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敢叫日月换新天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敢叫日月换新天

“你就不怕被系统制裁吗?”十万火急惊恐的说道。 “没关系!”王羽淡然道:“我那个朋友游戏只是副业,而且过不了多久就要做上门女婿了,没时间玩游戏,制裁就制裁呗最多封号,至于你嘛,哼哼!” 说到这里,王羽上下打量了十万火急一眼,又看了看下面的余晖城玩家,然后发出了一声冷笑。 王羽这一笑不要紧,十万火急吓得舌头都打颤了,连忙道:“我说……我说……那个盾战士叫山崩地裂,那个……” 顷刻间,血色千里几人的底细被十万火急全盘托出。 一边说着,十万火急还不忘给自己洗脑。 反正大家也想杀全真教的人,把大家说出去没啥关系,总比让自己大庭广众之下裸体悬挂要强,好兄弟讲义气,死道友不死贫道…… “算你识相!” 得到另外几人的ID后,王羽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这几个ID发给了全真教几人,然后又发给了血色风语,并质问道:“这几人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让血色盟跟着一起完蛋。” 做完这一切,王羽纵身一跃便跳下了房顶。 见王羽要走,十万火急惊慌到:“牛哥……牛叔,牛爷,您别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 “关我屁事!” 王羽白了十万火急一眼,头也不回的就钻进了人群,余晖城众玩家见状连忙让开一条道,目送着王羽消失在了街头。 …… 春翔,也是学习过千里眼之术的玩家,王羽把血色千里几人ID发到行会频道后,很快春翔便给出了坐标。 血色千里这群家伙倒也不傻,知道王羽的“科技”比自己还先进的多后,几人知道一个一个上肯定不是对手,所以几人时候的第一时间,就凑到了一块,此时正在血色盟的办公室苟着,企图找机会偷袭王羽一波。 与此同时,血色风语也接到了王羽的消息。 看到王羽给出的两条路,血色风语有些欲哭无泪,果然,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血色盟玩家这么多,刚才血色千里干的那点事,血色风语自然早就收到了风声。 这个血色千里,自己早就告诫过他不要惹全真教,这家伙非但不听反而还变本加厉的挑衅,玩火也就算了还玩到了王羽的软肋上,这特么不是引火烧身吗? 以血色风语对王羽的了解,王羽发个消息给自己两条选还算是很把血色盟当朋友的。 毕竟血色千里怎么说也是血色盟的会长,王羽在这个时候把血色千里等人和血色盟划清了界限,可见王羽并不想与血色盟为敌。 血色风语当然也不想和王羽为敌,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血色风语端的饭碗是血色千里他爹给的,分的钱,也是老板给的。 王羽当然可以很讲原则的把血色千里跟血色盟分开,但是血色风语如果这么做,不就成了吃里扒外了吗。 毕竟对普通玩家来讲,游戏不过是一个娱乐平台,而对血色风语来讲,游戏就是工作,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血色风语都是要以维护老板利益为出发点做考虑的。 哪怕王羽给了血色风语一更简单的路,血色风语也不能去走。 接到王羽的消息后,血色风语没有回话,而是第一时间联系到了血色千里,急吼吼的发消息问道:“老板,你们在哪呢?快跑吧,余晖城你们是待不下去了!” 天地良心,血色风语说这话绝对是为了血色千里好。 可血色千里在此之前就怀疑血色风语给全真教通风报信,此时看到血色风语这个消息,血色千里的肺差点没气炸。 我QNMD,老子刚接手血色盟才半天的功夫,就告诉老子在余晖城待不下去了,这孙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滚!” 愤怒之下,血色千里脑袋也有点不好使,当场就卷了过去:“你个吃里扒外的废物,怪不得给全真教通风报信,原来你憋着坏想把我赶走,自己当血色盟老大是不是?” “????!!!” “我尼玛!” 接到血色千里回过来的消息,血色风语先是一脸懵逼,随后心中的怒火直接就烧到了头顶。 凭良心讲,血色风语虽然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是无论怎么说都是一心一意为了血色盟,此刻更是宁愿跟全真教作对都在所不辞,血色千里个王八蛋不仅猜忌血色风语,还血口喷人出言污蔑,血色风语此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那感觉犹如被人直接往火热的兴头上浇了一盆冰水,浇的血色风语心如死灰。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大慈悲度不了自绝人,血色千里的行为简直不可理喻。 现在这个社会,早就不兴愚忠那一套了,血色风语当然也不会贱兮兮的去上赶着帮血色千里。 血色千里已经铁了心的怀疑血色风语,那么血色千里的行会肯定也容不下血色风语了,既然如此,何不自立旗帜?反正血色盟已经发展多年,有规模有主城,是个顶级行会,这样的条件想找个下家也是很容易滴。 想到这里,血色风语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给王羽回了消息:“血色千里是血色千里,和血色盟一众弟兄没有关系,还请牛哥念及旧情,对行会里的弟兄高抬贵手。” 给王羽发完消息后,血色风语又将血色盟的所有的骨干都拉到了一个聊天群道:“血色千里倒行逆施,现在已经把铁牛给惹火了,血色盟在他手里肯定要完,弟兄们愿意跟我干的咱们表个态,不愿意跟我干的,就跟着血色千里去打全真教。” 血色盟众玩家本来就对自己这个新来的会长印象不咋地,现在血色千里又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血色盟八成以上的玩家都有退会保智商的想法。 不过念及一个行会的兄弟感情深厚,大家才没有表达出来,如今血色风语都有这个念头了,一边是和老弟兄改天换日重整旗鼓,一方面是跟着智障会长和全真教拼命,这个选择题自是不难选择。 于是乎其他人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想法,纷纷表态:“我们愿意带着自己的队伍跟风语老大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