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打探风声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打探风声

妖孽横行的翻身对于所有抢纵横天下的行会来说,都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毕竟当时妖孽横行是什么情况,大家也都一清二楚,被几万人围的像条狗一样,这种情况下还能来个大逆转,借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是谣言。 妈的,这都能反转岂不是说太阳打西面出来了。 然而三人成虎,几万人都这么说,哪怕真的是谣言,也是无风不起浪。 众位行会老大经过再三确认,终于震惊得意识到,这特么不是个谣言。 妖孽横行不仅在众目睽睽之下逃出生天,就连君临天下以及其手下一票小弟,都突然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而他们最后的一次登录游戏则是他们围堵妖孽横行的地方——罪恶之城。 如此种种迹象表明,君临天下一伙人不仅被妖孽横行给平了,而且还败得很惨,竟然所有人都被打的下线不敢露面。 这尼玛,内乱,一直以来都是所有行会都比较头疼的问题,毕竟行会越大,会长的权利就会越分散,行会就越不好管理,前面又有三煞庄这个典型,自是让人不得不防。 可即便如此,这些当行会一旦发生这档子事,没有个三五天根本就解决不了这么一个烂摊子,会长手段低一些的一个月都不见得能解决问题,甚至还有很多行会直接就被内乱搞散。 而纵横天下从论坛上出现其内乱消息开始,到现在妖孽横行平乱成功的帖子刷上头条统共不到俩小时的时间。 纵横天下可是数万人的叛乱,光叛乱玩家数量都比其他大行会总人数加起来都要多,而妖孽横行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平定了数万人的叛乱,并将其逐出游戏,其动作之快,手段之高简直闻所未闻。 更恐怖的是,妖孽横行的心腹手下们在这段时间内正忙着和其他行会抢矿区呢,也就是说,妖孽横行根本没有用其他人的帮忙就搞定了君临天下数万玩家,细细一想恐怖至极!这得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家伙! 当然,妖孽横行有多可怕对众行会来讲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妖孽横行这杆大旗没倒,纵横天下这个庞然大物很快就能再次重新振作。 纵横天下振作起后,那大家手里还没捂热的矿区到底是谁的,还没有个定数。 妖孽横行是什么脾气,纵横天下又是什么性格,大家都是玩行会的也不是不知道,抢了他们的东西,哪能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吃下去。 可是就这么吐出来,大家肯定也是十分不乐意的。 且不说抢矿区大伙废了多大劲,就算这些忽略不谈,各大行会都是在游戏里混的,谁还不要个脸面? 尤其是这些大行会,大家把脸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若是就这么认怂乖乖的把矿区还出去,那这些大行会就不仅仅是丢了一个矿区那么简单了。 特么的,这么怂还玩什么行会? 游戏里的玩家最现实,管你福利如何,你的行会若是顶着一个怂逼的骂名,肯定会造成严重的玩家流失。 毕竟对于游戏玩家来说,你可以说他穷挫丑单身狗,但是你绝对不能说游戏玩的怂。 玩家就是行会的劳动力,没有了玩家的行会那还叫行会? 如此一来,在纵横天下手中抢来的那些矿区,还真的变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扔了,舍不得。 不扔,这尼玛有毒啊,谁不怕死谁就吃。 此时此刻最崩溃的当属血色盟一伙人。 妈的,真是怕啥来着,想不到全真教一伙人终究还是把妖孽横行给救了出来。 “特么的,还有这群王八蛋做不到的事嘛?” 再三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后,血色战旗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行,嘴里翻来覆去的念叨着这一句话。 别的行会抢就抢了,说到底矿区不是妖孽横行家的,谁拳头大谁抢去那是合情合理的。 可是就血色盟和全真教这关系,血色战旗还去抢妖孽横行的矿区,这就有点不厚道了,这不是在自己朋友身后插刀子吗,一时间血色战旗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向王羽交代。 “我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就在血色战旗不知所措的时候,血色风语看了几遍帖子截图,然后下了自己的结论。 “哦?哪里蹊跷了?妖孽横行离开,纵横天下叛军消失那都是有人亲眼所见的事情,怎么会蹊跷。”血色战旗有些不解道。 “不清楚!” 血色风语摸着下巴嘟囔道:“反正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既然妖孽横行是被全真教就走的,那么这小子肯定和无忌老大在一起,这种大张旗鼓的穷吆喝可不是无忌的作风,我觉得老大你还是再找人确定一下吧。” “我都确认了几十遍了,再找找谁啊?”血色战旗不满问道。 “当然是全真教了!”血色风语道:“他们是当事人,当然最有发言权。” “全真教?”血色战旗无语道:“你说无忌和铁牛知道我们也抢了矿区后,会不会翻脸。” “无忌的话,应该不会,至于铁牛嘛……”血色风语摸着下巴思索道:“最多堵着你杀几次……” “靠!” 血色战旗崩溃道:“那我不问了。” “啊哈,开玩笑的……” 血色风语见状笑道:“都这时候了,如果妖孽横行真的平定了叛乱,那咱们就照原来的说辞如实禀告就是了。” “额……好吧。” 血色战旗一边说着,一边就拉开了无忌的好友栏,一条信息发了过去:“无忌老大,听说你把妖孽老大救出来了?” “呵!” 无忌是何等聪明之人,一看血色战旗这消息内容,就猜出血色战旗是来打探风声的了,于是笑了笑,不紧不慢的回道:“不错,怎么?你也抢了纵横天下的矿区?” “我……” 看到无忌的消息,血色战旗惊出了一身冷汗,连忙道:“无忌老大哪里话,我是那种在背后捅朋友刀子的人嘛?只不过见有些宵小之辈意图趁火打劫,我看在各位老大的面子上,让自己手下弟兄去帮妖孽老大看场子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