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废物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在座的各位都是废物

见血色千里无言以对,血色风语继续道:“既然没有什么好处,我们为什么要得罪全真教呢?” 在对待全真教的态度上,血色风语一直都是保持求和心态的,当初告诫血色战旗不要和全真教斗下去的人也是血色风语,血色战旗就是听取了血色风语的建议,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血色盟发展的蒸蒸日上。 现在血色风语对全真教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变,因为越和全真教接触的时间长了,血色风语越知道这群家伙的能量有多大,在没有绝对的势力能随手碾压全真教之前,血色风语的对全真教的态度并不会有丝毫改变。 血色千里虽是空降的会长,但血色风语这个聪明人比谁都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更何况血色千里还是血色盟的少东家,所以血色风语于情于理都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事态继续向不好的方向发展下去。 如果血色千里听了自己的,血色风语肯定会和帮助血色战旗一眼帮助血色千里,若是血色千里不把自己当回事,血色风语自然也乐的当个看客。 很显然,血色千里并不是那种听别人劝告的性格,见血色风语和血色战旗一眼婆婆妈妈,血色千里打心眼里就有些反感。 “这不是好处的问题!” 血色千里想了想道:“余晖城绝不允许有凌驾于血色盟之上的行会存在,你明白了没有!” “明白!”见血色千里如此态度,血色风语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不再说话。 血色风语这一沉默,血色千里更郁闷了,指着血色风语等人满脸不爽的嚷嚷道:“你们都是血色盟的老骨干,难道就不想说些什么?” “这个……” 血色风语无奈道:“咱们又不是纵横天下那种工作室性质的行会,下面兄弟也没有卖身给我们,我们能有什么办法,真要是把他们逼急了,咱们再座的各位才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您是老板,到底要不要给兄弟们施加压力你说了算,但是我们不敢保证效果。” “你!!” 血色风语此言一出,血色千里有些气够呛,但是仔细琢磨一下,血色风语的话虽然不好听,可说的都是实在话。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血色盟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为有手下这些玩家一起努力建设,若是把干活的人给惹急了,血色盟离完蛋也不远了。 可是血色千里现在急切的想在这群弟兄们面前立威表现一下自己,也想打压一下全真教的势头,自己这些手下不仅不配合,反而还一副“你敢惹全真教我就退会给你看”的态度,换哪个行会的会长都会心寒。 这尼玛,到底是全真教的玩家还是血色盟的玩家。 身为一会之长,不顾忌行会玩家的想法是肯定不行滴,可如果现在顾忌手下人的想法血色千里也是十分为难。 毕竟血色千里的大话已经说出去了,若半途而废那就是给自己找下不来台,这新官上任第一把火都没烧好,以后在行会里还怎么混?本就没啥影响力还闹了大笑话,还不得被人当成笑料? 血色千里是个要脸的人,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时间,血色千里有些进退两难了。 “老板,我倒是有个主意。” 就在血色千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血色千里身旁的哪个姑娘站了起来。 那姑娘身着一身蓝色法袍,手上还缠着格斗绷带,其职业赫然是游戏中十分罕见的气功师,长相自是不必说了,游戏中的女玩家就没有难看的,在那姑娘的头顶上顶着自己的ID——水滴石穿。 “水滴,你有什么主意?” 血色千里有些以外的问道。 “很简单!”水滴石穿道:“既然大家不愿意招惹全真教,那咱们就不告诉他们就是了。” “不告诉他们?”血色千里闻言皱着眉头道:“大姐,你知道全真教这群家伙是什么人吗?他们可是拿了职业联赛冠军的队伍,就我们这些人怎么对付他们?” 不得不说,血色千里虽然有些作死,但还是挺谨慎的,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哪怕血色千里再托大,也不敢过分小瞧全真教众人,最起码让他带着这几个人去招惹全真教他心里还是没底的。 “职业联赛冠军?” 谁知听道血色千里的话,水滴石穿几人不仅没有感到压力,反而脸上纷纷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尤其是最角落里那个叫山崩地裂的黑衣胖子更是笑出声道:“不过尔尔罢了!” “胖子说的没错!” 和全真众人直接交过手的刺客鬼舞枯藤也随声附和道:“方才在酒馆若不是NPC出来捣乱,那个丑八怪早就被我杀了,就这还职业联赛的冠军队伍?咱们国服职业战队还真是水的可以。” “鬼舞你错了!”听到鬼舞枯藤的话,一旁的金光乍现大言不惭的所道:“这不是职业战队太水,分明是我们太强了!” “对!”其他几人也跟着不要脸的自吹自擂道:“是我们太强了!” “我靠!” 看着这几个开挂的狗B在这里互相捧臭脚,血色风语几人差点没恶心的把隔夜饭吐出来,尼玛,一群“科学家”还自吹自己太强了,要不要点脸? 耿直如血色修罗则是忍不住道:“你们可别小看全真教啊,他们很厉害的。” “厉害?”金光乍现不屑道:“那是对你们而言!上梁不正下梁歪,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废物核心领导,血色盟才这么没出息!” “你敢说我是废物??” 血色修罗脾气暴躁的很,被金光乍现这么一挤兑,当场拍桌而起。 “不不不!”金光乍现摆摆手指了指血色修罗及一旁的血色风语等人道:“我是说,你们这些人都是废物!” “我特么……不跟挂逼一般见识!” 是人被人说是废物心里就会不爽,血色风语几人自然也是一样,可念及金光乍现是血色千里的手下,又是挂逼,最终还是忍下了动手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