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双响炮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双响炮

众所周知,牧师的自爆是真实伤害。 什么叫真实伤害?真实伤害就是不管你防御多高,有没有无敌技能,在真实伤害面前都统统无效。 阿波罗不过是一个脆皮弓手,血量低相对来说少的可怜,此时挨了无忌一个自爆都没死,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他躲过了!” 就在所有人都惊讶不已的时候,王羽摸着下巴淡淡的说道。 “躲过了?什么意思?” 听到王羽的话,所有人均是一愣。 “弓手的技能呗,那技能是不是叫闪避。”王羽回过头问杨娜道。 “嗯!是!”杨娜点点头。 “闪避?难道?” 这一次,所有人都听明白了。 自爆这个技能虽然无法抵挡,但却是可以躲闪的。 而弓箭手的闪避技能,则是一个躲闪型的无敌。 阿波罗在无忌自爆的一瞬间,使出了闪避,刚好躲过了无忌的技能…… 没搞明白怎么回事之前,大家只是纳闷,现在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以后所有人脸上都漏出了惊讶的表情。 尼玛还带这样的? 自爆这玩意可不是定时炸弹,如此近的距离自爆就是一瞬间的事,能够在自爆的一瞬间闪过自爆,这种难度完全不亚于躲避迎面飞来的子弹。 虽然阿波罗是敏捷系职业,可这种操作最主要考验的就是反应能力 这特么得多强的反应能力,才能做到这一点? 万神殿果然名不虚传,单是阿波罗这一个操作,除了王羽这些练家子以外,在场的各位高手就无一人能办到。 …… 自爆是需要消耗生命值的,自爆过后,无忌的血量只剩下了一点。 阿波罗微微一笑,随手一挥。 “噗呲!” 还不等无忌缓过神来,一把飞刀就已经插在了无忌的咽喉上。 无忌脑袋上的血条当场被清空。 “哼哼!” 见无忌挂掉,阿波罗不由得冷哼一声道:“这就是所谓的自爆流吗?雕虫小技!早知道这么容易,就不用搞得这么紧张了。” 然而阿波罗话还没说完,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声剧烈的爆炸上……与此同时阿波罗如同身体被掏空一般,眼前场景一闪,便出现在了赛场之外。 赛场之上,只剩下空血得无忌一人,站在赛场中漏出了狡诈的笑容。 “???!!!” “这特么怎么回事?” 这一次,观众们更惊讶了。 大家明明看到无忌被一刀秒掉,怎么突然又来了一个自爆把阿波罗给炸死了?这不科学啊,难道是系统出了BUG? 系统自然不想平白被人污蔑,于是非常贴心的重播了方才的击杀画面。 只见大屏幕上慢镜头回放中,被击杀的无忌在一团白光的包裹下,脑袋上的血条瞬间回满,紧接着又放了第二个自爆。 “这……这特么是复活?” 看到大屏幕上的画面,所有人的张大了嘴巴,一脸的呆滞。 特么的,想不到这个无耻的家伙还有这么一手。 在被击杀的时候,无忌已经给自己打上了复活印记。 玩家复活,状态全刷新。 死亡的瞬间,无忌满血复活直接又释放了第二个自爆。 任阿波罗千防万防,也没想到自爆这种技能还有一套双响炮。 搞清楚自己怎么挂掉的以后,阿波罗此时的心情简直是被狗哔了! 防不胜防啊!这狗曰的怎么对自爆输出这么情有独钟呢。 继殉道和清算后,牧师系有一个技能被无忌给玷污了。 大家都是神职者,能不能有点济世救人的情怀,把救赎技能全搞成了坑人技能,这种人当牧师简直没有一点节操。 “黑啊,真黑啊!” 良久后,观众们也缓过神来,此时大家对无忌的评价也彻底生活。 原以为无忌只是一个比较无耻的自爆流牧师,而现在大家才发现,这货哪里是无耻啊,简直从里到外都是特么黑的。 第五局结束,乌合之众战队再获得一分,最终三比一赢下了第一场比赛。 无忌更是保持了他单挑零败绩的记录。 “真是无耻啊!” 都出了游戏舱了,阿波罗还在为刚才的战斗感到郁闷。 都说高手不会被同样的招式击倒两次,可作为一个老牌高手,被这样的手段炸了两次,阿波罗的心情可想而知。 “淡定淡定!” 乌拉诺斯摆摆手,安抚阿波罗道:“谁都有失败的时候,下次注意就好了,这种手段都是奇袭之计用一次就够了,你被炸死算是幸运的。” “怎么说话呢头!”听到乌拉诺斯的话,阿波罗一脸的不爽。 这叫劝人吗?这特么叫火上浇油好不好,都没见过这么安抚别人的。 “你想想啊。”乌拉诺斯不紧不慢的解释道:“第一场比赛毕竟是单挑赛,要死也只死你一个,如果是最后一场他再使出这一招……你说会是怎样。” “这……” 阿波罗顿时不说话了。 可不是嘛,牧师的自爆范围可不算小,而且无忌这个家伙血量还特别高,如果在最后一场让他使出连环自爆,恐怕除了前排职业,其他人一个人都活不成。 所以这场比赛无忌看似赢了这一局,其实却是把自己的底牌给暴露了。 区区两分的差距而已,能让对手暴露底牌,这波属实不亏。 …… 乌合之众战队的休息室内,乌合之众战队众人此时心情十分不错。 作为一个业余战队,第一场能够在万神殿手下打出这种成绩,足够吹一辈子了。 尤其是无忌最后那一招攻击不备,更是被众猥琐无耻的家伙奉为经典一炸。 “不愧是无忌啊,这不要脸的程度绝对是我辈楷模。” “是啊是啊,我以为我就够无耻的了,没想到无忌更无耻。” “不错!论下流无耻不要脸之最,非无忌莫属。” 全真众人个个竖着大拇指,由衷的对无忌毫无保留的赞美。 王羽兄弟二人坐在一旁,只看得目瞪口呆…… “你们全真教夸人可真特别……”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王羽擦汗。 “对了!” 这时,王羽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不解的问道:“无忌,你不是说要隐藏实力吗?怎么这么早就把底牌扔出来了。” PS:感冒了,发烧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