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为了两国友谊,让你们一分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为了两国友谊,让你们一分

就连同为代表华夏国出赛的九州战队,此刻也是无语至极。 就全真教这小伎俩,说好听了叫战术流,其实说白了就是猥琐流。 这种打法在电竞这一行刚兴起的时候虽然流行过,可电竞的本质就是让玩家在竞争下变得更强。 这种为了赢而赢得打法,终归是不入流的。 乌合之众战队这群家伙在国内赛场上来这一套也就算了,毕竟是业余组,耍个小聪明也无可厚非,而这群家伙把这一套带到了国际赛场上,还打算发扬光大……这就有些让人不忍直视了。 这就好比奥运会,大家都是带着国家的脸面出来打比赛的,你在赛场上耍阴招,就算赢了也不光彩啊,毕竟这是单挑赛,又不是团体赛…… 单挑赛比的就是玩家的单人操作实力,团体赛才比战术能力好吧。 …… 四局的比赛下来,三月的风已经被乌合之众这群家伙的战术玩的有些精神崩溃了。 这特么都是什么东西,这种下三滥也能打国际赛?要不是找不到破绽,三月的风现在就想投诉对手了。 此时三月的风也是看开了,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被人算计的死死地,无论让人上场,对手肯定还会耍诈。 于是三月的风也看开了,直接指着身边的一个骑士道:“七月,你上!” “我?”那个叫七月花开的骑士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道:“凭啥啊。” 方才的战斗,七月花开是看在眼里的,前面的队友输的这么冤七月花开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如果对方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把自己打败,七月花开倒也不怕,可如果被一堆下三滥手段打败,这得多憋屈啊,况且对方还是业余选手。 “凭我是队长。”三月的风不爽道:“理由足够吗?” “额……”七月花开登时无语,好吧,没有什么理由比这个理由更有说服力了。 然而阿里郎战队这边刚选好最后一局的上场选手,乌合之众战队又来了幺蛾子。 “最后一局,乌合之众战队弃赛!” 七月花开刚要选择进入战场,突然乌合之众战队的王羽一脸欠揍的站起来说道:“我们乌合之众战队是奔着世界冠军来的,你们这种三流队伍能和我们比赛是你们的荣欣,不过为了两国友谊我们不想让你们的战绩太难看,所以特意让你们一局。” “噗!!” 乌合之众战队的弃赛原因一说出来,直接让所有人齐齐吐了一口老血。 尤其是当事人阿里郎战队,更是气的肺都炸了。 “太嚣张了!太无耻了!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阿里郎战队众人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恨不得现在就退出游戏把乌合之众战队的人往死里揍一顿。 阿里郎战队也算是老牌战队,风风雨雨什么样的战斗没经历过,想今天这样的对手,还是平生第一次遇到。 明明是一群无耻之徒在赛场上耍诈不敢正面战斗,还一副老子天下无敌不怕你们看在眼里的态度,更可气的是还大言不惭的说让一分。 这对于职业高手来讲,这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至于其他战队,更是目瞪狗呆。 让一分?这尼玛是什么操作?真把S级职业联赛当儿戏了?太猖狂了吧。 唯独九州战队一伙人是看戏姿态。 孔子说过,他狂任他狂,谁狂谁灭亡。 一分虽然不多,但却有可能决定整场比赛的胜负,乌合之众战队这群家伙尽管浪,浪赢了大家可能会把你捧上天,如果浪输了……呵呵。 国内的喷子可不管你是谁,不把你祖宗十八代喷出屎来那还是键盘侠吗? 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行为也敢做,乌合之众战队这群家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当然了,这样做的目的只有全真教的自己知道。 没办法,比赛的路还长着呢,而且最后一场团体赛足足有二十分,那才是决胜的关键。 现在全真教除了王羽三人外,有可能打得过一线职业级高手的选手已经全部上场了,再打下去,乌合之众战队这边的实力和短板非得暴露不可。 要知道第二场的车轮赛是随机选人的,在顶级职业高手面前,全真教众人只能选择听天由命,所以最后一场团体赛才是至关重要的。 若是提前暴露实力和短板,第三场的比赛那就非常难打了。 一线职业级高手可一个比一个阴险,绝对不会和普通人一样迎难之上。 第三场是阿里郎战队选图,万一他们选个大点的图,避开王羽这种顶级高手,专门挑全真教的短板下手,然后在满场捉迷藏,全真教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坑? 弃赛最后一局,也是无奈之举,至于为啥这么嚣张,当然是为了让自己更有面子一些。 同时还能激起对手的怒火,一举两得嘛。 …… 全真教的用意自是无人知晓,会场上观众们的叫骂声传到了竞技室,游戏中的全真教众人隔着一个次元都能清清楚楚。 “这样做是不是不好啊。”念完无忌给的说辞后,王羽有些不好意思的回过头问全真众人道。 王羽是个习武之人,平日里的性格和作者一样谦逊儒雅正直,说这般狂妄的话,王羽总觉得有些别扭。 “有什么不好的。”一旁的尹老二道:“我打乒乓球的时候,让对手一分是规矩好吧。” “乒乓球和这能一样吗。”王羽闻言,满头黑线。 乒乓球让分那是因为国乒的实力显然高出对手一线,让对手分是真的不想让对方太难看,对手被让分不仅不会感到侮辱,反而会很感激。 可乌合之众战队不过是个业余出道的电竞战队,世界上高手如云又不是华夏队一家独大,两个项目根本不是一个概念好吧。 “有什么区别?”无忌挑了挑眉毛问道:“你觉得他们能打得过你?” “这怎么可能?”王羽不屑。 对于自己的本事,王羽那是相当的自信。 “这不就得了”无忌道:“反正你和国乒一样都是无敌的,让他们一分也是礼节。。” “有道理!”王羽点头。 和全真教的人混了这么久,不知不觉间,王羽也变得有些厚颜无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