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邪门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邪门

踢飞原谅侠后,王羽紧随其后的就跟了上去。 就在菊花鱼炸死原谅侠的一瞬间,王羽已经来到了菊花鱼藏身的草丛。 菊花鱼尚在惊愕之中,王羽一拳就砸在了菊花鱼的脸上。 菊花鱼被砸的往后一仰,一个趔趄差点躺倒在地。 与此同时破天一贱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挥着大剑对着王羽的后心就砍了过来。 王羽就好像身后有眼睛似的,头也没回,轻轻一跃往前一记崩拳。 破天一贱的攻击尚未落下,王羽已经借着崩拳的位移效果冲到了菊花鱼身后。 王羽落地转身,双掌齐齐往前一推,正推在了菊花鱼的双肩上。 菊花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王羽推到了破天一贱的刀刃之下。 菊花鱼作为法师,血条比原谅侠还要低上一些,前面连挨了王羽两下,血条已然掉落了一多半,破天一贱一刀补上,菊花鱼下场自是不言而喻。 “??!!” 菊花鱼惊慌中连忙抬头。 “噗呲!” 只听得一声长刀入肉的声音,菊花鱼眼前的画面变成了黑白色。 系统提示:“铁牛击杀了菊花鱼,助攻:破天一贱,铁牛现在已经大杀特杀。” “噗!!” 看到系统提示,下路的弓手伤心箭和治疗毒奶茶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忍不住叫道:“上路故意的吧!” “屁!”破天一贱擦汗道:“你不服你来试试,这家伙太邪门了!” 破天一贱虽然没有多大名气,可是常玩pvp的玩家竞技水平也是不弱,说是身经百战也不为过。 可王羽这样的操作,破天一贱还是第一次遇到。 明明这家伙速度看起来并不是很快,但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巧妙的躲过攻击,走位之精确,操作之风骚简直闻所未闻,甚至连技能都不用就能把对手玩弄于鼓掌之中。 破天一贱词汇储存量有限,对于王羽这样的家伙,除了邪门俩字,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王羽的词汇。 “真有这么邪门吗?” 下路二人闻言,纷纷侧目。 如果放在平时,破天一贱这么说下路二人肯定会以为破天一贱是菜犬在给自己找理由。 可王羽线上连拿四个人头,赤果果的现实摆在面前,伤心箭和毒奶茶也难免有些不得不信。 “邪门!是邪门!” 面对下路俩人的疑惑,已经挂掉的菊花鱼和原谅侠也认同了破天一贱对王羽的形容。 很显然,这俩人词汇储存量也很一般,这三人的平均水准略胜作者。 其实不止破天一贱三人这么感觉,王羽这边的守望绿叶也是一脸懵逼。 战法贼组合是《重生》中最实用的组合之一,输出率极高。 一个只出了一件新手装的格斗家对战法贼组合不仅瞬间击杀二人,而且自己都没有掉半点血,要不是守望绿叶亲眼所见,守望绿叶肯定不敢相信,哪怕是现在,守望绿叶都以为对面收了王羽的钱。 有道是三人成虎,一个人说王羽邪门,对面下路俩人肯定不信,现在三个人都这么说,下路二人心中的质疑,也去了个七七八八。 伤心箭道:“那你稳住,我们这就到!” 说完,二人丢下线上的无忌和尹老二,快速的往下路靠拢。 见下路来支援,破天一贱后退了几步,回到兵线后面的塔下对着王羽就开了嘲讽模式,竖着中指冲王羽:“来啊,打我啊!” “哼!” 对于破天一贱不知死活的挑衅,王羽看都没看一眼干脆无视之,继续待在兵线后面发呆。 毕竟这种无理的要求,王羽见都没见过,当然懒得答应他。 很快,伤心箭二人穿过了战场,来到了上路,和这俩人一起的,还有死而复生的菊花鱼原谅侠二人。 五个人针对一个,看来对面五人是铁了心要杀一下王羽威风了。 因为玩过moba游戏的都知道,前期的人头优势不仅可以让经济滚雪球,气势方面也是可以碾压的。 这才开局几分钟,王羽就大杀特杀,任由发展下去恐怕后期没人能制得住他。 一个率先起来的上单有多可怕。想必大家都懂…… 老牛我就不懂了,我上单无敌,只会给别人带来恐怖。 当然,这只是题外话,大家不服我也不跟你们SOLO。 对于这种前期大优势的上单,必须趁早将其扼杀在摇篮里。 连续拿了两个人头,王羽等级提升到了四级,又在线上赖了波兵线,王羽俨然已经五级。 而破天一贱和原谅侠却只有可怜巴巴的三级,被王羽碾压了两级。 除去四级的菊花鱼外,下路二人也都达到了三级。 三级是个分水岭。 战场模式下,玩家一共就四个技能,升三级后除了大招外技能基本已经成型。 六级学习大招之前,差距只是在基础属性上的,并不算太大。 虽然对面等级都要比王羽低,但是五个打一个,王羽绝对没有半点优势。 地图上,菊花鱼等四人离王羽越来越近。 见同伴都围了过来,破天一贱胆气壮大了不少,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抓着大剑一轮,开启旋风斩冲进了光明阵营小兵兵线上,企图补兵。 王羽现在那里就是盯着破天一贱呢,破天一贱一开始在兵线后面,王羽知道小兵不好对付,懒得理会,现在破天一贱跑到了兵线前方,王羽当然要满足破天一贱的求死欲望。 破天一贱刚冲进兵线,王羽一蹬地面,纵身就跳向了破天一贱。 王羽速度多块啊,破天一贱旋风斩正在使用中,还没反应过来技能取消,王羽就已经跳到了破天一贱的正上方。 众所周知,这种状态下,破天一贱的脑袋是唯一的空挡。 半空中王羽双脚雷光一闪,凝聚雷霆踏就要踩破天一贱的脑袋。 “嗖!” 然而就在这时,伤心箭已经赶到,张弓搭箭,箭矢带着破空声就飞到了王羽面门。 与此同时,破天一贱身后菊花鱼也出现在了塔下,手中法杖一挥,一枚冰锥被召唤了出来,接着手一推,冰锥划出一道蓝色的轨迹飞向了王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