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打地鼠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打地鼠

这里就看出刺客和坦克的差距了。 虽然北冥有鱼的伤害比二月霜要高的多的多,但是二人砸到对方后脑袋上的血条全都是掉了十分之一左右…… 没办法,坦克职业皮糙肉厚血条长,上万的输出对二月霜来讲并不算什么。 不同的是,北冥有鱼一刀捅在二月霜身上,二月霜纹丝不动,可二月霜一盾牌砸在北冥有鱼的脑袋上,北冥有鱼直接就被砸飞了出去,同时脑袋上还被打出了眩晕状态。 “喝!” 北冥有鱼反应极快,一个回合的交手下来就立马意识到了自己和二月霜之间的差距,于是双臂一震,使出清除技能驱散了眩晕状态,身形一晃就要发动潜行。 然而就在这时,二月霜已经一个冲撞撞了过来,结结实实撞在了北冥有鱼的身上。 “砰……” 北冥有鱼刚潜行了一半就被强行打断,在冲撞的撞击下直接被推到了擂台的边缘。 “完了,被打进墙角了!” 见北冥有鱼被二月霜推到了擂台边上,惊雷激动地叫了起来。 但凡是经常玩竞技场PVP的玩家都知道,墙角对于场上选手来说基本是个禁区。 尤其是刺客这种游走性职业,一旦一方被逼近了墙角,就丧失了最具有优势的速度,游走能力也会被当场剥夺,这样一来墙角内的一方就避无可避,只能抱着头挨打。 而且游戏设定中墙壁具有场景撞击效果,像盾战士这种高判定的职业把对手比如墙角后,就能利用场景地形对目标造成二段撞击效果。 比如二月霜将北冥有鱼推进墙角,北冥有鱼被冲撞力道砸在在擂台边缘,就会多出一段伤害以及撞墙效果,这样一来便延长了二月霜的技能效果,接上下一个技能后,从而就可以对墙角的目标进行连续控制。 果不其然,方才的战斗都在二月霜的计算之内,将北冥有鱼撞进墙角后,二月霜猛地往前一步,手中盾牌对着北冥有鱼一甩,横着就飞了过去。 “duang!” 北冥有鱼撞到擂台边缘后还没落地,便被二月霜飞来的盾牌砸在了腰上,又一次将北冥有鱼砸在了墙上,然后又重重摔在了地上。 二月霜攻击再低,对上刺客这个脆皮职业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这一套技能下来,北冥有鱼脑袋上的血条被硬生生砸掉了一半。 就这一个控制技能的空档,二月霜已经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北冥有鱼身旁,不待北冥有鱼起身,二月霜自上而下一脚踩在了北溟有鱼的胸膛上,双手接过沉重的盾牌,卯足了力气就往北溟有鱼的脑袋上砸了下去。 “赢了!” 见北冥有鱼被二月霜踩在了脚下,阿里郎选手纷纷攥紧了拳头。 相比之下,刺客职业的判定在坦克面前简直微不足道,二月霜这一脚踩下去北冥有鱼是无论如何也起不来了,接下来北冥有鱼的结局就是被二月霜一下一下的活活砸死。 “duang!” 盾牌重重的砸在了擂台上北冥有鱼脑袋的位置,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北冥有鱼要被砸死的时候,二月霜突然觉得脚下一空。 “????” 二月霜连忙低头一看,只见脚下已经没有了北冥有鱼的身形。 与此同时,二月霜的另一侧北冥有鱼从地下钻出了半截身子,惊魂未定的在额头上捏了一把冷汗。 土遁术!! “可恶的家伙!” 见北冥有鱼竟然还有如此无耻的技能,二月霜回过头来,盾牌对着北冥有鱼再次砸了下去。 “呵呵!” 北冥有鱼不慌不忙,身子往下一缩,如同潜水的鱼儿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很快又在二月霜的不远处漏出头来,而且还做着鬼脸对二月霜挑衅。 本来二月霜以为北冥有鱼已经是必死无疑的,可是却连续两次被北冥有鱼跑掉,此时见北冥有鱼还对自己做鬼脸,二月霜的火气蹭的一下就冲了上来,愤怒的举着盾牌就追了上去。 北冥有鱼见状,再次潜到了地下,又出现在了二月霜的正前方。 两个人一个追一个躲,看的台下观众目瞪口呆。 “这……这情景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呢。” “可不熟悉嘛,打地鼠嘛,小时候都玩过的……” 好么,《重生》这么一个开创了新纪元的大型魔幻史诗级动作RPG网游,愣是被台上这俩货玩成了4D打地鼠。 台下的观众们已经感受到了游戏设计师的心在哭泣。 从职业上来看,盾战士对刺客是具有一些优势的,但那仅仅是野外PK而言。 毕竟在练级区野战抢BOSS,谁能留到最后,谁才有资格抢装备,谁先跑路谁就输了。 而在擂台上,大家既分高下也决生死,这样一来盾战士对刺客的优势却是微乎及微的。 虽然盾战士皮糙肉厚,控制技能多,不惧怕刺客的偷袭,可盾战士也是出了名了大短腿职业,刺客如果不和盾战士缠斗而是一圈圈绕场跑路,盾战也只能看着没有一点办法。 就乌合之众战队前几局的表现来看,北冥有鱼做出这种事大家绝对一点也意外。 就这样,大家在观众席上足足看了将近半个小时的真人版打地鼠,比赛终于结束。 双方平局,谁也没有得分。 “牛逼牛逼,老鱼玩的很嗨啊。” 北冥有鱼一下台,就被全真众人围在了中心,大家一脸喜悦夸赞北冥有鱼机智,保住了一分的优势。 “哪里哪里!和无忌老大比我还差得远呢。”北冥有鱼谦虚的摆手,没有把二月霜杀掉,是北冥有鱼心中唯一的遗憾。 “嘘……” 见乌合之众战队一伙人对自己的行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观众席上的玩家纷纷发出了嘘声。 这都什么玩意儿嘛,大家花这么多钱买票来看比赛,为的就是看高手花里胡哨极具观赏性的操作表演从而学点小技巧什么的,结果嗑瓜子嗑出了个个臭虫,连打四局,除了第二局的反杀局以外,就没有看到一局正儿八经的比赛。 观众们此时的心情自是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