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早有准备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早有准备

“你少给我装蒜!” 看到血色战旗这副模样,血色千里咄咄逼人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血色盟几万人却不敢招惹一个十几个人的全真教?为什么我们血色盟的主城要当全真教的附属主城,为什么余晖城两个宗师级铁匠全部都在全真教?” “这……” 血色千里一通逼问下来,逼的血色战旗哑口无言。 讲道理,血色千里说的这些情况,血色战旗比谁都郁闷,可那有什么办法呢,全真教要是稍微好对付一点,血色战旗也不至于这样。 “怎么,说不出话了吧!” 血色千里自以为是的说道:“你那小心思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之所以全真教那样的小行会能一步步走到现在,还混到了余晖城城主的位置,就是因为你在处处维护他们,想必那群家伙给了你不少好处吧。” 不得不说,血色千里脑子不咋好事,坏心眼子却是不少,让他这么一说,这事还真特么有鼻子有眼的,要不是长年和全真教打交道,血色风语这种聪明人,都差点被带跑偏。 至于血色修罗这种没脑子的家伙,更是诧异的看着血色战旗道:“不会吧老大,他说的是真的?” “放屁!” 血色战旗也是又脾气的人,血色盟是血色战旗一手拉扯大的,对于血色盟的感情,没有谁比血色战旗更深,要不是为了血色盟能发展,血色战旗至于对全真教忍气吞声? 好歹手下几万人,硬拼的话,大不了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也不用被人这般耻笑。 可是自己的忍辱负重放到这里,却被人污蔑为吃里扒外,绕是血色战旗再怎么压制怒火,也无济于事了,顿时站起身来愤怒的指着血色千里道:“老子做事光明磊落,从不做那些脏事,信不信由你,大不了这个会长给你干!” “战旗,别生气嘛!”见血色战旗火了,血色万里连忙安抚道:“他只是个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我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的,毕竟这种事对你没什么意义。” “老板是明白人!”听到血色万里的话,血色战旗这才算是平静了一些。 可血色万里紧接着又道:“但是大家搞行会都是为了赚钱,嘴边上这么大一块肥肉,你不去吃,我可眼馋。” “老板不必为难!” 血色战旗想了想道:“我想通了,佐贺城那边没人管理,如果老板您还信任我的话,我就去佐贺城经营那边的行会。” 大家都是混江湖的,谁是十足的傻子,血色万里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给血色战旗两条路走。 要么去把全真教给灭了,要么就把行会交出来给有野心的人经营。 招惹全真教和捅马蜂窝没什么区别,只要血色战旗脑子没坏,就不会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当然,大家都这么多年关系了,很多事都要顾忌脸面,血色万里已经给血色战旗留足了面子,血色战旗自然不能不接。 与其被老板强制调离,还不如自告奋勇,这样起码大家都好做。 “哈哈哈!” 果然,见血色战旗十分知趣的把血色盟在余晖城的控制权交出来,血色万里哈哈一笑,举起手中的酒杯道:“战旗不愧是我的左膀右臂,无论你去哪里,我都是很放心的!不要担心,就算你去了佐贺城,血色盟的会长依然是你,薪水方面我还会给你再加一成,如何?” “那就多谢老板了!” 血色战旗暗暗撇了撇嘴,举起酒杯跟血色万里碰了一下。 什么叫明升暗降?这就是! 血色盟的根基就在余晖城,血色战旗一走,基本上就等于大权旁落,而自己也被架空,权利都没了,还要那个会长的虚名有个鸟用。 血色万里这个老狐狸到底是在商场上混的,血色战旗一个游戏玩家,论城府比血色万里差了不知道多少。 饮过一杯酒后,血色万里接着道:“既然战旗主动要求去佐贺城,那么明天开始,千里就接管余晖城的行会,各位都没有意见吧。” “没有……没有。” 其余几人连忙摇头。 血色风语和血色暗夜都是聪明人,知道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虽然他们也看不下去血色万里的行为,但是事已至此,就算有意见也没啥作用,搞不好还可能影响自己……做人嘛,明哲保身最重要。 至于血色修罗,这傻子是根本就看懂到底怎么回事,见大家摇头,所以他也跟着摇头罢了…… “不愧是血色盟的各位骨干!”血色万里笑眯眯道;“以后千里在余晖城管理行会,就请各位多多支持了。”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血色风语几人再次点头。 “千里,你有什么规划吗?跟几位前辈说说。”血色万里又把目光转向血色千里。 “当然有!”血色千里踌躇满志的说道:“首先第一步,我就要把全真教那两个铁匠挖过来,只要他们敢反抗,我就让余晖城的玩家明白明白,谁才是余晖城最有话语权的行会。” “哎呀呀呀……” 挺血色千里讲的那叫一个慷慨激昂,血色战旗等人满脸的尴尬…… 瘌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竟然打算上来就拿全真教开刀,这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血色战旗已经决定滚去佐贺城,不理会余晖城这边的事,可血色风语还要在余晖城混的,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血色千里带着血色盟自寻死路。 不过血色风语属于那种非常会来事的人,这小子静静的听血色战旗白话完自己的计划后,然后一脸惊叹的说道:“少东家果然雄才伟略。” “那是!我又不是某些没出息的中年人!”说着,血色千里瞥了血色战旗一眼。 血色战旗扭了扭脸,假装没看到。 “可是……” 而血色风语停顿了一下后接着道:“实话实说,全真教的确不好对付,这群家伙前不久刚拿下了全国竞技冠军,单兵势力强悍的很,咱们真要是贸然去惹他们,无异于狮子和蚊子打架。” “我听说了!”血色千里闻言摆摆手,得意道:“所以我早有准备。” 说着,血色千里随手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