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春翔的精神攻击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春翔的精神攻击

“牛逼!” 看到这一幕,惊雷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场上的观众也均瞪大了眼睛。 作为相对攻击比较短版的战士,双持武器战的主要输出方式就是连击,战士技能的高判定,加上刺客一般的高技巧,使的这个职业的连击观赏性极强,同时操作要求也极高。 环剑斩动作幅度相对于原版的突刺闪要大一些,其释放完毕后的僵直时间也要长一些,接升龙斩明显有些吃力,可六月雪却能够在环剑斩技能释放完毕的同时取消技能,再用升龙斩衔接取消上一个技能的僵直,其反应能力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甚至在职业高手们眼中,都有了一些炫技的倾向,棒国选手嘛,追求的就是极限的操作技巧。 俗话说的好,天下武功出墙角,自古无赖用升龙。 升龙斩的效果是浮空,对于高技巧的连击职业来说,一旦把对手浮空,对手就可以放弃抵抗了。 …… 比赛刚开始就要结束,大家不由得为春翔默哀。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出来参加个比赛第一局就要被打回老家,的确有些令人同情。 然而就在剑光要打在春翔春翔身上的时候,突然一道绿光挡在了春翔面前。 与此同时,一头青面獠牙的恶灵,出现在春翔和六月雪之间。 “我靠……这是什么?” 看到春翔面前的恶灵,场上观众以及两位解说均是齐齐一惊。 唯有乌合之众战队众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 不就是召唤恶灵嘛,大家见得多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噗!” 一声闷响,六月雪的剑光打在了春翔面前的恶灵身上。 “duang!” 几乎在同一时间,又是一声闷响,六月雪一剑挑在了恶灵的下巴上。 那恶灵微微一晃,被六月雪打的微微往后一仰。 “??!!!” 见自己的技能打错了目标,六月雪心中也是一震,身影一错,就要绕开恶灵再次攻击春翔。 春翔又岂是站在那里任人攻击的人? “轰!” 六月雪刚后退了半步,暗黑结界自下而上升了起来,六月雪当场被定在了原地。 绝地反杀! 见稳操胜券的六月雪被春翔反控定身,场上的职业高手们,顿时漏出了惊诧的表情。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普通人眼里,六月雪不过是一个不小心,被春翔的暗黑结界定身,可是在顶级高手眼中,却不是那么的简单。 能够一路杀进s级最高赛事,春翔自然不会不知道术士和战士之间的技能释放有所差距。 但春翔依然等到六月雪开始冲撞后才释放暗黑结界。 这是智障吗? 不!这是操作! 由此可见春翔已经把两者之间的技能差计算的清清楚楚。 六月雪靠近春翔进行的时候,恶灵精准的被释放出来,等六月雪反应过来想要避开恶灵的时候,却已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技能精准衔接! 如果说六月雪的净赚技能衔接是靠的自身的反应和操作,那么春翔的精准技能衔接则是靠的预判和计算,孰高孰低,自是一目了然。 如此精确的预判和计算能力,更是让在场的所有顶级高手都感到了骇然。 当然,这对我们春哥来说只是常规操作而已。 “嘿嘿!” 六月雪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春翔猥琐一笑往后退了一步,同时法杖一挥,将一团绿雾套在了六月雪的脑袋上。 “刷!” 被定身的六月雪直接就被染成了绿色并多出来一个负面状态。 瘴气:每秒掉血50,持续时间60秒,持续时间内治疗技能无效。 这就是术士最恶心的地方,毒! 虽然不能一波爆发秒掉你,却是可以把你折磨到死。 六月雪当然也知道术士有多恶心,二话不说双臂一挣,身上迸发出一道红光,随着红光闪过,六月雪挣脱了暗黑结界的束缚,身上的瘴气状态也被震成了点点绿光。 振奋! 战士职业的解控技能,可以祛除身上所有的控制效果以及负面状态。 一个回合的交手,六月雪也意识到了自己面前这个术士并非看起来那么不堪一击,自然不敢在做停留,当即一个加速再次扑向了正在后退的春翔。 六月雪速度可比春翔这个大短腿快的多,一眨眼的功夫,六月雪就再次冲到了春翔面前,双手一抬,两把剑交叉同时往春翔身上刺了过来。 可是就在六月雪的武器要刺中春翔的时候,突然,六月雪脚下一沉,整个人便动弹不得。 “??” 六月雪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只见一片荆棘不知何时在二人脚下钻了出来,并将自己的双脚牢牢地捆住。 “小伙子,你凑我这么近干啥。” 春翔脸上再次漏出了标志性的猥琐笑容。 “喝依,退!” 紧接着一口青黄色的浓痰就喷在了六月雪脸上…… 要说这春翔也是恶心,人家六月雪好歹也是小鲜肉一枚,这老东西对着六月雪的脸就是一口浓痰,这不是故意恶心人吗? “呕……” 六月雪当场差点没吐出来,台上的观众隔着一个次元都感觉到了恶心,惊雷和风霜二人也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我抗议!” 见春翔如此恶心,阿里郎的队长三月的风终于忍受不住了,举手抗议道:“那术士的行为太不雅观了,建议取消参赛资格。” “抗议无效?” 结果三月的风此言一出,系统很是淡然的说道:“该玩家技能释放没有差错,比赛继续。” “技能释放?” 三月的风一脸蒙逼的看了台上一眼,果不其然,六月脑袋上又多出一个状态。 瘟疫:移动速度下降50%,物防和魔御下降50%,持续时间60秒,持续时间内加速技能和防御光环技能无效。 可不是,人家春翔明明是技能释放,怎么就行为不雅了……大家得讲道理嘛。 “噗!!” 见六月雪果然是中了技能,三月的风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这尼玛,术士还有这么恶心的技能施法行为? 会场的另一侧,全真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卧槽,春哥太恶心了吧,把施法设置成这种姿态。” “他恶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明显是要对六月雪精神攻击嘛。” “真特么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