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场地对引力术士的重要性。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场地对引力术士的重要性。

随着比赛开始,洛克白稍稍抬了抬手,身边的一颗大树在洛克白引力术的操纵下,连根拔起。 接着洛克白手一挥,对着春翔就砸了过去。 “我尼玛!” 见洛克白如此残暴的手段,观众们均是一惊,乌合之众众人亦是瞠目结舌。 引力术,说白了就是利用吸引力进行攻击防守和控制。 相对于春翔又是毒又是控还能爆炸这种花样繁多的攻击方式,引力术的攻击方法相当单一,简单来说就是在地上随便捡起东西砸人。 前几场比赛,洛克白都是在擂台这种平台小场地战斗。 场地上除了人没有什么过多地场景杂物,洛克白扔的东西多是砸坏的地板之类,虽然有些强的过分,但却没有让人觉得引力术士这个职业有多么变态。 可是在这森林地形,洛克白的引力术可以说是找到了最合适的战场,特么的,连大树都能拔起来砸人,这大森林里岂不是到处都是洛克白的武器。 春翔现在脑袋上的血量不足十点,莫说是这么大一棵树迎面砸过来了,就算是一个树枝落在春翔的脸上都能直接把他带走好吧。 面对洛克白的投掷攻击,春翔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待大树扔到自己身上,春翔转过身拔腿就往森林深处跑,一边跑,一边拼命地往自己脑袋上扔治愈术。 还真别说,面对洛克白的攻击,转身就跑是最正确的选择。 森林里洛克白能够操纵的武器只有身边的树,同时森林却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树。 一棵树目标很大,当做投掷武器若果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肯定威力无穷。 但是在森林里嘛,那就有些力有不逮了。 森林里的地形极其复杂,每棵树都有可能是一个掩体。 春翔往森林深处一跑,森林里的树木便将洛克白的攻击挡了下来。 “轰隆隆隆!” 洛克白扔出去的大树,将正前方的树木砸到一片,而春翔却趁机和洛克白拉开了距离,并且连续不断的治疗术扔在自己脑袋上,将血量也恢复了一大半。 “有点意思!” 见春翔利用地形躲开了自己的攻击,并且从濒死的边缘活了过来,洛克白脸上漏出了意外的表情。 不过意外归意外,洛克白的实力可不仅于此,此时的洛克白神情依旧淡然,没有丝毫慌乱,只见洛克白手中法杖往地上一指,整个人就漂浮在了空中。 居高临下望去,所有景象尽收洛克白眼底。 地面上四处闪躲的的春翔也被洛克白看的清清楚楚。 “那么,就给你开开眼界吧!” 洛克白微微一笑,左手五指对准地面上被砸断的树木猛地一张。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大树顿时齐齐一晃。 紧接着洛克白的左手往上一抬。 “呼啦!!” 地面上所有的树干尽皆被洛克白用引力抓到了天上。 方才那一下攻击,少说咋断了也有十几颗树,此刻十几棵碗口粗细的树同时漂浮在空中,那视觉效果可想而知。 春翔只觉得眼前光线一暗,头顶上方的天空就被洛克白控制的大树给遮蔽住。 “卧槽卧槽卧槽!” 看到这一幕,寄傲和明都二人差点没跳起来。 特么的,这狗曰的也太赖皮了吧! 拔起一棵大树砸人已然是不要脸的无赖招式了,此时此刻竟然一次控制了十几棵大树,这引力术士还能不能更不要脸一些。 《重生》可是个十分严谨的游戏,搞出如此BUG的一个职业难道系统都不管管? “嘶……” 其他人看着天上这在洛克白的控制下,一字列开的大树,也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下砸下去,攻击力暂且不提,攻击范围绝对是禁咒级别的,目前最强的法师输出估计都没有如此大的技能覆盖范围。 “去!” 洛克白低头看了地上的春翔一眼,左手微微一摆,淡然的做了个攻击的手势。 霎时间,十几棵大树从天而降,对着春翔就砸了过去。 不得不说,引力术士强大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极其具有装逼效果的职业。 洛克白漂浮在半空中,面无表情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就造出如此大的声势,那感觉如同神明一般举手投足间就能毁天灭地,使得其逼格直线提升,让全场所有人都无限向往。 无形装逼,这才是玩游戏的至高境界。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十几棵大树同时落地,大地都被砸的微微一颤,方圆数十米的范围都被洛克白的攻击夷为了平地,攻击范围内的所有树木均被砸的七零八落横躺在地上。 春翔并没有位移技能,如此大的攻击范围自是躲闪不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从天而降攻击瞬间淹没。 “咦?还没死吗?” 天空中的洛克白见系统迟迟没有宣布比赛结果,不由得眉头一皱,于是纳闷的往春翔被砸中的方向看了一眼。 “哗啦!”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清响,春翔在废墟中钻了出来,身上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圣光盾!! 就在洛克白的攻击击中自己的一瞬间,春翔开启了无敌,硬生生扛下了洛克白的攻击。 “呦!” 洛克白微微一笑道:“忘了你还有这一手了,不过这一次你肯定跑不了了。” 随说着,洛克白的左手再次抬了起来。 “呼啦啦!”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断木也再次被引力术抓到了半空中。 这一次,比之方才的声势更加浩大。 除了方才被洛克白扔下去的十几棵树以外,就连被方才的攻击砸断的树木也全部被洛克白的引力术抓到了半空中。 所有的树木加起来足足有上百颗之多。 上百颗树漂浮在空中那是什么概念,就算是上百人在天上也能用遮天蔽日来形容,何况比人要大得多的树? 随着洛克白将地面上的断木抓到空中,整个赛场都暗了下来。 观众们见状,尽皆睁大了眼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PS:大家好啊,你们那里下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