根上就已经乱了,行会内的势力肯定也是蠢蠢欲动互相观望,谁还会顾忌他人,众志成城的纵横天下那叫纵横天下,而离心离德的纵横天下连余晖城都纵横不了。” 可不是吗,纵横天下有百万之众那是三百个主城联合起来,可是分散到下面三百个主城,其实每个主城也就几千人。 在游戏里每个主城其实就相当于一股势力,妖孽横行除了拥有一个老板的名头以外,权利根本就是分散在各个势力手中的。 此时的纵横天下连老板都要宰,各个势力定然不会轻举妄动,自然也不会去管别的主城,这样的纵横天下在血色盟面前自是不堪一击的。 “你就不怕他们内乱完以后找我们麻烦?”一旁的血色暗夜也小心翼翼的提醒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纵横天下就算是病了,等他回复过来一样不是血色盟可以惹得起的。 “找我们麻烦?呵呵!”血色风语微微一笑道:“你以为就我们血色盟一家盯着纵横天下的地盘呢?信不信现在三百座主城,每个行会都和我们一样在这里谋划抢矿区的事……莫说纵横天下这次以后翻不了身了,就算翻了身也是元气大伤,他有胆子挑战全游戏的行会?” “额……” 血色风雨的话,让众人尽皆无言以对。 “这个……” 这时,一只没说话的血色战旗思索着说道:“风语你说的这些其实我都考虑过了,但是你知不知道全真教和妖孽横行是什么关系?” “当然知道!” 血色风语道:“但那又如何!这也是形式所逼,纵横天下这么大一块肥肉放在那里,就算我们不抢,也会有其他人去抢,与其便宜了别的行会还不如便宜我们呢,我想无忌和铁牛也会明白这个理。”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全真教追究起来,我就把你卖出去……” 血色战旗闻言脸上露出了一抹。 “老大……你……你可不能这样!” 看到血色战旗脸上的笑容,血色风语不由得一愣。 好么,血色战旗真不是个好东西,这小子看着傻不愣登,心里可是明白的很,经营了这么多年行会,自然不会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事情,之所以自己不说,就是怕得罪全真教,想不到这时候竟然阴险的将血色风语推到了前面,血色风语骂娘的心都有了。 “嘿嘿!”血色战旗嘿嘿笑道:“都是为了咱们血色盟嘛,你就牺牲一下,到时候如果全真教不追究,矿区收益你拿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