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未知的对手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未知的对手

“哦?” 血色战旗闻言不由得一愣。 想不到这暗无天日还真是有备而来。 的确,大家都知道,现在妖孽横行还活蹦乱跳的,纵横天下缓过神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到时候还不得挨个算账? 虽然抢矿区的行会都是大行会,玩家数量比较多,但归根结底,这些玩家并非一个行会,也不是一个集体,平日里不盼着对方死就不错了,这时候想要真正联合起来抵抗纵横天下完全是无稽之谈。 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只要事情不落在自己头上,谁都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此刻纵横天下若真要是回来挨个抢地盘,恐怕谁也抵挡不住,至于那些被抢的矿区,当然也没人真的敢拿去开发,而且拿在手里都是个祸患。 就好比当年楚霸王如果不死,刘邦也不敢自信满满的当皇帝是一个道理。 若不是各大行会抢地盘废了不少力气,这会儿估计已经有人直接把矿区给送还回去了……唔,比如血色战旗自己不就已经打算这么做了吗。 “呵呵!”血色战旗思索了片刻后笑道:“感情你们这是趁火打劫来了。” “血色老大此言差矣!” 对于血色战旗的说辞,暗无天日矢口否认道:“这怎么能叫趁火打劫呢,这是市场需求,严格意义上来讲,你们的行会只不过是帮我们干了点活而已,五十万金币不少了。” 嘿,不得不说,这个暗无天日虽然言辞有些问题,但脑子却还是清醒的,这么一说的确让血色战旗无法反驳。 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各大行会抢来了矿区也不敢自己用,可不是给那些敢拿来用的行会打了一次短工,这样说来五十万金币的雇佣费着实不算低。 但是这种被迫打工和主动打工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生意嘛,谁不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前者归根到底却是有些强买强卖的意思。 无论是在游戏里还是在现实中,被人强迫做某些事都是让人有些心情不爽的,哪怕是有利所图,也难免会心不甘情不愿。 可那又如何呢,现在大家最该担心的是纵横天下的报复,而不是趁火打劫的暗黑联盟。 是被纵横天下胖揍一顿抢回矿区丢人现眼,还是收钱把矿区低价卖出去,还是很容易选择的,即便大家心中十分不情愿,但也只能干吃这个哑巴亏。 血色战旗也是当老大的,听到暗无天日的话,血色战旗的反应和诸多行会老大一样都是颇为不爽,然而血色战旗却没有当场怼回去并拒绝交易,而是非常淡定的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行为却是让我很不爽,所以我打算再考虑考虑到底要不要卖给你。” 暗无天日也十分体谅的说道:“我很理解血色老大你现在的心情!你尽管考虑便是,不过时间有限你也别想着涨价的事,而且到时候你手里的矿区很可能一文不值,我们暗黑联盟敢收这些矿区,就有和你谈条件的资格。” 好么! 连蒙带吓唬,大行会跟小行会谈条件时的常用手段,血色战旗混游戏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玩这一手。 暗无天日话外的意思很明显,等纵横天下换过神来,你这矿区八成会被抢回去,而话内的意思就无比嚣张了,他这是在旁敲侧击的告诉血色战旗,暗黑联盟有和纵横天下作对的本事,自然也有亲手抢矿区的能力,和你血色盟谈条件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呵呵!那咱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血色战旗黑着脸随手回了一句,然后关上了对话栏再次拉出了无忌,急吼吼道:“无忌老大,有情况!” 血色战旗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是比较讲义气的,莫说暗无天日态度强硬强买强卖让血色战旗心情不爽,就算这小子把血色战旗舔的欲仙欲死,血色战旗也没想过把矿区卖给暗黑联盟。 毕竟矿区这事血色战旗和全真教已经有言在先,而这个暗黑联盟明显就是在背后捅纵横天下刀子的人,无忌宽宏大量不计较血色盟抢矿区的行为,于情于理血色战旗也不会主动去站到全真教这群家伙的对立面。 “鱼咬钩了!” 接到血色战旗的消息,无忌眉毛微微一挑冲众人嘟囔了一句,然后回消息道:“是不是有人找你买矿区?” “啊?” 看着无忌发来的消息,血色战旗一脸震惊道:“你……你怎么知道?”无忌淡然道:“猜的!有人散播消息,自然就会有人趁火打劫。” “牛……牛逼!” 血色战旗闻言,由衷的发了一个大拇指的表情,同时感觉背后一阵发寒。 妈的,都说和聪明人说话不费力,可是真要是和无忌这样的聪明人说话那就不是不费劲了,而是恐怖…… 那感觉就好像和一个会读心术的人说话一般,全身上下都被人看的清清楚楚无比透彻,标点符号有出入都感觉浑身不自在。 就在血色战旗细思极恐的时候,无忌又发来了消息问道:“那么这个敢在这么多大行会面前趁火打劫的行会又是何方神圣。” “暗黑联盟!” 血色战旗不假思索的回道。 “暗黑联盟?” 看到这个极其陌生的行会名字,无忌不由得皱了邹眉头。 在无忌的意识里,敢主动挑起纵横天下内战还敢在这时候趁火打劫的行会怎么着也得是个顶级大行会才是,规模和名气至少不会比血色盟低,可暗黑联盟这个行会名字,无忌却是听都没听说过。 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无忌纵使再阴险狡诈也得了解一下对方的大致资料才能对症下药,做出计划,可对于现在这个敌人,除了恶俗的名字以外,无忌基本上两眼一抹黑,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对手着实有些让人无处下手。 “喂!”无忌环顾一下四周问大伙道:“你们这些家伙有谁听说过暗黑联盟这个行会的。” “暗黑联盟?” 不出无忌所料,全真众人听到这四个字反应和无忌同出一辙,均是满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