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最强高手?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最强高手?

再慢镜头的会放下,妖孽横行二人的技能特效被大幅度剥离,方才二人交手的那一幕清晰的展现在了观众们的眼前。 只见妖孽横行一脚踢中圣堂使徒的同时,圣堂使徒双臂十字交叉在胸前,挡住了妖孽横行的瞬影连环踢。 就在瞬影连环踢爆发伤害的一瞬间,被击中的圣堂使徒突然往前一冲,一拳轰在了妖孽横行的身上。 二人的脑袋上同时飘起了一个相同的掉血数字。 “这特么怎么回事?” 虽然看清了刚才的那一幕,大家还是有些不解为啥圣堂使徒在被击中的情况下,还能够发起反击,按照逻辑来讲,应该是直接被踢死或者被一脚踢飞出去才对。 “是格挡反击!” 就在观众们不明所以的时候,解说员激动的叫了起来。 没错!就是格挡反击!也被称之为挡身技,以防御姿态御敌,可以在对手集中自己的一瞬间发动反击。 虽然这类技能极其稀有,但是作为顶级职业高手,圣堂使徒拥有这类技能也不稀奇。 圣堂使徒这个技能叫做神圣反击,开启技能状态后进入祈祷状态,可以格挡50%-100%正面攻击伤害,并全部返还给攻击自己的目标,祈祷时间越长,格挡反击的伤害就越高,祈祷时间最长两秒。 方才那种情况,圣堂使徒自然没有两秒的时间进行祈祷,所以这个神圣反击的格挡效果只起到了最低的50%。 此时此刻,妖孽横行和圣堂使徒的血条都在30%左右,不过不同的是,妖孽横行是个正儿八经的格斗家,脆皮职业,而圣堂使徒的本质却是一个皮糙肉厚的圣骑士。 而且在图腾的加持下,圣堂使徒的防御属性和血量值大幅度提升,虽然硬吃了妖孽横行方才那一脚的一半伤害,但却侥幸没有直接毙命。 妖孽横行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挨了自己瞬影连环踢的一半伤害,当场就把自己给踢成了白光。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我杀我自己。 “呸!真不要脸!” 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后,观众们在为妖孽横行感到遗憾的同时,纷纷对圣堂使徒进行了问候,用这种无耻的技能获胜,赢得真特么不光彩。 当然了,观众们的思维其实是非常主观的。 人家圣堂使徒没用挂没耍诈,只是用了一个自己的职业技能格挡对手输出而已,客观来讲赢得还是相当正面。 不然怎样?难道硬吃一脚不反击才是对的不成? 开玩笑,竞技场上高手对决,一招之内就能决定胜败,大家投入这么多精力和金钱去规划技能和装备,这种情况下肯定是要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赢得比赛,站在那里挨揍完全不现实嘛。 …… “真可惜啊!” 见妖孽横行输掉了比赛,明都在一旁愤愤不平道:“那个家伙的技能真是无耻。” 看来明都还是有点竞技精神的,只是觉得对手的技能无耻,并没有说对方的行为无耻。 不然就乌合之众战队这群败类的表现,几乎可以集体自裁谢罪了。 “不!” 谁知妖孽横行却十分坦然道:“输的并不可惜” “怎么不可惜,要不是那小子使出了格挡反击,你就赢了。”明都握拳道。 “技能只是一部分而已!”妖孽横行摆了摆手道:“刚才那种情况下,就算有这个技能又如何,能够在那种情况下使出来他就已经赢了,这个圣堂使徒真的非常厉害。” “这……”听妖孽横行这么一说,明都顿时愕然。 的确,刚才妖孽横行的攻击可以说是行云流水连绵不绝,技能和技能之间的衔接也没有丝毫破绽,尤其是最后那一脚,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各大战队的顶级高手在内,有一个算一个,除了王羽这种非人类意外,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打包票可以成功使出格挡。 而圣堂使徒却在那种情况下受身格挡一气呵成,可见其无论是反应能力还是操作水准或是心理素质,俨然比起妖孽横行都不遑多让。 武者之间比较的可不仅仅只是胜败而已,一场比赛下来,每一招都值得细细回味。 别的不说,就圣堂使徒那一记格挡,就让妖孽横行输的非常服气。 要知道,妖孽横行可是从小习武,才有如此强悍的综合素质,圣堂使徒只不过是一个玩游戏的而已,能有如此强大的综合素质,可见其天分之高,估计也就比王羽这种绝世天才低一些而已。 妖孽横行是个尊敬强者的人,这一局比赛结果,妖孽横行自是无话可说。 不仅如此,妖孽横行对于输赢的淡然态度,那种看透本质坦然,更是让这小子市侩的嘴脸上多了一丝宗师气度。 就连杨娜也忍不住在一旁说道:“想不到你这家伙不吊儿郎当的时候,还是挺有风度的。” “不错!”王羽也点点头欣慰道:“你能有这种想法,可见你已经长大了。” “哪里哪里!”妖孽横行闻言不要脸道:“其实我这个人,一直都是这么有内涵的,只是你们眼瞎而已。” “我……” 听妖孽横行这么一说,王羽和杨娜顿时气结……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还真是不经夸。 …… 就在王羽等人感慨的时候,赢得比赛的圣堂使徒也被传送到了自家队伍中。 此时的圣堂使徒对于妖孽横行方才的表现,仍然心有余悸。 回到队伍中第一句话就是:“那个格斗家真是诡异!” “诡异?”洛克白不解道:“我能理解为是很强吗?” “不全是!”圣堂使徒解释道:“强只是一部分,关键是我感觉整个人都被他看透了一样,无论是技能还是战斗方式,在他眼里似乎无所保留,这一次我只是占了职业技能体系比较陌生的便宜,如果再和他打一次,恐怕谁输谁赢就是未知数了。” 说到这里,圣堂使徒停顿了一下道:“我打游戏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恐怖的家伙,这家伙应该就是对面最强高手了吧。” “这个……” 洛克白皱着眉头回头看了对面的王羽一眼道:“恐怕还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