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他只是个弟弟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他只是个弟弟

“我尼玛……” 见血色千里在无忌面前如此装逼,血色战旗头都大了,为了防止血色千里再把自己装进去,血色战旗连忙凑过去强行转移话题道:“那个无忌老大,咱们可以开始打造装备了吗?” “可以啊……”无忌淡淡的笑道:“材料带了吗?” “材料?你不是说只要图纸?”血色战旗一脸懵逼。 “我是说要图纸,没说只要图纸!”无忌看了血色千里一眼道:“千里少爷财大气粗,当着我的面都敢扬言挖全真教的人,要是连这点材料都拿不出来,又什么资格养活两个宗师级铁匠。。” 无忌不是小心眼的人,血色千里年纪轻轻就有血色盟这么大的产业供他玩耍,自然有他年少轻狂的底气,一开始说的话,无忌只当他是小孩子,并没有往心里去。 可是最后一句话,着实有些过分了。 血色千里也知道,全游戏只有两个宗师级铁匠。 俗话说的好,奇货可居,这两个铁匠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全真教的摇钱树。 莫说全真教现在在余晖城的地位如何,就算是个普通的小行会,你一个大行会的玩家,当着人家会长的面,说要挖别人行会里的摇钱树,这都是不合规矩的。 能干出这种事的只有两种人,一是没脑子,二是明摆着欺负人。 很显然,血色千里只是爱装逼,不是没脑子,丫就是有意欺负全真教势单力薄,想巧取豪夺。 全真教这群家伙就是一群悍匪,历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还从来没人敢欺负他们,作为这么一群悍匪的头领,无忌又岂是那种任人欺辱的货色。 这得亏是全真教和血色战旗关系还不错,如果换做别人,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血色千里能不能活着出去都得另说,无忌讹他材料也算是客气的了。 血色战旗:“……” 果然,就不该带这小子来,被人将军了吧,看丫怎么下台。 当然了,血色战旗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和全真教打交道这么久自然知道无忌的脾气,现在他敢劝,无忌就敢给他脸色,血色战旗肯定不会自找没趣。 再说了,这个血色千里虽是老板的儿子,但血色战旗和他也不熟,哪怕是一个行会的人,交情都不必全真教,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血色千里也是血色战旗的对手。 这小子来行会后,明显没把自己这个会长看在眼里,现在有无忌替自己煞煞血色千里的威风,对血色战旗来讲也不算坏处。 “你怎么说话呢……” 血色千里也不傻,当然听得出好赖话,听到无忌这阴阳怪气的语气,血色千里立马就火了。 “哦?看来千里少爷是掏不出材料了。”无忌微微一笑,扭过头指着血色千里对全真众人道:“看见没,这么穷还敢学人摆阔……” 说到这里,无忌摇头叹息,摆出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样子。 “哈哈!” 看到无忌这副模样,全真众人毫不保留的放肆大笑起来,就连血色战旗也有点忍俊不禁。 喵的,这个无忌,真他妈会挤兑人。 血色千里到底只是个孩子,玩嘴皮子岂是无忌这种老狗的对手,丫不过是想炫个富而已,结果分分钟就被无忌给带到了沟里。 “谁……谁说得!” 血色千里见别人别人说自己穷,当时就急了,面红耳赤辩解道:“我们血色盟有的是钱!不就是材料嘛!战旗,给他!” 说着血色千里一副招呼小弟的模样冲血色战旗摆了摆手。 “靠!” 正在看热闹的血色战旗见状郁闷的撇了撇嘴,妈的,这熊孩子炫富,竟然让自己掏钱。 虽说血色盟家大业大不缺那点材料,可这都是弟兄们的血汗钱,哪里经得起这败家子糟蹋,尤其邻居还是全真教这种恶人,若不给他点难处,估计用不了多久血色盟那点家业都得被他祸害进去。 想到这里,血色战旗一脸为难的说道:“材料不归我管!你自己跟仓管那边要!找血色修罗。” “你!哼,找就找!”血色千里见血色战旗不听自己的,冷哼一声,拉开了好友栏,找到了血色修罗。 史诗级装备虽然不比传说级装备那样对材料的需求庞大,但所耗费的材料也不少。 《重生》中材料被纵横天下垄断已久,其他行会材料储备并不算太多,材料,血色盟肯定是有的,可血色修罗却是很郑重其事的告诉血色千里,这些材料是给职业团队用的,没有老板批条不能挪用。 在血色盟血色战旗都要让血色千里三分,这次的史诗装备打造出来肯定是给血色千里用的,很显然即便他是老板的儿子,也不能挪用材料。 “你们都针对我是吧!” 见血色修罗不给材料,血色千里也急了,指着血色战旗道:“你以为我没办法吗?我自己花钱买还不行吗?你等着!” 说着,血色千里就要出去买材料。 “欸欸欸!你去哪儿买呢?” 这时,妖孽横行出声叫住了血色千里。 “怎么?出了你们这里我还买不到材料?”血色千里不爽道。 妖孽横行笑眯眯道:“出了这里你能不能买到材料我不敢确定,当时没有我,你肯定买不到。” “笑话,你算是什么东西?”血色千里一脸的不屑。 “哦买高!” 血色战旗对于这个家伙也是服了气了,年轻人说话客气点不好吗?怎么见谁怼谁,无忌那边气还没消呢,这小子又把妖孽横行给得罪了。 “他是妖孽横行!”血色战旗连忙小声道:“《重生》里所有的材料都归他管。” “啥?” 听血色战旗这么一说,血色千里脸色当场就变得煞白,诧异的看了妖孽横行一眼,又看了看和妖孽横行一模一样的王羽道:“这个妖孽横行也是他们行会的人?” “不!” 血色战旗思索了片刻,严肃的说道:“理论上来讲,妖孽横行在这里只算是一个弟弟!” 说到这里,血色战旗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拍着血色千里的肩膀道:“小伙子,你还觉得你在余晖城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