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外挂?!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外挂?!

“这是什么?” 看到血色千里手里的小盒子,血色风语有些茫然的问道。 虽然血色风语是个聪明人,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把这个小盒子和对付全真教联系起来。 毕竟全真教再厉害,那也是在游戏里,现实里的道具能有什么作用,难道现实里东西可以带进游戏里? 不会吧,本书又不是玄幻小说。 不仅血色风语,血色战旗和血色修罗等人看到血色千里手中的小盒子,也是十分费解。 “嘿嘿!” 见大家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血色千里嘿嘿一笑,轻轻的触动了盒子的开关。 “啪嗒!” 小盒子打开后,露出了一排指甲盖大小,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芯片。 随后,血色千里拿出一枚芯片举在众人面前淡淡的说道:“看到没有!有了这个东西,全真教那群家伙算什么东西!” “这……” 血色风语多聪明啊,听血色千里这么一说,心中微微一震,忍不住惊讶道:“这难道是??” “ZM1智能芯片!” 血色千里微笑着介绍道:“这是A国最新科技产物,只要将这个芯片植入大脑内,就可以促进植入者大脑活跃度,使植入者的反应能力达到自身的极限。” “这是……外挂!!!??” 血色千里此言一出,血色战旗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来。 众所周知,全系模拟网游脱离了鼠标键盘的控制,游戏的操作,100%全部由思维来完成,如此一来,玩家的反应能力相对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这什么ZM1芯片可以直接大幅度提升玩家的反应速度,这尼玛不就是给自己加了一个加速外挂? “错!” 血色千里摆摆手道:“这个东西是合法的,和外挂有本质的区别!” 的确,所谓外挂,就是靠某些非法程序修改游戏数据达到强化游戏角色的软件,而ZM1智能芯片,却是在根本上提升玩家本身的能力,虽然都是靠外力提升玩家属性,但是理论上来讲,ZM1芯片并不属于外挂。 用游戏俗语通俗点来解释就是,外挂基本等于装备是外在力量,而芯片这属于玩家本身的属性,和装备没有关系。 所以这种东西游戏公司根本就检测不出来,而且就算检测出来也没用。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芯片就等同于王羽的功夫,游戏公司管得了游戏里的角色属性,难道还能管得了玩家现实中的强大不成? “那有了这东西,玩家在现实里不无敌了吗?国家不管?”听血色千里这么一解释,血色修罗忍不住咋舌道。 血色修罗虽然没脑子,但还是很懂规矩的,如果真如同血色千里所说的那样,这芯片基本就等同于美国队长的强化药……这种东西肯定要被国家把控啊。 “你多虑了!”血色千里笑了笑道:“这玩意只是提升人的反应能力而已,并不会强化你的肉体,而且这芯片只是把人的反应能力提升到当前最高,而不是直接修改你的思维能力。” “原来如此!” 血色千里这么一说,血色修罗算是听明白了。 人的反应能力并不是一直处于巅峰的,而是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只有在十分危机的时刻,反应能力才会达到自身的巅峰,寻常时候肯定达不到这个反应巅峰。 这个芯片的能力就是将目标的反应能力一直维持在最高状态,并不会强化人的思维和身体。 换而言之就是把一个人的反应,维持在巅峰水准,这个巅峰水准,是根据目标本身而定的。 而且,这种能力只维持大脑思维,并不会对身体机能起作用,也就是说,就算植入者能看的清子弹的运行轨迹,但他的身体机能仍无法达到躲避子弹的速度。 所以,这所谓ZM1智能芯片,其实说白了就是为《重生》这款游戏量身打造的一款玩家本体内置挂…… 毕竟玩家游戏里的角色属性远胜现实,这种ZM1芯片和游戏里的角色结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功效。 “怎么样?”血色千里得意道:“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托关系搞到的,是国外的职业高手才能搞到的东西,有了这芯片,谁还怕他全真教全假教。” “您说的是……您说的是。”血色风语闻言,连声附和。 什么叫上有政策下手对策? 《重生》座位一款全系模拟网游,真正意义上做到了全网监控,外挂这种东西自《重生》开服以后就没有再听说过。 这大半年来,玩家甚至已经忘了网络游戏中还有一种叫做外挂的东西,可谁曾想,作弊者的思维永远是与时俱进的,这种情况都能开发出辅助芯片…… 看来想要打造一片和谐的网络环境还是任重道远啊。 思及此处,血色战旗一脸的凝重。 当然了,血色战旗和血色风语等人对外挂也并不怎么抵触,大家都是随着网络游戏一路走过来这么多年,又是大行会的会长,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没有黑历史?总不能刚提上裤子就骂裸奔的是吧。 之所以血色战旗这副表情,完全是因为血色战旗在为全真教这群家伙担忧。 余晖城不大,两家行会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处的还算不错,血色盟能发展的如此壮大,而且还拥有一座独立的主城,这和全真教还是有很大的关系的。 全真教固然强悍,可他们再怎么强,总归是正儿八经玩游戏的人,正要面对开挂的玩家,下场如何自是不言而喻。 反正自古至今,血色战旗还从来没听说过哪个正常玩家可以打的过“神仙”的。 血色战旗在怎样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对于全真教这群家伙,血色战旗是真心想要交这些朋友,可现如今这般情况,着实让血色战旗有些左右为难。 偷偷通风报信?血色战旗到底是血色盟的人,这种吃里爬外的事当然干不出来。 坐视不管?血色战旗顿时觉得自己有些不讲道义。 一时间,血色战旗进退两难,无奈之下,血色战旗叹了一口气,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