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工作室最害怕的事 -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第四百二十四章 工作室最害怕的事

听到无忌的话,王羽连忙停下了手。 没错,天风城大了去了,行会驻地到处都是,如果李晓冰不说,天知道穆子仙在哪里。 据穆子仙说,那个行会叫暮光行会,王羽接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就问了一下曾在天风城混的逆袭的老虎,逆袭的老虎表示从没听说过,看来暮光行会是一个天风城的老玩家都没不知道的小行会。 毕竟连风云行会这种大行会都不显山不漏水的,暮光行会默默无闻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了,李晓冰不过是一个10级小破号,级别什么的对他来说肯定也不重要,这么把他宰了也太便宜他了。 见王羽停下了手,李晓冰整理了一下慌乱的表情,有些得意的说道:“不错,你老婆在我手里,你杀了我就别想知道她在哪里,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谈合作了吗。” “我谈你MB!” 李晓冰再次那穆子仙做要挟,王羽的火气又蹦了出来,转过头对无忌道:“给我治疗他,别让他死了!” 说着,王羽左手反抓李晓冰手腕,右手托住李晓冰的手肘往上一抬,只听咔吧一声,李晓冰的胳膊直接被掰变了形。 无忌虽是外行人,但也听得出,这是骨头被掰断了…… 正宗的分筋错骨手是一套关节技,目标即便是被拆掉,只要王羽愿意,也能给他把骨头正回来,而这次王羽火气比较大,根本没想正骨的事,直接在骨头上做了手脚。 -997 游戏里这种没有打击感的关节技伤害判定本就不高,再加上王羽没有用正宗手法,李晓冰竟然没被弄死。 游戏里虽说没有痛感,但是自己的骨头被人掰断的那种压迫感还是有的,旁人听着都感觉到难受了,何况李晓冰这个当事人,李晓冰看到自己那条三节棍似的胳膊,顿时吓得面如土色,突然有了一种想死的感觉。 无忌怎么会这么轻易让他死,法杖一挥,随手扔了俩治疗术,李晓冰的血量被拉了回来,与此同时王羽抓住李晓冰的左腿,用力一扳,从后面给扳到了李晓冰右边的肩膀上。 骨骼断裂的咔咔声,听得无忌头皮直发麻,这尼玛还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还好这是在游戏里,要是在现实里,王羽这种手段变态的家伙,直接击毙都可以了。 王羽抓住李晓冰的手掌,威胁道:“你说不说,不说就给你一根根掰断咯!” 王羽也是低估了李晓冰的承受能力,游戏里你在怎么施虐,也是没有痛感的,大多数人连死都不怕,穆子仙可是关系着根本利益,李晓冰怎么能轻易妥协? 李晓冰一副滚刀肉的模样说道:“你如果觉得这样我就能妥协,你就折磨我好了!” “哼。”王羽看李晓冰的模样,就知道这孙子不怕自己,随即冷哼一声,将李晓冰拍成了白光。 无忌惊道:“还没问出来呢,你怎么就把他杀了?” “你觉得他会告诉咱们吗?”王羽反问道。 无忌挠了挠头道:“咱们先答应他,不就骗出来了……” 一开始无忌就想先缓兵之计来着,谁知道王羽的火气这么大,直接就动手了,这也难怪,这事放谁身上也不能淡定。 “我恶心他!不想跟他妥协!” “那你有没有办法问出来?” “有!” 说着,王羽拉开好友栏,问穆子仙道:“你被人绑架了知不知道?” “绑架?”穆子仙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环顾了四周,发现自己身边到处都是人,而且都在暗暗地盯着自己,随即也反应了过来,刚开始穆子仙还以为这些人没见过美女呢…… “好像是啊,游戏里绑架有什么用?”穆子仙奇怪地问道。 “把你绑了,店铺就没了。”王羽说。 《重生》里玩家的店铺是要交税的,一段时间内店主不上线,收入赤字后,店铺就会被系统收回。 接着王羽又道:“你能不能自杀回来?”冷静下来的王羽,脑子还是很好使的。 穆子仙很快就回道:“安全区,不能自杀。” “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位置?”王羽又问道。 “我先观察一下,然后再告诉你。” 穆子仙可是当过游戏客服的,别的不说,游戏里的地图资料穆子仙比游戏里任何一个玩家都要了解,所以根本不用刻意的去问,从地形地貌上差不错就能判断出自己的坐标位置。 况且《重生》这款游戏同主城内怪物分布并不重复,就算是普通玩家,看到行会驻地门口的怪物,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关上和王羽的对话框后,穆子仙起身就往行会驻地门口走,这个小行会的玩家连忙拦住了穆子仙道:“行会重地,禁止参观。” “……”穆子仙闻言,再次确认自己是真的被绑了,然后打量起行会驻地周围的环境来。 没多久,王羽收到了穆子仙的回复:“地形是天风岭,天风岭一共有三个行会驻地点,最低级的驻地是20-30级的位置。” “走,去天风城!” 接到穆子仙的消息后,王羽起身就要走。 无忌道:“咱们才十几个人,贸然去救人,恐怕下场会很惨。” “可以叫上血色战旗他们啊。” “对方是工作室,血色战旗帮我们守驻地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让他们跨城去攻击别人的行会,恐怕血色战旗也做不了主。”无忌淡淡的说道。 血色盟是商业性质的行会,做事都是要考虑利益的,无缘无故的得罪工作室,血色盟的老板肯定不会乐意。 “这个……”王羽也没话说了。 “再说了,就算咱们攻击了暮光行会的驻地,你觉得能给晓冰工作室造成多大伤害?他们会害怕吗?” 晓冰工作室是大型工作室,这种小驻地肯定不止一个,攻击其中一个,他们根本就不疼不痒。 “那你说那些人最怕什么?”王羽有些头疼的问道。 李晓冰这个家伙连分筋错骨手都不怕,王羽是在想不出他还会怕什么。 无忌笑了笑道:“李晓冰是生意人,他最怕的就是没钱没市场,所以啊,这种事咱们得找专业的帮忙。” “专业的?”王羽还没回味过来无忌的话,突然消息栏闪动了一下。(未完待续。)