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春流老年打法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春流老年打法

连全真教这群恶心的家伙都说春翔恶心,可见春翔此人平时的所作所为已经恶心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相比之下,最恶心的当属春翔这个技能效果。 双持武器战的优势就在于拥有战士的生存能力以及刺客的机动力,春翔这一口老痰糊上去,六月雪的防御和移动速度双双减半,如此一来,六月雪便失去了职业优势。 六月雪全状态情况下都躲不过春翔的技能,此时速度骤降一半,自然更是被春翔吃的死死地。 这就是典型的春流打法,料敌机先,然后步步为营,连控带打不给对手丝毫反击的机会。 只要对手一步走错,后面便是越陷越深。 春翔的输出并不高,可任谁也架不住术士放毒技能的控血减防,持续掉血。 毕竟六月雪想攻击春翔,必须得近身,春翔也不往别处扔技能,两个大控往脚下一扔,就能把六月雪牢牢吃死,然后左一个毒,右一个毒,给六月雪一层层的上毒BUFF。 可怜的六月雪在操作上也算是一代顶级高手,可在春翔的面前,一身的本事无处施展,最终被春翔活活磨死在了擂台上。 人如其名,六月雪,冤死的…… “这这这……” 看着会场上的二人已经分出胜负,一道光芒闪过春翔传送回自家队伍,乌合之众战队旗开得胜先拿一分,惊雷和风霜二人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 在职业赛场上,三十七岁的春翔绝对算是个老年参赛者,操作水准的精细度俨然距离巅峰期的年轻人不知道差了多少。 术士也是个单挑十分无力的职业。 原以为这样的组合,上去就是送分的,可就这样一个老年人加上这么一个坑爹职业,竟然击败了一个巅峰期的年轻高手。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自始至终,六月雪都没有碰到春翔一下,就被人满血控到了死。 电竞,操作是基本功,职业角色是硬件配置,春翔则是扬长避短,知道自己玩操作肯定不是职业级年轻高手的对手,所以一上台就没有想过和六月雪硬碰硬。 而是利用自己的预判能力以及老道的经验,不紧不慢的将一个强大的对手玩弄于鼓掌之中直至到死,把大巧不工四个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术士的定位就是控制,春翔则用自己的行动向全世界所有的观众展示了什么叫做教科书式的控场。 虽然六月雪输在了战术确是和轻敌,但是春翔能以预判压制技术,经验压制操作,可见此人之强,绝不在顶级高手之下。 “这是业余组的水平?不会吧?难道是我对业余有什么误解?”惊雷和风霜显然退役后就没怎么关注过游戏赛事,对于乌合之众战队这个一路从业余组杀进职业组,有再职业组打败九州战队出线的战队缺乏一定的了解。 这群家伙可是把九州战队按在地上摩擦的狠人,业余组只是说明他们并非以电竞为职业的战队而已,又不是说他们的实力不济。 很显然,不止惊雷和风霜二人,就连除九州战队以外的其他战队也对业余二字充满了误解。 此时见六月雪被春翔吊打,所有人都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传说中的业余战队。 “这就是业余组的实力吗?业余组都这么强势,那九州战队这一次岂不是要碾压所有人?” 六月雪身旁,一个叫九月菊花的玩家惊骇的说道。 “哼!” 而三月的风却不以为然道:“我觉得他们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什么意思?”其他人均是不解。 …… “这个术士,应该就是他们战队最强的核心高手。” 与此同时,场外的BTR战队队长阿国也对身边的队友分析道:“乌合之众战队之所以让他开第一局,就是为了打击阿里郎战队的斗志。” 说到这里,阿国又道:“这个术士迄今为止所有的优势都表现在预判施法和技能计算上,像他这么大年纪的人,操作水平肯定和年轻人差了不少,如果不是六月雪太冲动被那术士带了节奏,这场比赛指不定是谁赢呢。” 到底是能和九州战队一较高下的顶级高手,虽然一开始阿国也被春翔的战斗方式给惊艳到了,但是稍微思索一番就把春翔分析的透透的。 比赛,比的可不仅仅是谁操作有多强,战斗中的智慧也是必不可少的。 春翔这种中年老猥琐男一肚子的坏水,自然不是六月雪那种年轻人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 哪怕六月雪的操作水平远强于春翔,可被一旦春翔牵了节奏再强的高手也得玩完。 当然,阿国的话也不全对,春翔虽然很强,而且有了击败职业高手的水准,但是在全真教这群人中还是算不上最强的。 “春哥,好样的。” 春翔被传送下擂台后,乌合之众战队众人纷纷冲春翔竖起了大拇指。 全真教这群家伙一向只求结果不求过程,不管春翔的手段如何胜之不武,但能把一个顶级高手,也值得大家称赞。 “哪里哪里!”春翔摆了摆手道:“我这老年人打法,也就打个出其不意,对面那小子的实力可是强的很,有好几次我就差点被反杀了。” “明白!” 接收到春翔传递的信息后,无忌点点头道:“看来对手相当不弱,如果那个六月雪就是阿里郎战队的平均水平,恐怕除了老牛几人以外,我们这些人没有人会是他们的对手。” “那接下来让谁出战?” 全真众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家都是有自知之明的家伙,论猥琐是比不上春翔的,论操作更是比不上顶级高手,这时候大家自然谁也不愿意上去丢人。 “老李你去。”无忌回过头,指了指明都道:“现在他们肯定认为春哥是我们当中最强的一个,老李你先去示个弱。” “我?我弱吗?”明都不爽道:“为啥不让道雪去,他才是最弱的好吧。” “去你大爷的!我是你爹!”名剑道雪怒。 “老李别这么说!”见俩人要喷起来,无忌在一旁狠狠瞪了明都一眼。 “就是……” 名剑道雪刚要感激无忌一番,无忌接着又道:“道雪一上,人家不就知道咱们的底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