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最可怕的人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最可怕的人

作为一个格斗家,王羽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天敌的,但是术士这个职业一直以来都是让人十分棘手的。 这个职业瞬间爆发输出不强,但是放毒持续输出号称史上第一恶心,尤其各种控制技能,饶是王羽也不敢小看。 毕竟王羽再强也得向系统设定低头。 至于法师牧师和坦克,这三个职业一个范围输出,一个治疗恢复,还有一个皮糙肉厚,单挑的话王羽自然不怵,可是打团战并非多一个人那么简单,这三个职业打起团来,恶心程度会相互叠加,比起术士都不遑多让。 方才巷子里围攻的时候,无忌就特意下令针对了这几个职业,如今飞天德队伍里的术士牧师法师坦克已经全部被击杀,剩下的这些家伙虽然输出不低,但无论是控制还是骚扰,都给王羽这种近战流大师造不成什么麻烦。 那句话咋说来着,只有魔法才能打败魔法,只有王羽才能消灭物理攻击。 且说飞天德一伙人被全真教埋伏了一波,算是彻底领教到了这群家伙的手段。 这城市废墟巷子繁多,民居到处可以藏人,再在这里待下去,必然没有什么好下场,飞天德自然也不敢再让自己的手下继续呆在这里,于是飞天德带着手下径直往城门的方向跑去。 就在一伙人马上就要跑出城的时候,只见王羽不知何时已经在城门口早早地等候着,王羽手里提着一条长棍横在身前,将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看着正前方堵门者那魁梧的身影,飞天德以及其手下均是心中一寒。 喵的,对于面前王羽现在春江水暖的玩家可一点也不陌生,就在方才大家就见过王羽两次,同时王羽也在春江水暖玩家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小子两次出现总共出手两次,然而仅仅是两次出手,就带走了顺江水暖五十多条人命,如此恐怖至极的家伙,春江水暖玩家在之前可是闻所未闻。 看到堵路的王羽后,飞天德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 前有王羽拦路,后有全真教其他人的埋伏,现在飞天德一伙人俨然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王羽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可是身后那些家伙同样十分可怕。 是硬闯王羽一个人的阻拦,还是回头面对全真教十个人的埋伏?这个选择简直是个送命题。 不过本着多一个对手不如少一个对手的原则,飞天德思量再三干脆破釜沉舟指着王羽道:“后面已经没有路了,大家一起上,杀了这小子!” 飞天德的手下也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飞天德的意思。 前面的王羽虽然可怕,但终究只有一个人,大家上百号人对付一个虽然可能有些损失,但赢面还是很大滴,若是回头得话,身后全真教的埋伏绝对能够将剩下的人一波带走。 是回头去城里送死还是正面硬刚王羽一个人,只要不傻就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乎接到飞天德的命令,春江水暖玩家迅速拉开了阵型,战士职业列成一排将弓手护在身后,刺客职业齐齐一晃身消失在了空气中。 “攻击!” 随着飞天德一声令下,前排的战士低头俯身,对着王羽一个冲撞撞了过去,弓手们也张弓搭箭对着王羽就射了过来。 能够在全真教的埋伏下活下来的玩家,当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其配合也是极其高明,这些家伙没有和其他玩家一样射击一个点,而是对着王羽使了个散射。 顿时数十支箭矢如同下雨一样飞到了王羽身前。 “呵呵!” 王羽见状微微一笑,后退半步退到了城门下。 “铛铛铛铛” 这城市废墟的城门只有三四米宽而已,王羽这往后一退,足有三分之二的箭矢射在了门后的城墙上。 与此同时,王羽手中长棍一横一摆。 “哗啦……” 十余支箭矢被王羽一棍扫落。 这时候,顺江水暖前排十几个战士也紧跟着冲到了王羽跟前,不等王羽后退,只见王羽背后空气一阵扭曲,七八个刺客在王羽身后显出了身形,举着匕首对着王羽后背就捅了过来。 前面有成排的战士冲撞,后面有成队的刺客背刺,腹背受敌眼看王羽就要被一波收掉。 王羽不慌不忙,手中长棍往地上一立,双臂往下一撑,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王羽这个目标消失,冲撞中的战士和背刺中的刺客想要取消技能依然为时已晚。 “砰砰砰砰!” 春江水暖的玩家直接撞在了一起。 同队之间虽然没有伤害,但碰撞效果却是实打实的,二十多个人这一撞之下摔做了一团。 王羽双脚雷光一闪,收起长棍从天而降。 “轰!” 一声巨响,王羽雷霆踏落地,紧接着扭身火焰刀。 雷光伴随着火光扩散开来,城门下二十多人当场被王羽击杀化作了朵朵白光。 “哼哼!” 见同伴被杀死,飞天德不仅没有惊讶,脸上连意外的表情都没有,反而嘴角微微一扬,漏出了一抹奸诈的笑容。 伴随着一声冷笑,飞天德大声道:“这小子的三板斧已经用完了,趁现在大家宰了他!” 不得不说,作为一会之长,飞天德还是十分有套路滴。 方才飞天德带人和王羽交手过两次,飞天德自认为已经摸清了王羽的底细,对王羽已经了若指掌。 在飞天德眼里,面前这个可怕的格斗家只有三板斧,雷霆踏,火焰刀以及转头就跑的高速度。 所以飞天德先让手下人上去虚晃一波,骗出王羽的技能,如今王羽雷霆踏火焰刀双双使出,再没有了攻击手段,只要大家一哄而上,区区一个格斗家而已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过很显然,飞天德对全真教的了解还不够彻底,从一开始飞天德就估算错了对手。 全真教那群家伙能让王羽守在城门口肯定不是因为只有王羽一个人顺路,而是因为相对于全真教其他所有人加起来而言,守在门口的这个家伙显然要更加可怕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