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初生牛犊不怕虎

其实稍微理智一些的人都知道这是几率问题,但绝大部分人还是愿意博这个彩头的。 当然了,乔巴也没有让这些人失望。 两个多小时连续锻造下来,一共打造了史诗级装备九十七件,其中小极品十六件,极品七十三件,未命名装备更是多达八件。 带上先前打造的三件装备,乔巴足足将未命名装备的打造几率提升到了10%。 如此恐怖的数据,简直骇人听闻,乔巴345的名号,也随着接连不断地系统公告,在游戏中彻底火了一把。 毕竟在此之前,神器对于《重生》中的玩家来讲,是那么的遥远,可今天不过是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个叫乔巴的家伙,竟然连续打造出了一百件史诗级装备,这尼玛堪称神器流水线好吧。 如此高的产出效率,在游戏史上都闻所未闻。 不仅如此,全真教也跟着又火了一把。 全真教,自游戏开服以来就没有消停过。 游戏老玩家都知道,这是一群流窜作案的流寇,新玩家也了解过这是一个不足二十人的小行会,其中还有三分之一属于非战斗人员。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行会,却一次次刷新了大家对游戏的认知。 仅凭八个人,第一个拿下行会驻地。 是游戏中高级药剂的独家供应商。 带着一城人,独抗百城玩家围攻,并取得胜利,让余晖城成为《重生》开服以来第一个彻底中立的主城,更是第一个打通了海上航路发动国战,抢了三分之一的瀛洲岛。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群家伙还以草根的身份,用黑马的姿态力压九州战队,拿下了全国职业联赛的冠军。 这些事迹,随便捞出来一个对于普通人来讲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可偏偏这么多的不可思议,全部出现在一个十几个人的小行会手中。 如此行会,堪称奇迹二字。 现如今全真教又冒出来一个两个小时打造百件神器,创下史诗记录的铁匠…… 《重生》中的玩家对于全真教,都已经快要麻木了。 至于那些凑在全真教驻地围观乔巴打造装备的大行会会长,更是激动不已,看着正在打造装备的乔巴345,一个个尽皆露出了求才若渴的表情。 得亏这些大行会的首脑不是血色千里那样的毛头小子,全真教恶名在外他们还是有所耳闻的,若非忌惮全真教这块狗皮膏药,恐怕这会儿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挖全真教墙角了。 毕竟拥有了这么一个铁匠,就等于拥有了一个神器制造机器,这么一个能人异士窝在全真教才是暴殄天物。 血色千里更是叹息道:“哎,可惜了!这等人才我们血色盟应该近水楼台先得月才是!” 血色千里一开始就有挖人的想法,拿到装备后丫也没说离开,就站在人群中看热闹,此时此刻对乔巴越看心中越是欣赏,恨不得现在就拉到血色盟中。 “哎呀,我脑瓜子疼……” 血色战旗闻言,下意识的扶了扶额头。 血色战旗也不傻子,当然听出了血色千里的想法,这孩子初来乍到完全不知道全真教的可怕,总想玩火,真是不知死活。 谁特么不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但是那也得量力而为不是,不然你以为谁愿意在卧榻之侧有他人酣睡? 血色战旗归根到底还是为血色盟着想的,血色千里是个空降的大少爷,一开学就滚犊子了,血色盟还得在余晖城混呢,血色千里死就死了,要是连累了血色盟血色战旗也有责任。 为了血色盟不被这熊孩子牵连,血色千里连忙劝阻道:“大少爷你能不能消停会。” “怎么?这么好的铁匠你就不想拉拢过来?”血色千里旁若无人的反问问到。 “嚯!!” 听到血色千里这话,周围所有人纷纷转过头来,眼神齐齐落在了血色千里身上。 见说这话的是一个年轻人,众人不由得暗暗叹息:“到底是年轻人啊,口无遮拦,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你小声点!” 血色战旗见状,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忍不住给了血色千里一脚。 很显然,血色千里故意所这么大声,就是仗着血色盟的名头,要在全真教的地盘上挑事,在各大行会面前跟全真教亮亮爪牙,血色战旗哪里敢让他如此放肆。 “怎么?你还怕了全真教不成?” 血色千里再次嚷嚷道。 “废话!谁不怕!”血色战旗紧锁双眉道:“我们走吧,不要在别人地盘上说这些话。” “呵呵!” 血色千里鄙视的看了血色战旗一眼道:“哎呀战旗老兄啊,我爸总说你谨慎能干,但是在我看来你不光没出息,还没胆子,难怪咱们血色盟这么多年都没有什么大的近进展。” “尼玛!!!” 血色战旗是个中年人,被血色千里这种毛孩子一通挤兑,那心情可想而知,差点没骂出声来。 但那又如何呢,血色盟终究不是血色战旗的,而血色战旗的一切却都来源于血色盟,血色千里作为血色盟的少东家,血色战旗自然不敢得罪,没办法,都是为了生活。 强忍着愤怒,血色战旗冷静道:“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劝你赶紧离开的好,不然我没法交代。” “我如果不想走呢?”血色千里眉毛一挑,挑衅着问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血色战旗随手抽出长枪道:“我是会长,你是副会长,你如果不听我的命令那就是不遵守纪律,我有权利把你踢出行会!” “你敢!” 听血色战旗这么一说,血色千里登时就气炸了,愤怒的等着血色战旗,一脸的不服气。 “我当然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捅死你!” 说着,血色战旗右手一伸,长枪顶在了血色千里的喉咙上。 血色千里一个弓箭手,近战当然不是血色战旗的对手,见血色战旗要来真的,血色千里也怂了,狠狠地瞪了血色战旗一眼道:“哼,走就走,你给我等着!” 说罢,血色千里转身踏进了传送阵,血色战旗也擦了擦汗,跟着离开了全真教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