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暴怒的血色战旗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暴怒的血色战旗

大家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新老玩家各执一词,谁也不服气谁,论坛上甚至已经开了大盘。 不得不说,《重生》玩家娱乐精神着实难得,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找乐子。 至于血色盟的玩家,自然也收到了系统通知,受到通知后,血色盟行会里顿时就沸腾了起来。 当然,血色盟也是有新老玩家之分的。 新玩家见全真教主动挑起行会战,还是死斗,个个义愤填膺的怒道:“卧槽!全真教疯了吗?竟然主动挑事?” 而老玩家则是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道:“废话,全真教是什么人,咱们这撒币会长主动去招惹他们,他们不惹回来才怪呢!” “擦!那怎么办?打还是不打?”有些胆小的玩家弱弱的问道。 接着,就被其他玩家的口水淹没:“废话!不打难道等死?” 这次的行会战性质和平时可不一样,这一次是死斗,换而言之就是只要打输了,游戏中就再也没有血色盟这个称号了。 可以说,则是一次关乎自己生死存亡的战斗。 网游玩家一切都是利益至上,从实际出发。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如果连行会都没有了,血色盟玩家将和寻常散人玩家无异,什么行会福利,点卡,装备乃至练级区,都会失去。 血色盟也是大行会,虽然在余晖城一直居于全真教之下,可是资源分配上血色盟一直都是占大头的。 血色盟玩家在游戏里享受资源这么久,已经成了习惯,如果突然失去这些基本就相当于被人清号,这特么玩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平日里,全真教作威作福,血色盟也就忍了,毕竟这对手着实有些难搞,也没有触及到大家的根本利益,可现在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血色盟玩家又怎肯俯首认命? 血色盟这样的大行会可不是什么软柿子,绕是面对全真教这样的可怕对手,危急存亡之际,也是要放手一搏的。 一时间,血色盟玩家战意空前高涨,行会频道内一水的全是求战信息,所有的玩家也都纷纷从野外回防行会驻地,做出了与全真教一较高下的架势。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一群嚣张跋扈惯了的家伙,如今血色盟玩家这个架势,全真教区区十几个人再怎么牛逼,真要正面对上这数万人的行会,下场依然逃不过一个死字。 见自己行会的玩家气势完全被调动了起来,血色千里等人心中欣喜不已,血色千里甚至膨胀的鄙视道:“都说全真教教主无忌聪明绝顶,在我看来其实也不过如此嘛,这一手臭棋走的简直不忍直视,正是天亡魔教。” “就是!”金光乍现等人也纷纷附和道:“这群孙子真把血色盟这么多人当泥捏的了,他们不会是以为人人都是血色战旗吧。” “不要提血色战旗那个废物!”血色千里摆摆手道:“这种垃圾也配当会长。” 可怜的血色战旗远在异国他乡也逃不了被黑的命运。 “阿嚏!” 与此同时,佐贺城,血色战旗突然连打几个喷嚏,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道:“咦?游戏里也会感冒吗?” “叮!” 就在血色战旗自言自语的时候,突然消息栏闪动起来,血色战旗随手点开聊天框,一条消息弹了出来:“老大不好了,余晖城那边,全真教对血色盟宣战了?” “啥?”血色战旗看到消息,心中一紧连忙回道:“怎么回事?” “好像是千里会长带人围堵全真教来着,然后全真教就对血色盟宣战了,而且还是死斗。” “这……” 看着眼前的消息,血色战旗脑子一蒙,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眼中一片寂静。 尼玛,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这个血色千里,终究还是对全真教下了手,血色风语他们几个到底干什么吃的,为什么就不拦着血色千里? 全真教血色战旗当然不会担心,血色战旗唯一担心的就是血色盟,因为血色战旗知道,无忌这个人不是那种盲目去送死的性格,做事之前肯定会判断一下成功率,而王羽和全真教其他人,则可以将这个成功率最大化。 而且无忌这小子一向谨慎,哪怕成功率极低,无忌也会有万无一失的后手准备着,此次敢跟血色盟死斗,证明无忌一定也做好了把血色盟一次性灭掉的准备。 毕竟血色盟是血色战旗一手拉扯大的,在血色战旗眼里血色盟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如今自己的骨肉被别人带着去送死,血色战旗的心情可想而知。 来之前血色战旗千叮咛万嘱咐过的,一定要拦着血色千里,不要让他得罪全真教,这尼玛自己才刚来到佐贺城还没俩小时,怎么就搞出了这么一出? 血色战旗越想越气,干脆直接退出了游戏,来到了血色风语的卧室门口,然后敲起了门。 很快,血色风语便开了门,见血色战旗这副气吼吼的模样,血色风语也没有意外,而是淡定的拉开门道:“进来吧!” “你为什么不拦着血色千里?”血色战旗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冲血色风语大吼起来。 血色风语倒也没生气,而是倒了一杯水递给血色战旗道:“你觉得我能拦的住吗?” “这……” 血色风语一句话,直接就把血色战旗准备好一肚子责备血色风语的话给堵了回去。 可不是嘛,血色千里是什么人血色战旗也不是没接触过,别说血色风语了,自己这个一手把血色盟拉扯大的血色盟会长又怎样?人家还不是不把你当回事,不仅不听,还一句话就给丢到了穷乡僻壤吃生鱼片。 血色风语不过是自己的狗头军师,血色千里连自己这个主人都敢打,更不会吧血色千里放在眼里。 “那事情怎么会恶化成这样?”沉吟了片刻后,血色战旗也冷静了下来,然后不解的问道。 他真心搞不明白,血色千里到底做了什么事,能把全真教惹到要和他们不死不休。 “血色千里逼死了羽仙!”血色风语叹了一口气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